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的江山

本月头上,搜狐张朝阳在一次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称,搜狐微博遭遇失利。虽然后来搜狐公关部认为媒体有“断章取义”之嫌,但搜狐微博在整个微博市场中,居于新浪腾讯之后,应该是个事实。无论如何,搜狐微博在当下,是“失利”的。

不过,就这个事实,有两种解读方法。其一,战术层面的问题,也就是不够努力,或者执行不到位。张朝阳在更早期的时候承认过这一点。其二,战略层面的问题,也就是搜狐该不该花很大的精力投入到微博之争中。这属于方向问题。来自搜狐官方的消息从来没有对这一点做出回应,但在我看来,搜狐其实本就不该打这场仗——至于门户的标配,拿来充充场面,那是另外一回事。

搜狐和新浪的恩怨由来已久,一度就谁是中国最大的门户还打过口水仗——新浪坚持用流量算,搜狐坚持用市值算。这场口水仗发生得太过古老,不过到今天还有一点迹象可循:搜狐网站首页至今还有一行字: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在影响力这个有那么点虚的层面上,搜狐从来没有放弃过和新浪的争斗,无论是早年的1.0门户模式,还是今天的2.0社交模式。

但其实搜狐的“矩阵”已经颇见成效,它的旗下,有游戏、视频和搜狗。畅游(搜狐持有它近7成的股份)的表现不错,第二季度端游市场份额在7.5%,实现利润7000万美元。搜狐视频没有独立上市,但市场份额也不容小觑,艾瑞认为去年年中它就超过了土豆,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不过,它最核心的资产应该是搜狗。

搜狐在行内有个“千年老二”的俗称。视频它是第二,游戏则是第二阵营(畅游距离腾讯网易盛大很远),门户流量在腾讯异军突起前也是第二。但搜狗系列,则很有些雄起的意思。这个系列包括:搜狗搜索引擎、搜狗浏览器和搜狗输入法。

对于一个网民来说,浏览器是输出界面:你在看什么;输入法是输入界面:你在敲击什么。而搜索引擎则是你在感兴趣什么。在这个组合套装里,搜狗引擎上大致排在百度、谷歌之后,浏览器排在360之后,输入法则是第一。很少有网络公司能有这样一个套装,它所能覆盖的网民信息,是极其庞大的。

曾经作为评委参与过一个移动运营商的视频内容供应商招标活动,搜狐视频派出的员工非常骄傲地告诉在场的人:网民感兴趣什么,搜狐都知道。其实我一点也不怀疑这个说法,搜狐的确有这样一份资源。而这份资源,是大数据时代数据竞争的前提。在我看来,搜狐完全没有必要去拼命折腾微博。新浪在微博上深耕三年,至今还不知道大部分用户是谁(v字认证除外),搜狐依靠搜狗三件套,就足以了解用户了,也为互联网广告从广播式广告向定向广告转变建立自己的前提。

不得不说,战略方向上张朝阳先生似乎是犯了个错误。最近有媒体文章称,在05年到10年间,搜狗和它的负责人王小川,在搜狐内部是“边缘化”的存在——搜狐微博10年4月上线。也就是说,搜狐并没有把搜狗当成头号棋子,一直到10年8月,搜狗公司拆分。也正是这之后,搜狗才开始一路狂奔:分拆后的6个财务季里,搜狗保持着将近30%的复合增长率。最新的一季财报显示,搜狗有3000万美元的营收——而搜狐的品牌广告部分为7000万美元——差不多已经是搜狐母体的一半了。

事实上,搜狐这个母体的表现真得可以用乏善可陈来形容。如果门户的品牌广告已经排在腾讯、新浪之后这一事实,还可以用“放弃老旧的商业模式”来做借口的话,那么下一个事实就不容乐观了:季报显示,搜狐的利润是1100万美元,但畅游作为它的子公司是要做合并报表的:如果把畅游的利润扣除后,搜狐整体亏损逾3000万美元,而且,比上一财季还有所扩大。

搜狐的创业灵感来自于雅虎,用一个“搜”字,反映出最初的理想:信息定位。早期的雅虎是一种颇有点类似今天hao123的网址目录——在当时的条件下,已经起到了信息定位的作用。随着时代的发展,雅虎慢慢退出了这个领域,搜狐亦然。但雅虎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市场上,搜狐却借着搜狗回来了,还带来了份额不低的输入法和浏览器两个利器。

就搜狐系整体而言,没有理由漠视这一点。搜狗这个已经有3亿之巨的用户规模的套装,远远比它的微博和白社会(搜狐另外一款不怎么成功的社交型产品)有发展潜力。搜狐的江山,应该在“数据”上做文章,而不是什么明星微博、职场社交。

