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野望

刊发于最新一期的《第一财经日报》专栏。限于篇幅,有些小细节没有提到。

蚂蚁网在运营的时候,有大量的小萝莉朋友在上面厮混。我一开始还以为都是系统生成用户,后来慢慢发现,确有其人。对于小萝莉扎堆则网络用户纷至沓来的心理,麦田是把握得很到位的(不要联想,异性相吸是很正常的人类心理)。故而说吧首页,你可以细心数一下,萝莉头像是不是特别多?

麦田这一步对自己的挑战相当大,做成了,我用“百度李彦宏之下第二人”的称谓不算夸张,因为李老板做信息把百度拱到巅峰,麦田如能做人也拱到巅峰,岂不是盖世之功?做不成,对于整个百度而言,战略上是致命的。麦田找了个差异化竞争策略是对的,但公然举起真实社交网络的大旗,对于现实的中国人网络心理,我觉着有点悬。最近收到蚂蚁网的邀请注册说吧的邮件,麦田要翻老本来拉用户了。

最后说一个细节,有时候在说吧里看着阮鹏两个字,我怎么看怎么别扭。在我的脑海里,我一向以为,这个家伙就是姓麦名田的,哈哈。

———— 正文的分割线 ————

如果说门户是互联网络上的第一代中心的话,那么,搜索引擎就是第二代中心。信息的爆炸式出现,使得人们对搜索的需求与日俱增。但是,无论是门户还是搜索引擎,它们主要处理的都是信息,和“人”没什么关系。有一个趋势已经相当明显,下一代中心网络中心将是围绕“人”展开的,搜索引擎的中心地位,迟早会被替代。

这就是Facebook之类的社交网络在全球极受追捧的原因,同样也是全球搜索老大google屡败屡战于社交网络领域中的原因。说实话,google处理信息起来得心应手,但在社交网络上,始终让人觉得它似乎没有手感。从它并购的blogspot到orkut,到它自己在那里捣鼓的wave、buzz,至今都不成气候。作为一个公司而言,难道注定就只能做一届中心么?

百度不信这个邪,于是它近日发布了一个看上去很像是微博的“说吧”。说它象,是因为它界面的确和几个门户做的微博没什么太大差别,而说它只是“看上去”象,是因为其实百度并不是只想做个微博,它的目标是为接班下一个中心做一个掘进:打造“说吧”牌社交网络。

社交网络领域,国内其实强手不少。SNS站点有人人和开心,基本覆盖了学生群体和白领群体。微博这个时髦货有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前者以名人为开局,后者利用史上最强的客户端,更何况还有搜狐网易中移动等巨头在后面追赶。这个市场不是什么蓝海,而社交网络的高黏着度,使得先发者很有些优势,百度的局面并不轻松。

运营说吧的人是麦田,SNS网站蚂蚁网的前创始人。这个IT界的名人对BSS之类网络江湖很有些研究,但他对真实社交网络也一直念念不忘——蚂蚁网就是个’真实”的网站。他所期望的真实到了什么程度呢?真实姓名、真实头像、真实身份证号码、真实手机。和百度的另外一个充满匿名精神的产品贴吧相比,显然,说吧够真实的。

百度说吧的这种真实性,在今天的互联网上是走得最前的——我几乎可以用“实名制”来形容。虽然各大微博也用一种加v的方式来鼓励用户认证——这种鼓励某种程度上是对你的身份的一种赞许和肯定,但百度的机制并不是一种鼓励。虽然你也可以匿着名在里面厮混,但受到的限制很多,而且,当一个用户满眼看去全部是v字用户的时候,心理上的那种微妙的压迫感,是可以想见的。

我一向鼓吹的是实名社交网络,因为就我个人而言,我很难去和一个我连ta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进行所谓的社交活动。但我对实名制社交网络却不以为意。因为在我看来,实名社交网络是用户自我驱动形成的,比如在一些SNS,不实名就很难交到朋友,于是逼着用户去实名。但搞实名制,用制度去催生一个实名社交网络,在今天,能有多少效果犹未可知。

这里面的关键性因素在于“替代”,用户的选择很多。互联网上匿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是一种习惯,特别是在微博这种只是唠叨两句的地方。虽然说人人开心这类的SNS事实上是一种实名制社交网络,但它刚起步的时候,可替代性并不高。但在微博的江湖里,已经颇有一些成气候的竞争对手,百度要搞一个本质上是实名制的微博,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于是,百度绝不能把“说吧”定位成一种微博,而是要将它转变成一种社交网络。与传统的SNS相比,它又有微博那种与生俱来的轻便性——SNS网站通常都是很复杂的架构。那么,百度说吧到底会做成一个什么东西呢?这个问题并没有答案,如果用现有的网站形式能够描绘出说吧的话,那么,说吧就立刻关门不要做了——尾随先入者,百度没有腾讯那种天然优势。但我能确信的一点是,如果百度说吧在第三方插件上没有什么亮点的话,这个产品夭折的可能性极大。因为一个不好玩的说吧还要实名,用户逃逸的速度会非常之快。而如果应用通通百度自己动手,那就做重了,不符合当下网络的产业趋势。

