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美食 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

天降美食 《博客天下》的王丫米同学问我,有没有兴趣去看一个3D电视。3D电影我是看过的,3D电视只是听说过。本着一贯的数码好奇心理,我便答应了下来。在她的安排下,昨儿参加了一场三星3D电视提供支持的看片会。

片子是个动画片,台湾译本,蓝光版,还是很轻松搞笑的。男猪脚是个通常意义上的Geek,打小就不务正业爱搞一些发明创造。这种小孩的发明创造一般是不靠谱的,结果便经常会被同辈的孩子嘲笑。当我看到男猪脚的老妈鼓励他的时候,我打了个哈欠,难道又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成功学动画片?

往下看,便知道不是了。这个片子其实寓意很深刻。男猪脚终于成功发明了一台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食物的机器,所需的原料仅仅是“水”。由于一个小小的事故,这台机器飞到了天上,于是,依靠天上的水分子,便有了这个片名:天降美食。

想想看吧,天上的水自然是极大充沛的,而且肯定是免费的。各种各样的美食,只需要男猪脚通过一台电脑向天上那台机器发送一个指令就可以了。那可真是一个欢乐的世界:食物,是没有稀缺性的。

随着一些分子的变异(到底怎么变异的,呵呵,这是动画片,不是科教片),天上掉下来的美食变得越来越大,大到足以把人砸死,把房子砸倒。人类征服自然的科技发明,逐渐变成了一场彻头彻脑的灾难:以追求幸福始,以悲剧不幸终,5000年文明史,这种事,并不罕见。

最终,男猪脚关掉了那台食物机,并收获了美女的爱情。在我看来,男猪脚和他的发明同归于尽才更有些看头。到底是动画片,也不能苛责什么。但值得深思的问题依然存在:人类,该不该无止境地追求更高更快更强?面对自然,我们是不是该保有适度的谦卑和自我控制?

最后说一下这个3D电视,戴眼镜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纵深感虽然不如电影那么强,但也还说得过去。画质色彩相当不错。虽然这部动画片还是值得一看的,不过,正如我结束后和另外一个人讨论时所说,其实看3D,这部片子并不适合。

我倒是以为,类似《地心游记》,或者一些科教纪录片,是蛮适合用这个玩意儿看的。3D的东西,讲究一个纵深感,这部动画片,这方面的画面并不多。这类电视机,还是挑片的。

关于微博的四个商业观点

周末(19日)去了趟复旦,参加了一个小型微博讨论会,主题是“微博元年:传播与社会”。我在会上用了十来分钟时间和与会者分享了一些我基于微博的观察和结论,这些观点,有些是基于我所在交大媒体与设计学院的微博定量实证研究的数字。PPT其实很简单,我这里用文字再梳理一下。

首先要说的是“微博元年”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在门户微博之前,早就有饭否叽歪嘀咕之类的所谓独立微博站点。但要说火爆,的确是门户切入这个市场之后,于今年火爆起来的。这里面的因素可能很多,但有一条是核心的:只有门户有这个财力去推动,独立微博其实没那个力量。既然是今年火爆起来的,故而把2010年称为微博元年没什么错,这个道理就像有人把去年或今年称为“电商元年”那样,事实上,电商这个东西,1997年12月就有了中国化工网。

我的观点大致是这样四点:

其一、微博和搜索引擎的关系。

很遗憾,没有发现什么关系。微博用户之所以成为微博用户,首位通路就是通过该门户自己。而通过搜索引擎这个通路,很可怜的,排在最后。你不信也可以问问自己或问一下身边的朋友,有几个是通过搜索引擎成为微博用户的?

