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推送器

认知盈余最近有一本名为《认知盈余》的书很火,国内有一个网站狠狠地推了它一把(下文我会提及这个网站)。几年前我看过作者舍基的《未来是湿的》,相较之下,《认知盈余》差了很多,基本上是在炒《未来是湿的》的冷饭——虽然从书名上,认知盈余更显得学理性点、冠冕堂皇点。

《未来是湿的》这本书有很多论断是相当精辟的,它基本上描绘了人们在无名无利的前提下却依然在拼命制造信息的逻辑,而且还造得不错(比如维基百科)。但从高度上讲,即便是《未来是湿的》(更不用谈《认知盈余》了)谈的都不是互联网的大问题。因为对于网络而言,信息生产,永远不是第一位的问题。

让我们稍许来回顾一下历史。互联网从商用以来,历经门户、搜索、社交三代。门户走的路子是所谓“受过训练的编辑”推送(push)信息给你看,搜索则让你可以借助关键词拉取(pull)信息,在社交网络上,你获取信息的方式是:追随你的朋友。这三代杀手级应用,其实根子上要解决的问题是:你是怎么接触信息的?(how do you access information?)换而言之,这三代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的应用,说白了,就是三种“内容推送器”。

对于数字世界来说,内容生产从来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人类内心深处是有表达欲望的。但是,如果只是做好了内容生产而忽视信息接触,那就会成为一场灾难: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博客”。

就个人使用而言,博客是一种非常全面的内容生产工具,可以嵌入你想要的任何一种信息形式(从文字到图片是视频),也可以在一篇文章中布满超链接。但博客的缺点在于:它的架构并不利于信息接触。一个博客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一篇新的博客,于是ta的读者便不知道什么时候去看ta的博客才是合适的时间——虽然RSS阅读器在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但委实这个应用太过小众了。老实讲一句,和一个网络小白讲明白RSS是什么东西,都得花不少时间。

早些年MSN有一个“小黄星”的功能,msn列表上的好友名称后一旦出现这个小黄星,就意味着ta的space更新了,这可以驱动人们去点击进行“信息接触”。但不知道为什么,微软扔掉了这个小黄星,当信息接触者(阅读者)少了以后,信息生产者的动力就开始下降。写了没人看?那我还不如去打开一个word算了。

现在我们来谈谈文头提到的这个网站:知乎,一个问答社区。知乎对《认知盈余》的热捧,几乎让我怀疑他们是把这本书当成自家网站融资扩大规模的理论依据了(笑)。但在我看来,知乎最要紧的问题不是鼓励信息生产,而是让人们去接触信息。最近他们搞了一个“寻找互联网思想者”的活动,一字排开网络十个大腕,马化腾的第一个问题就引来了极多的长篇大论的问答——可见信息制造对于当下的知乎而言,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是知乎的重度使用者,我一点也不想掩饰我对这个网站的喜欢,但随着知乎的内容越来越多,后来还设计出类似频道性质的领域,现在要找到我想看的信息变得越来越费事。我倒是觉得,知乎的核心问题应该是这样的:如何让一个刚刚上知乎的人,迅速接触到ta想接触的信息;而不是这样的:如何让一个刚刚上知乎的人,迅速生产ta能生产的信息。从商业角度而言,前者更重要

在我看来,《新数字秩序的革命》这本书远比《认知盈余》更具有高度,因为它一直在探讨的问题是:在数字世界中,信息是如何被组织的——往下一步,就是如何被人接触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这样的问题,难道不是比如何加大信息供给来得更具实际意义么?

多年以前,人们一直在探讨下一个杀手级应用是谁?(另外一种问法是:下一个google是谁?)我倒是觉得,讨论这个问题至少对我而言,逻辑是很清楚的:从推送到抓取到跟随朋友,下一种会让极大规模的人群都接受的“接触信息”的方法是什么?

这个问题一旦有了答案,下一个杀手级应用,便呼之欲出。

(最后要说做个附注说明,信息两个字,并不是专指某一篇文章,可以是任何东西,比如女朋友抱怨生日没有得到想要的礼物——这也是信息,对于当事人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信息。)

——《IT经理世界》专栏供稿 ——

关于《微博社区公约》这个事

微博公约 开宗明义,我一点也不想掩饰自己对这个事的态度:滑稽。早些时候,看到几个大V在那里摇旗呐喊说要搞公约,就觉得他们着实吃饱了撑的。本来以为是这些大V们自己吃饱了撑的,后来事件转变为:原来是新浪自己的事儿,弄两个大V出来先造造势。新浪自己折腾,我倒不是以为完全是吃饱了撑的,我非常明白运营方所受到的压力,我只能说,某些人用了一个很滑稽的做法来达到让你自我阉割的目的。

新浪微博社区公约,不是所谓“自律”——新浪自己也没写成“自律公约”(但它在微博社区管理规定中的第29条这么写道:站方按照社区委员会判定结果所采取的处理措施,属于用户自律范畴,不代表新浪微博立场。)。这完全就是一个“使用条款”,严格意义上讲,就是使用者和运营者之间的合同。还记得你注册的时候那个“新浪网络服务使用协议”么,那玩意儿就是个合同。理论上讲,注册即表明你同意这个合同,虽然霸王了点,但也是合同。在那个协议中,关于微博只有三个条款(第五部分),这份所谓“公约”,可视为对这个合同三个条款的扩充、解释和说明,但依然是合同,谈不上什么公约。

中国互联网搞过很多名堂的自律公约——线下传统媒体也干——比如我早年做博客的时候就有博客公约。但通常意义上,自律公约都是诸多运营商表示我们要自律,没有用户跳出来说我们要自律。一个很滑稽的比方是:一些报社凑在一起说要自律也就罢了,可一些报社合伙搞了个什么公约,让它们的读者要依据这个公约自律(比如说看完报纸不要随地乱扔),委实有点搞笑。

所以新浪微博社区公约不是自律公约,而是合同。合同是他律的:你违法合同,就得丧失某些权利。争执不下的,还要上仲裁,上法庭,官司输了要被强制执行某些惩罚措施。公约不是这样的。就拿现实生活中的小区业主公约,比如说不乱扔垃圾,不乱停车。你真要违反了,最多也就是被谴责。极端情况下,你得顶着左邻右舍鄙夷的眼光进进出出,但着实没有任何人可以跳出来说:滚,你被取缔住在这个小区的资格!但看看新浪微博这个社区,你违反了公约里的条款,你的下场就有可能是:滚!——这是典型的他律。

其实这事本来就是个新浪运营商修改(或者说扩充)了使用条款,有点像facebook成天在那里修改隐私条款——就是这么个事,非要搞成个大家都衷心拥护的“公约”干什么?另外的,还弄了所谓的社区委员会(普通型、专家型),搞的就像自治社区一样。大张旗鼓地颇有些西方文明社会的样子:公约、自治,社区委员会又有点像陪审员制度,真的是这样的么?

反正我是不信的。

以后删帖、删用户,就多了一件遮羞布了:根据公约,根据自治,根据委员会裁决,搞的好像真不是某些“官方意图”。明明是合同性质的事,非要搞成道德感实足的公约,干吗?避免打官司么?中国现实法律就极少受理这种被删帖被删用户的官司。

强奸就强奸吧,作为P民,也只好闭着眼去自寻快感。但问题是强奸还非要说成是两情相悦,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最后补充说一下:这篇吐槽不是针对新浪运营方的,我善意地理解为:被迫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