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

晚间伙同一帮熟男熟女(个个都是已婚的主,只有一个没小孩)一块吃饭聊天,席间说到对我魏某人的印象之时,Jay进行了一番回忆。

他是05年就认识我的朋友(也算个部下吧),据他回忆,当年我习惯成天西装革履,系领带穿皮鞋。虽然躲在一个很破的民居里创业,总感觉这家伙是个成功的商人。不过,后来我去了香港,一年后回来,形象大变。至于怎么个变法,他没说。但按我理解的意思,大抵是完全不像个商人,倒越发象个学校里的学生了(比如,成天都背着双肩包)。

那一年,我承认,我的变化的确很大。我以前是以赚钱为人生追求的,那一年后,我不敢说我以搞学术研究为人生追求的话,但至少我很明白,我不再以赚钱为追求。因为,我真的认为钱是身外之物,虽然很重要,很好,但它绝对不能带来内心的充实。

不过,许是香港回来后,我和jay基本上每天都见面,他似乎并不能那么强烈地感知到我这一年的变化。但事实上,这一年(09年6月到现在),我自知我变化极大。

首先要明白一个道理,人是不会莫名其妙有大变化的,肯定是在环境的催逼下。去年6月,我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种种我认为还没到可以公开的原因,我离开了blogbus,全职回到学校教书。

在商圈里,我好歹是一个web2.0圈子里还算有点名气的公司的副总裁,首席运营官,再加上博客影响力也有那么些许,故而行走江湖起来,总会碰到有人和我说:魏OO啊,我看你blog的。虽然我知道这有可能是一句场面上的话,但你说你自己毫不受用那未免太过矫情。但在象牙塔里,我基本上属于刚出道的,小老师一个,无职无权,说穿了,谁也不会——即使在场面上——当你回事。

我受过几次刺激,其实也不奇怪,人世间本来如此。我至今记得有一位以前见到了就要热情招呼的某朋友,在后来一次的会议场合中,于一个过道里和我迎面交错却不发一声的事。我倒不是说我至今耿耿于怀,但你要说我已付之脑后,那我还没到那么豁达的份上。

我努力想蹦跶回商圈几次,我甚至向一位好友提出全盘运营其网站,不收费用只拿运营收入提成的方案——可见我多么想回到商圈。不过,也许我有足够的时间去阅读更多的书,我慢慢开始有了我人生的哲学观——这就是我这一年最大的变化。

这个其实很多人没有。我相信有很多人有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但我不以为他们同时有哲学观。哲学观是一种“道可以一贯之”的东西,也就是说,在任何场合下,我都会用这种观去解释、去面对、去行为。我的哲学观是:杨朱哲学。

杨朱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因为他说过“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这似乎非常自私自利,拔你一根毛就可以让天下受益,你为什么不干呢?但其实他的意思根本不是这个。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举着“我为天下计”的招牌来行为了,他们动不动就会说我是为大家好啊。看上去很大公无私。但其实,“我为天下计”的后半句就是“岂惜小民哉”。殊不知,小民是小民自己的小民,天下,却是他们的天下。

在杨朱看来,别动不动就扯什么为别人好,人人若能把自己管好,那就天下太平了。——我当然不是很信奉这个观点,不然也就没公地悲剧了。但至少,我把自己管好,至于别人怎么样,我不是有没有必要管,而是:压根没能力管。

无论是在政治层面,还是在商业层面,都可以发现这类“我为天下计”的豪言壮语,也许有其它变化的形式。说得好像这些大佬们个个都不会自己打算似的(特别是IT圈子里口水战打起来,动辄就要牵扯广大用户的利益)。我不是想说他们虚伪,而是想说:你们为什么不就这么公开说:是,我就是为我打算,你怎么着?——呵呵,许是我境界太低,理解不了人雷锋式的性格吧。

如果是为自己打算,那么,就有必要问问:我打算干吗?

年头有一个朋友,打算动用一些已有的资源,做一个硬件。曾经来找我商量商量,并声称要让我去操那个盘。我一开始还是蛮热心的,而且,当时我注意到,如果这个硬件稍许变换一下形式,可能机会会更大。我写了几份email,力图劝说他和他合伙人采纳我的看法。后来,我慢慢意识到,如果他们采纳我的看法,我就要去亲历亲为之,而如果我不亲历亲为,成天在旁边说说风凉话,发表发表无需承担什么后果的高论,我岂不是活得更爽?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怎么活都是个活,结局大家都一样。活的内容可能不太一样。我为什么要眼瞅着自己的白发越来越多,脊椎越来越痛,生活越来越无趣,而不是“随心所欲不逾矩”地活着呢?于是,我把我很多社会化帐号的自我简介改了。以前叫:新媒体的观察者、研究者和批判者,现在改为:专业扯淡型人才。

上课其实是一种“扯淡”,学生爱听不听是他们的事儿;做顾问也是一种“扯淡”,雇主愿不愿意是他们的事儿;写文章更是一种“扯淡”,一百个读者有一百种看法,但,统统不关我的事。只有一件事关我的事:我活得爽不爽。

也许,上一次一年的变化是:重商变成重学,而这一年的变化则是:我学都不重了,我重的,是我自己的感受。仅此而已。

所以,我不太喜欢做调教他人的事,我把这种行为称为“价值观输出”。故而很多人戏问:你去教书育人啦?我答曰:我教书,但不育人。我一个三十有七的人,干吗要让十八九岁的人,照我的价值观去做事?