另外,搜索引擎和微博的内容也没什么关系。在上周四晚上,我以“胶州路大火”为关键词,在某门户微博上搜到了4万多条记录,但在google搜索引擎里,来自该微博域名的记录显示为0。在百度里,则只有一条,排名第19。在google新近搞的即时搜索,主要的返回结果是来自twitter的,而不是门户微博的(考虑到twitter的一些具体因素,这个结果对于很多人没什么意义)。

这样一个结论说明了什么?至少说明一点:可能已经习惯搞SEM之类的商家,需要重头开始审视微博这样一种网站形式。随着微博席卷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商家光在搜索引擎上下功夫是不够的。而另外一方面,即时搜索也变得越来越需要提上议事日程:传统的搜索引擎和微博即时搜索的角力,已在眼前。

其二、用户特征和他们可能习惯的微博营销方式

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微博用户的女性比例占有压倒性的多数(也许女性天生爱唠叨?),基于这个数字,说一句微博用户偏感性是不会大错的。微博用户的年龄也很轻,这也就决定了他们的收入总体上不会太高,工作也相对不那么稳定——年轻人嘛,总是要多试试。但和中国整体网民相对的低学历而言,微博用户的学历还是比较高的。

这样的一类用户,对新玩意儿是有好奇心的,无论是女性还是年轻人。但收入不高也同时决定了,他们并非会不计较价格而去赶时髦,与之正相反的是,他们恐怕对折扣啦优惠啦会相当有兴趣。来自美国Invoke的研究对于这点提供了一个佐证。在这项面向314个人的60分钟深度访谈研究中,研究者发现跟随商业帐号(无论是在Facebook上还是在twitter上)的用户主要动机就是寻求优惠券和折扣套餐,另外就是希望在投诉时获得实际补偿。

就目前来看,微博上的用户对于商家营销,是相当直接的:他们希望有“占便宜”的感觉。举例来说,当商家某服务不尽如人意,而用户向这个所谓官方微博抱怨之时,商家恐怕得拿出点实际货色来补偿他们。

事实上,微博这种不超过140个字的轻型应用,也容不得商家去长篇大论地说一堆有的没的。既然如此,那就给出实际好处来吧。

其三、关于移动互联网的问题

移动互联网当前极热,不谈这个是不行的。

在微博用户中,有仅仅使用web方式的,也有web/wap方式并重的(倒是很少有只用wap不用web的)。

Web/wap方式并重的用户,他们的活跃度远远高于仅仅使用web的,这个很好理解,拿个手机都不忘看一下微博的,本身就说明对微博的痴迷程度是相对更高的。但这个的确也能反映出连线的那句话“The Web Is Dead, Long Live the Internet”(万维网已死,互联网永生)。

在手机端上,html方式其实相当不给力,有一个用html5做的LBS应用,本来大概觉得很前卫很新锐,但实在是经常出问题,乖乖地后来转回了客户端。

既然Wap/web并重的用户,在微博上是活跃的,无论是微博运营者,还是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就必须关注如何在移动终端上放出更多的玩意儿,光考虑web是不行的。

其四、关于微博和SNS

我不止一次被人问过,微博和sns哪个会更容易胜出?我愿意在这里举几个事实。

在Facebook和twitter的竞争中,目前FB占上风。前者估值500亿美元,坐拥用户5个亿;后者估值——我看到的最高的——30亿美元,用户1.75亿。

但在国内,我们看看SNS都在搞什么。先是真假开心在那里争名分,这两天,开心在做开心微博,人人在搞“轻停网”——一个LBS业务。换句话说,SNS在赶时髦,在跟随市场热点,已全无老大气派。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内SNS已经输了。

说到底,人们的需求是商家创造出来的,没有苹果的iPad,你有这个需求?当资本足够强大时,会活生生创造出个需求,然后让人们都认为自己有这个需求。故而,微博和sns之争,说穿了一点不复杂:谁更有钱?

新浪搞微博,是背水一战,我毫不怀疑新浪在这上面的倾注全力——这背后的逻辑,和张朝阳说要如何如何,完全不同。新浪作为一个标准门户,既有的商业模式是有很大问题的。但搜狐有个矩阵,它的迫切感未必有那么强。

我并不是说新浪搞微博一定会成功,但在资本的全力推动下,作为一个网站形式,我对于微博,比对sns,更看好些。

———— 网易科技频道《数字与人》专栏供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