Firefox: 我们不会入驻iOS

时间:2011年1月
话语人:Firefox开发工程师Matt Brubeck
话语:Firefox不会入驻iOS
后续发展:2012年6月,火狐宣布要发布基于iPad的浏览器应用:Firefox Junior

2011年头上,火狐在表态不进入iOS的时候,还是加上了理由的:“当前的iOS SDK协议禁止像Firefox这样的应用程序存在于他们的编程器和解释器中。”事实上,火狐在iOS里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作为,大约在2010年年中的时候,就发布过一款名为“Firefox Home”的应用。这个应用并非是一个浏览器,可以视为浏览器的辅助工具:主要用来给用户在iPad上看一些自己过往的浏览历史和书签之类。

但Firefox Junior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浏览器,从已经暴露出来的图片来看,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它没有地址栏。这倒让我想起类似金融时报的app(那款英文的而不是FT中文网),虽然其实是基于浏览器,但隐去了地址栏,看着就好像是一个所谓的“原生应用”(native app)一样。

在应用市场里,有关原生应用(native app)和网络应用(web app)的争论已经相当久了。这其实是两种不同的开发方式。原生应用强于用户交互和体验(几乎所有的游戏都是原生应用的),但网络应用则强于开发效率和开发者对应用的控制。网络应用由于是调用网页这类超文本信息(也就是媒体上经常能看到的所谓html5),基本上可以跨平台(iOS、Android乃至WP8),也不太需要考虑移动终端的屏幕适配问题。不过,网络应用有个当下致命的弱点:网速不够快网费不够便宜,使得这种不联网就无法完成使用的应用,在当下的开发中并不普及。

即便如此,相当多基本还是认为原生应用体验更好的人也承认,网络应用应该是一个方向性的东西。作为大背景下的网络速度和费用总是会改善的,业内有所谓的吉尔德定律(带宽6个月增加一倍),至少在桌面互联网时代还是大体成立的:一般民用接入速度从十来Kbps的水平到动辄数M甚至十多Mbps,人们用了不超过十年的时间。没有理由否认未来的移动互联网的速度会得到巨大提升。这样大背景的改善,开发者作为应用的供给方,的确会越来越多地去考虑网络应用,到底效率提高。

另外一个与开发者息息相关的事情就是收入。iOS的应用收入是需要和苹果分成的,但网络应用不需要。安装一个网络应用相当简单——以金融时报的那款应用为例——只需要打开浏览器,然后按照页面提示去做,即可生成一个网络应用,在期间没有任何经过应用商店的环节,缴费看一些收费文章也和应用商店无关。这个特点引起了亚马逊的兴趣,在苹果移动终端里的亚马逊商店kindle cloud,就是一个网络应用。

除却游戏,一些轻量级的应用,特别是和阅读有关的应用,极有可能在未来慢慢偏向网络应用开发,电子商务类亦存在这种可能(毕竟不需要和人分成,对于电子商务而言,3成是一个极高的成本,它们一般毛利都没有3成)。

Firefox在桌面上,一度是仅次于IE的浏览器,也一度有如潮的好评。不过近年来,chrome的势头相当猛,Firefox开始出现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来自statcounter的数据表明,目前全球份额已经从最高峰的3成跌落到2成,排到了chrome之后。人们开始厌倦体态日趋臃肿的firefox,如果它在移动领域中再毫无作为,恐怕就会被归入“传统老旧”的阵营中了。

事实上,网络应用和浏览器的关系非常紧密,这一点与原生应用几乎和浏览器无关非常不同。其一,大量的网络应用其实调用的是一个浏览器,只不过在界面上隐去了浏览器的框架而已。更重要的是第二点:人们如何获得一个网络应用?

