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八期发布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八期 第八期内容很精彩,包括11篇书评,2篇述评和2篇编译文章和若干电子资源链接,约6万字。第八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9505428.htmlhttp://vdisk.weibo.com/s/IwwE

本刊采用“创作共用协议: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的授权方式发布。欢迎大家下载、传播、阅读、讨论、分享!

以下是本期编辑,上海的禾玛写的“编者的话”:

很想念穿过层层暮霭飘然而至的那一束灯光,照亮人群中独处之人的心房,也许这便是阅读带给我们的快乐与温情。无论是在以前,还是现今的数字时代,这份温暖都未尝改变。我们曾经翻阅竹简布帛,或是纸质书籍,亦或是iPad和电子阅读器,那由衷的乐趣始终常伴在每一名爱书人的身边。《数字时代阅读报告》也将一直坚持将一份属于数字时代的温情带到大家的身边。

作为一份以数字媒体乃至媒体传播相关书籍的阅评为主的“同人杂志”,《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如今已走到了第八期。在过去的七期中我们有过初创时的茫然,再到日益成熟,上一期更是借着麦克卢汉诞辰百年推出了麦克卢汉纪念特刊。对于这份特刊,我更愿意将之作为我们前进成长路上的一个节点,就好比一名歌手出版发行了若干张专辑后推出的精选集,这能够让我们回望过去,并继续数字时代的阅读旅程。

在这段旅程中,《数字时代阅读报告》一直以来的坚持与精神将被延续,同时涉及的领域将被扩展。我们透过先贤们的视线审视媒介环境,将作为母体的媒介通过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角度加以演绎对提炼,去寻找探寻一种规律,而这种规律则将引导着我们跟随着麦克卢汉的脚步,向着个性的完全解放和和谐的太和之境前行。我们的编辑之一任珏则丰富了这一精神的内涵,她指出“我们关注数字媒体,除了关注作为器物的媒介之外,更多的是需要关注这个数字时代中的人的生存和发展”。这种人文情怀的追求和阅读的那种淡黄色温暖一道,试图营建起一种新的情境——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读者能够将数字媒体技术、数字时代的人和整个数字时代生态环境关联起来。这也将会是《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在今后需要进一步丰富的内涵。

本期内容包括11篇书评,2篇述评和2篇编译文章和若干电子资源链接。胡凌的《作为资本主义帝国的谷歌》和《苹果模式:赞成与反对》回顾审视了目前开始逐渐把持数字时代媒介生态系统的两大巨头苹果和谷歌的商业模式和全球影响,并提出了自己反思;萧秋水的《答案》则总结归纳了企业微博的经营与管理方式;任珏的两篇书评《中国女工的梦与痛》和《“新媒体事件”推动社会》则建立起媒体、人与社会之间的桥梁,前者深入分析了作为数字媒体生产者的命运,事实上这一直是被很多人所忽视的领域,然而其带来的影响却是举足轻重的,后者则通过对“新媒体事件”的分析,对微博的影响力进行了探讨。

禾玛的《流言传播的微时代延伸》通过对奥尔波特流言公式的演绎,提出了适应微时代传播特点的新公式,这一番尝试值得与读者探讨研究;如果读者对深描这一阐释学领域的方法和方法论比较感兴趣,那么一定不能错过刘阳的《作为方法和方法论的深描》;常江的《孤独的人群及其终结》则对何威博士的《网众传播》给予关注,指出“孤独的人群”到“网众”的变迁象征着整个社会结构的变革;魏武挥的《网众传播:从信息爆炸到传播力爆炸》则同样对《网众传播》一书作出了自己的理解,并将网众传播的特点归纳为“传播力的爆炸”;立早则关注对现阶段数字媒介生态系统有着至关重要影响的一个议题——剽窃。她的《剽窃是现代性的发明》一文对剽窃这一行为的来龙去脉作了完整的回顾,并结合波斯纳的《论剽窃》一书,在文末提出了很有意思的结论,读者大可深入一读,并作进一步探讨;王婧则通过前些年热播的电影《穿普拉达的恶魔》对麦克盖根的Cool Capitalism加以演绎,对新自由主义的实质作了解释。

本期还有两篇并非针对特定书籍的述评文章。五道口奥萨玛的《不许笑,严肃点,打游戏呢》则对游戏这个概念作了深入探讨,事实上这个游戏和我们日常口中所说的游戏来得更为广义,然而当人不在工作劳动或是休息的时候,便在游戏。事实上游戏占据了我们人生很大的比重,我们游戏的时候也许真的要严肃一点了;最后章戈浩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材料,也许严格上说,《浅说计算机辅助质性分析》不能算是书评,但是却为传播学以及所有的人文社会科学的质性研究提供了一个极为有力的工具,值得一看。

另外,本期还包含了两篇编译文章。立早继续对《ReMix再混合》一书进行翻译,译者持之以恒的精神和出色的翻译水准值得肯定;王欢的《2011年15个营销和社会化媒体发展趋势》则结合数量众多的精彩案例回顾了过去一年中社会化营销的15个发展趋势,对未来进行了很有意义的展望。

本期文章内容精彩,期待当读者翻开第八期《报告》,能安详地泡上一杯咖啡,深深地沉浸在阅读的温馨之中。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文章能够抛砖引玉,带给您更深刻的思考,一起翱翔在一片祥和之境中,在那里,媒介、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都得到很深的关怀,这种关怀上升到一种高度,使得我们每个人都能沐浴在温暖中,那么我们便也寻到了天堂。

感谢每一位读者对《数字时代阅读报告》长久以来的支持,感谢本期编辑和撰稿人的辛勤工作,感谢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数字时代!