最后顺便要提一句的,360已经布局搜索。这个竞争者有着国人使用最多的浏览器,排名第二的客户端。面对这样一个悍敌,搜狐还在那里只是认为微博投入不够,纠结于那种虚幻的影响力,是要走雅虎之路的。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供稿 ——

iPad:7英寸的平板电脑难以与之展开竞争

iPad mini 人物:乔布斯
时间:2010年
话语:7英寸的平板电脑将是一种处在中间状态的产品:其尺寸过大,难以与智能手机展开竞争;但同时其尺寸又过小,难以与iPad展开竞争。
结果:小于8英寸的iPad Mini已呼之欲出

严格意义上讲,已过世的乔布斯的判断,和今天的苹果之间,关系稍有点远。但如果就“苹果”而言,对7寸平板的判断,的确是有些反复的。正如这个专栏一贯并不想说大佬们“出尔反尔”而只是进行商业复盘,苹果在7寸平板上的反复,也值得关注。

先来看一个很早期的产品:MP3播放器。04年乔布斯对低端的闪存类播放器(iPod是硬盘类)公开表示不会去做。在彼时,市场上大致6成份额属于闪存类播放器。一年后,iPod的份额则超过了6成——看上去硬盘类的iPod大获全胜,闪存类可以彻底淘汰了。不过,乔布斯依然没有放过这3成市场。06年闪存类播放器iPod Shuffle出世,随后iPod Nano又发布,基本上一统了北美的播放器市场。

苹果对音乐播放器本身的利润追求是可以想见的,但背后我的判断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它寻求的是一统数字音乐市场。iTunes是相当成功的产品,它上线的第一天准备了20万支单曲mp3,当天就获得25万次的下载(这些可都是收费的),这让苹果意识到硬件带软件是可行的。数字式的虚拟产品到了一定的规模,毛利率一定比造硬件来得高。把非自家公司的音乐播放器统统排挤出去,将更有利于iTunes形成更大的规模。苹果的硬件开道,软件为王是核心思路,虽然乔布斯表述为“制造软件的公司应该为自家设计硬件”。

现在来看看iPad。一个名为UBM Tech Insights的市场调研公司声称,Nexus7的成本为184美元,kindle fire则为153美元,而iPad是278美元。但是,前面两款平板的售价都只有199美元,基本上可以说是微利。而售价499美元的iPad显然有37%的利润率。iPad的硬件本身就在赚大钱。10英寸的iPad在同规格平板上没有任何敌手,为什么还要出mini版本与android系竞争呢?

关键还是在“应用商店”。这个相当核心的软件可不在乎平板是10寸还是7寸。由于售价比较低,可以预期7英寸平板会迅速打开局面,占据一定的市场。而7寸平板里都是安卓商店或亚马逊商店,就会导致开发者围聚在android系上,假以时日,苹果的app store将面临严重的威胁。

苹果的应用商店是一项革命性的发明。与前期微软的windows系列不同,苹果iOS系统借助应用商店,深入到了应用(软件)的分发和变现过程,并从中谋利。Win系统从来不过问一款软件用户是怎么取得的,更不会插手软件的销售。苹果将之颠覆,这个颠覆的成功,以至于让微软都虚心学习,在win8中植入了应用商店。

有理由相信应用商店本身的利润可能还低于硬件销售所获取的利润(苹果并不是拿足了三成的份额,它需要给通道商和信用卡商一部分收入),但它对整个苹果生态的稳定和扩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当开发者离app store而去之时,便是苹果没落之日,因为用户并不是买一个iPad拿回去当数字相框的。

当下如日中天的苹果也有足够的危机意识,它要把它一手打造的“平板电脑”市场牢牢掌控在手中,任何一个有撼动app store王者地位的企图都必须将之扼杀在摇篮里——事实上,可能由于乔布斯的坚持,7寸平板市场已经不再是一片蛮荒之地了。无论是安卓平板还是亚马逊平板,市场的表现让苹果意识到7寸会成其为一个市场,先行者的探路也坚定了继任者库克的决心。还好,app store的应用数量依然很多,开发者依然很喜欢在苹果上开发应用,占据7寸市场,苹果依然不算太迟。

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苹果会不会做大号的iPhone(也就是5寸机)?委实很难讲。大屏手机目前也就主要是三星在探路(甚至很夸张地做了7寸手机),如果市场表现到有足够的用户能接受这种尺寸,苹果不会不出手的。

对于苹果而言,从iPod到iPad这些硬件都不是最关键的,哪一种硬件能捍卫iOS、iTunes和app store,苹果就会去做。这是它最根本的商业逻辑。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 “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 “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