前两天,我伙同几个同好,做了一份《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的电子读物,发布那天我写了个博文,其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我个人希望,这本小小的刊物能一直做下去,能够引发读者诸君对读书的兴趣。

其实,这两句话前后是矛盾的。比如这么问:如果没有激发大家读书兴趣,你还能继续做下去吗?所以,所谓激发大家的兴趣,那是场面上说说的。说实话,大家读不读书,关我啥事。但一直做下去,是实质的。道理很简单,做起来我觉得爽。

深更半夜写那么一大串,纯属个人心得记录。不想“输出价值观”,故而,有异议的,也别和我辩论了。你说服不了我,我呢,压根没想说服你。

HTC将改变中国移动市场的格局

刊发于最新一期的《21世纪经济报道》,报载标题比较平和:宏达电正式进军大陆市场。

我自己用的所谓G1就是个HTC手机。我对android系统情有独钟,估计是这篇文章一个潜在的受影响因素。对于最后一段关于富士康的猜想,我也承认有点夸张。但商业上并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谁知道哪天苹果后院不会起火呢?

———— 全文的分割线 ————

7月27日,HTC(宏达电)正式宣布进军大陆市场,这在我看来,是移动市场(无论是移动终端还是移动网络)中一则重磅消息。移动市场中各路玩家已经形成的些微格局,将由于HTC高调进入,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HTC主要是做智能手机的,一说到智能手机,就不得不牵扯到手机的操作系统。HTC和微软的关系相当好,全球windows mobile手机中有80%是它做的。而和微软关系这么好的一家手机制造商,却和google也交情不浅。无论是从G1到G9,还是NexusOne,都是HTC制造的,这意味着它在另一大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上也有相当的话语权。这么一个左右逢源的巨无霸杀入中国,首当其冲感到压力的,就应该是诺基亚。

诺基亚这两年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根据易观09年四季度的报告,它的Symbian还握有超过7成的份额,但android手机只有不到1个百分点的占有。这个报告是建立在公开合法售卖的手机量的基础上的,而事实上,以android为平台的大量HTC造手机,则是以水货的方式在中国市场中流通。而急于进入合法渠道大规模销售,我认为也是HTC这次终于正式宣布进入大陆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

Android系统另外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合作伙伴是摩托罗拉,去年11月,摩托罗拉第一款基于android的Droid发布,上市第一周的销量就是20万台,和apple的iphone不相上下。这款手机单骑救主,将公司在08年的亏损状态转变为盈利6900万美元。摩托罗拉尝到了android的甜头后,风风火火地又推出了8款android机,并计划要推出20种。这样一份带有“孤注一掷”的咄咄逼人,使得HTC再也坐不住。它绝对不能坐视摩托罗拉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中将android系统纳入自己的版图中,而自己还在那里走水货的通路。而与此同时,随着Android这个强有力的盟友也杀入战团,android机本身将会扩大疆域,对苹果形成巨大的威胁。

苹果在中国和官方的合作,始终让人觉得乔布斯有点狂得不太清楚这个市场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也不奇怪,他压根就没来过中国。虽然在上海新开了一家体验店,人流如织,但iphone和联通的合作不畅,的确给苹果机在中国的拓展蒙上了巨大的阴影。而HTC此次杀入,可以说是挑了一个相当好的时机:乔布斯还在那里认定中国智能机市场尚处于发展中状态。

现在,对HTC的这个举动,尚有两个悬念。不过,在我看来,这两个悬念并不见得有多悬。

第一个悬念,是HTC怎样和运营商达成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大陆市场,搞手机的人都知道,运营商是非常强势的,而此番HTC很有可能选择的合作对象是中国电信。

中国联通其实在三大运营商中实力最弱,虽然它搞手机比中电信早了很多年,但中国电信那么多年在电信行业的积累是任何手机商都极其看重的资源。中移动看上去实力最强,但由于中移动因为要扛民族大旗搞自己的3G技术开发,技术上会让人觉得尚需观望。而中电信,一来有不容小觑的周边资源,二来对3G发展最为热心,是一个相当良好的合作伙伴。就在HTC宣布进入大陆市场之后,有消息说,宏达电CEO周永明和中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进行过一次秘密接触。

说到底,HTC是一家台湾企业,台湾人对在同属华人的市场上的运营并不象老外那样陌生。加上HTC主要投资人之一王雪红是已故台塑王永庆的女儿,而后者在大陆做过大量的公益事业,对HTC在大陆顺畅地开展业务,不无裨益。

第二个悬念则关于多普达。HTC举着多普达的旗子在中国做了很多年,早些时候多普达绝对是高端手机的代名词。但随着3G正式启动,智能手机风起云涌之后,多普达的经营发生了不少困难。就拿多普达和中电信在3G的合作上来说,它只推出过一款S900C,且售价不菲,和中电信的千元3G手机显然不契合。

多普达最后的命运应该是逐步淡出。以HTC和多普达的关系,很难想像有人去接盘然后用这个牌子和HTC竞争。

本文最后有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想。同样都是做代工起家,HTC今天扬眉吐气,用自己的品牌在这个市场中高举高打。而另外一个专门帮苹果机做代工的富士康,不知道作何感想?而一旦富士康有异动,苹果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