本期责编:禾玛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创刊号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856969.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0308948.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三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1925135.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四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262497.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五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428634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六期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5727696.html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七期(麦克卢汉诞辰百年纪念专刊)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7536021.html

谁是监管者?

VIE架构 对于整个TMT产业来说,时下最让人们关心的事莫过于VIE(协议控制)了。这项诞生于上个世纪末的新浪模式,走了十数年之后,今天开始碰到问题。投资者都很关心这样两点:其一、VIE会不会被禁止?其二、如果被禁止,那么,还有什么其它的方式来接受海外投资?毕竟,TMT产业,可以说是海外基金一手喂大的。

VIE论争始发于马云的支付宝事件,也可以说,是马云把这项“制度创新”捅到了桌面上。对马云的批评,其实建立在当年新浪王志东沉默出局上。按照当时新浪的股权安排,事实上运营的北京新浪信息及新浪广告,王志东是占有7成以上比例的大股东,而上市的那个新浪,只是一个海外壳公司。王志东大可以和董事会干上一架,撕毁协议。但他没有这么干,一场可能会有的剧烈的人事斗争消弭于无形。

王志东这件事在先,故而今天很多人要讨伐马云:你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但这些讨伐还只是停留在口水层面,真正引起业内感到寒意的,是商务部的《实施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安全审查制度的规定》中间的第九条:外国投资者不得以任何方式实质规避并购安全审查。我记得相当清楚的是,那是一个周五的新闻,似乎管理层有意留出两天的周末时间给涉及到的利益相关人关起门来谋划对策。在腾讯微博的锵锵五人行上,我也和几位互联网观察评论人士讨论这个问题。但商务部这个条款的描述实在很含混,用的词是“并购”,而VIE属于投资,似乎也可以说是没有关联。

随之而来的则是港交所酝酿一条新规:对赴港上市的企业实施的公司控股创始人不能同时是海外VIE公司的法人。同时,经济观察网披露了一份据说是证监会的题为《关于土豆网等互联网企业境外上市的情况汇报》的报告,报告直指VIE属于违规,提出包括加强监管、政策引导、扶持内地上市、适当放宽境外上市条件等四项政策建议。VIE论战已经不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了。

从实际情况来看,要禁止VIE是不太可能的。这里面分为两个情况。其一,针对新浪这类已经上市的,应该不会追溯过往,事实上也很难追溯过往,强行操作,会引发国外金融市场对中国整体信用的巨大忧虑。其二,对于未来还要搞VIE的公司,禁止这种制度,则会对投资环境不利,而吸引外资,就当前国家经济形势而言,至关重要。

从实际操作来看,我以为,“加强监管”是未来VIE路径上最重要的四个字。什么叫加强监管呢?就是门是不会关上的,但得多几个把门的。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那么最重要的是:争来争去,看似要封杀VIE,实则是:谁是VIE的监管人?

按照那份土豆报告,文中如是写道:“未经商务部审批并得到我会同意,税务部门、外汇管理部门、工商部门不得接受该类协议的备案或认可该类协议。信息产业部等行业主管部门从行业政策和行业特点角度,界定该行业中协议控制的具体标准,并配合商务部及证监会的审批工作。”——很明显的,把门的,是商务部和证监会。

那份报告中,证监会还提出,在收缩VIE的路径同时,多多扶持互联网企业在A股上市。国内A股市场,证监会自然是最有力的监管者。而实在确有理由去境外上市的,证监会则会加强与美国SEC等证券监管机构的合作。总而言之,无论在VIE管理、内地上市扶持、海外合作上,证监会都将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而把住了这个门,也就把住了风险投资的退出渠道,事实上也就把住了整个数字产业的核心命脉。

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产业上,有大大小小十几个部门依靠五十多部法律法规(相当多的还是自家出具的部门规章)可以行使各种各样的管辖权限,在有些时候,会形成管理冲突。稍远一点的例子是09年年底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争夺网络游戏管辖权,结果搞得网易的魔兽世界迟迟不能引进。而近一点的例子,当属三网融合了。广电和工信的部门利益冲突,已经成为三网迟迟难以融合的最大原因之一,而这一点,已经不再是任何秘密。也许是一种巧合,形成巨大部门冲突的地方,通常都是利益极其巨大的地方。

VIE这一“制度创新”,委实可以说成是中国TMT产业成长不可或缺的催化剂。在各种各样的网络牌照发放中,都可以看到类似“内资企业方可申请”的条文规定。事实上,互联网早就是一个外资禁入的领域,但没有国外的风险投资,中国互联网产业很难想像会形成今天这样的规模。

总会有各种各样听上去还算成立的理由,使得政府需要出手对VIE实施管理。这一次,是证监会这个部门出场了。我并不反对VIE监管,但我担心的是,在各个相关部门的规章制度限定只有内资才有资格从事相关业务的同时,证监会的监管,会不会再一次形成“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格局。禁止VIE,将有损投资大局,监管VIE,一旦操作不当,则造成产业倒退十数年。

文中所提及的港交所那条新规,其实并不怎么伤害VIE框架下的企业利益,但按照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的说法,它很高效地堵死了公司创始人背弃其它股东利益将公司玩弄于自家股掌之上的做法。这条看似很简单但却界定相当明晰的规定,这才是大陆监管部门应该好好学习的地方。模糊、宽泛、自相冲突的规定,在留下巨大的本部门自我解释空间的同时,只会形成三个结果:部门利益倾轧、企业无所适从、滋生掌权者腐败。

—— 《经济观察报》当期供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