从前文提到的金融时报例子来看,人们是因为知道有金融时报这个网站,然后才能获取这个应用。在应用商店里,你是搜不到这款应用的。但问题在于,对于很多应用而言,它们并没有金融时报那么赫赫盛名,它们依然需要一个渠道来让用户发现它们、找到它们。绕过应用商店有有利的一面,但也有致命的一面:应用的分发,缺少了管道。

浏览器能够起到这个作用。浏览器一般都可以配置它自己的“应用商店”——比如国内的360、猎豹这类壳浏览器,当然也包括chrome。一个具有相当市场份额的浏览器,是可以介入到应用的分发流程的。这一点,Firefox应该明白。至于技术细节上,Firefox可能需要改头换面去适合iOS的所谓标准——但这不是战略问题,只是一个战术细节罢了。

事实上,Firefox不仅“食言”重新杀回iOS,它也在考虑布局OS领域。基于Html5的Firefox OS已经开始进入运作层面,有消息说,第一款Firefox OS的手机将在2013年于巴西面世。这一系列的动作,算是Firefox卷土重来的征兆吧,只是前途漫漫,还需要它不断努力。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 “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 “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过山车的HTC

作为一款来自台湾地区的出身代工的智能手机品牌,我一度相当喜欢它。这个品牌似乎象征着中国人隐忍但又能厚积薄发的特点。在手机巨头们斗得互相不可开交之时,HTC颇有一些横空出世的味道。在10年它正式宣布进军大陆市场时,形势一片大好:它与微软的关系很不错,彼时的windows mobile操作系统为内核的智能手机有80%是它做的,与谷歌也来往密切,从所谓G1到G9,乃至正宗的谷歌手机NexusOne,也是它制造的。很有些左右逢源的味道。

但HTC的衰落就如同它崛起一样的迅速,近来HTC麻烦不断,正文中已多有描绘,这里不再赘述,还是来探讨一下它衰落的根本原因吧。

正文里提及,HTC的营销和运营是短板,与企业的高速增长不相称。这的确是原因之一,我们通常俗称为“管理跟不上”。华人企业有很多都有这种毛病,稍微做强一点后就想做大,变大的速度太快,就像一支军队疾驰数百里却跑得丢盔卸甲,还没开打,就已经活像一支被打败的军队。但就我个人以为,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手机这个行业,虽然和移动互联网密切相关,但本质上还是制造业。这个行业有两个和其它行业(特别是互联网)不太一样的地方:专利和产业布局。这两点没做好,几乎就是公司的死穴。

先来看专利。手机业里的专利之争司空见惯,最近三星和苹果高达十数亿美元的官司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苹果从一开始就拿HTC开刀来针对android阵营,得手后才大规模向三星发起攻击。在专利拥有量上,苹果从07年起申请了1200余件专利,三星则拥有4000件以上,但HTC,被苹果用专利大棒痛击后,花了三亿美元的代价去买S3公司,也就是冲着200多件专利而去。

近来关于专利是否阻碍了竞争的争论不绝于耳,但在法律这个外部大环境还没有变化之前,专利战始终是一种有效的玩法。苹果自iPod后,就极度重视专利,不管能不能申请到都要申请一下。能申请到最好,申请未获准则可以让后来者也申请不到从而不被竞争者用专利攻击。苹果对专利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iPad第一代一个已经被二代放弃的设计,苹果依然执着于申请它的专利,产品上市后三年终于在近日获批),是有很强烈的商业动机在的。

再来看产业布局,一个小小的手机却是由2万余个配件组装而成的,三星在布局上有可能是最强悍的公司(甚至超过苹果)。且不说半导体领域三星深耕十数年,在DRAM内存和液晶面板市场整体不景气时它敢于逆势而动。今天,三星手机中有逾6成的零部件是三星自己生产的,在存储器和面板两个领域上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和它在软体专利上大幅度开打的苹果,硬体设备领域中还得从三星那里采购。近期苹果正在努力去三星化,但这委实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而HTC则相对薄弱很多,多个关键领域受制于人,比如文中所提及的10年三星面板断货事件。HTC在和供应商打交道时,也颇有一些战术上的不当之处,加剧了它在配件采购上的捉襟见肘。

专利和零配件布局这两块,一软一硬,是手机企业的要害。基石不稳造成市场稍有风吹草动,更多竞争者进入,就显得有点疲于应付。HTC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还很难讲。至少HTC已经意识到,做大不是它正确的方向,小而美才是HTC当下的道路。

过去几年的HTC,是一件相当不错的MBA案例教材。对于国内诸多借android而起的手机厂商而言,前车之鉴,当为后车之师。

—— 本文系商界评论杂志一篇关于HTC的特稿的配套短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