百度在社交网络上不是没有努力过,两个HI的产品,一为聊天工具,一为博客社区,统统都不是成功之作。这一次重振旗鼓,对于麦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如果麦田做成了,那他就是完成了一件连google都没完成的事,也将为百度确立下一代中心奠定扎实的基础。

操作系统的争斗

网易科技《数字与人》专栏供稿,接上篇数码设备发展的核心:分离

———— 正文的分割线 ————

自从软件和硬件分离后,电脑就成了一种可以解决各种问题的数码设备,只要你能找到相应的软件。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样东西是关键的核心,那就是这些软件都必须遵循某种共同的标准,或者说,在同一个平台上装载。否则,就像汽车在马路上跑一样,没有共同遵守的一些准则,岂非乱了套。

简单来说,操作系统就是这么个东西。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操作系统就是搞软硬件分家的IBM捣鼓出来的:OS/360。这个运行在大型机上的东东完成了一件事:让单一操作系统适用于整个系列的产品。这个经典之作经典到什么地步呢?就是60年代为它所开发的应用程序依然可以在现代的IBM机器上执行。这就是操作系统的魅力所在,也是它的全部价值所在。掌握了一款大量使用的操作系统,显然就可以在数字世界中执牛耳。

不过,IBM虽然在技术领域中是操作系统的先驱者,但在商业上,它失败了。早期声名最显赫的操作系统DOS,便是微软的发家之作,但事实上,IBM也做过DOS系统,前者称之为MS-DOS,后者则叫PC-DOS。但蓝色巨人输在了“巨”这个字上,它一开始先是让微软在操作系统里四处攻城伐地,甚至还支持鼓励它这么做,后来看看形势不对,出手竞争却又自行放弃。故而,可以这么说,IBM在微机操作系统上的弱智表现(它一直认为微机不太可能普及起来),成为微软得以崛起的重要原因。

关于微软的MSDOS,有很多八卦新闻,包括说它一开始是个骗局之类,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但MSDOS以及后来的win系列(这个东东一开始只是运行在dos上的软件而已,后来才成为了操作系统)在微机上的成功而铸就微软辉煌的地位,不在于它是一个软件,而在于它是一个软件中的软件。在我们的电脑里,软件和软件之间几乎是不沟通的,比如一个office word和你的暴风影音之间,向无来往。但任何一个软件,都必须和操作系统做深层次的互动,因为它要装载这上面。谁握有操作系统的江山,谁就在数字世界中拥有了代码奔腾所需要的大地——这也就是数字公司们一旦成为巨头之后必然会想染指操作系统的原因。

早期操作系统中的另外一个玩家就是苹果,它有一个MACOS,与苹果电脑捆绑。在微机市场上,苹果并不能说是一个成功者——虽然它有一大票极其忠实的粉丝,归根到底就是MACOS在市场份额上不敌win系列。这里面的原因相当复杂,对于消费者而言,则很简单:在win系列上跑的程序,远远比在macos上跑的多。这也就意味着,电脑使用者使用电脑能完成的事情就多。

不过,苹果并没有从此被击倒,虽然它曾经走到过崩溃的边缘。借助ipod这个mp3的上佳表现,苹果积聚了足够的力量卷土重来,这就是IOS,用于iphone、ipad以及未来可能的什么i之类产品的操作系统。

我们都看到,在苹果的应用商店里,目前有20多万的所谓“应用”可以被下载到iphone或ipad里使用。套用微机中的概念,就是20多万种软件或程序。Iphone和ipad都是移动化的数码设备,故而我们也可以说,ios现在是移动数字世界中最强悍的操作系统。虽然它的竞争对手之一依然是微软,但它显然这次沿用的是微软的套路:操作系统我做,应用(软件)别人做,用这种方式尽可能地让这个系统上有足够的程序可供消费者选择。但与微软的win系列所截然不同的是:操作系统是免费的,应用呢?唔,每卖出一份拷贝,我要分成。

我们可以认为,ios的这种商业模式脱胎于ipod的itune音乐下载,因为itune这个软件是免费的,但上面的音乐苹果是要和唱片公司分成的。但我们还可以这么认为,ios逻辑上的前辈应该是google。Google将它的广告系统免费提供给任何一家想用的网站来使用,但google要和站长们就广告收入进行分成。

Ios作为一种操作系统,它的商业逻辑比win系列更高一筹,那就是开发者的利益和它捆绑得更紧,它对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力也更大。作为“分成式联盟”的先行者google自然也坐不住了,无论是android系统还是chrome的web应用商店,都在急起直追。

不过,这场操作系统的争斗并没有在我们所谓的电脑上展开,竞争者们似乎意识到,电脑上的争斗已经成了定局。而另外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才是更光明的未来。为了成为未来移动互联网中的佼佼者,也为了不让微软成为这个未来的再次主宰者,苹果和google都直指操作系统这个核心底层。不过,相较於苹果只在操作系统上开打,google还有一种武器,那就是:浏览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