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创业

有个朋友,认识了大概有那么个四五年的样子了吧,一直和我混。去年的时候,他说他想写本小说,我跟他说,有个出版社的朋友想让我写本创业的书,不过我暂时没空,问他有没有兴趣。他嘿嘿笑了两声,说:老大,我没创过业啊。我说,唔,的确没有,不过,你倒是参与创业了好几回了吧。

他倒是貌似要认真考虑这个事了,其实,我不太忍心告诉他,天底下,压根就没“参与创业”这档子事。创业就是创业,打工就是打工。虽然我认为这个世界大多数事情并非“非黑即白”,但这是个少数情况。

为什么要搞明白压根就没参与创业这档子事呢?因为,这涉及到你的屁股。而屁股,通常是指挥脑袋的。

创业的屁股就是老板的屁股,老板这个屁股决定了ta是完完全全站在这个企业立场上考虑问题的。因为这就是ta的孩子,钱ta出得最多,没什么好讲。这个企业将来发达了,ta是最发达的一个。除此之外,老板还得考虑其他员工的问题——特指有点责任感的老板。不考虑员工利益的老板,不算是好老板。就我个人而言,我通常信奉的是“员工第一 客户第二 股东第三”的原则(故而很多人认为我压根不适合做老板)。

打工的屁股就是员工的屁股。员工要想的事情没那么通盘,在我看来,能把手头上这些事做好,已经很不错了。这个江山搞大了,你可以在老板吃肉的情况下喝点汤。这个江山没搞大,人往高处走,没什么奇怪的。老板有权命令你做什么,对应的,你也有权选择听哪个老板的命令。天公地道,童叟无欺。

把创业和打工一旦搞混,那就是屁股暧昧了,屁股一暧昧,这个脑袋就会出现问题。我以前见过小股东完全站在企业的角度考虑这个企业该怎么发展,但恕我直言,完全就是错了位。这个江山根本上不是你的,你没有这个义务,或者说,没有这个权力决定这个企业的走向。搞错自己位置,把员工当成老板的,不和老板吵架才怪。

现代员工持股计划,根子上是“老板吃肉你喝汤”的一种分享计划,而不是你一起来做老板。创业企业给员工一点股权和期权,说穿了,就是两个原因:其一、创业企业本小,一开始付不出高薪,用个未来的大饼诱惑一下;其二、创业企业希望有一支相对稳定的小型的主力团队,用个期权来实现这个希望。仅此而已,不是让你真做老板。

大多数创业企业都是要玩完的——这一点是实情,据说全球意义上,创业企业走到盈利或者上市的,不过0.01%。老板选择了创业,其实选择了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赌博”方式,这是ta自己的事。“参与创业”,呵呵,你当自己飞苍蝇么?唔,就算是飞苍蝇,牌该怎么打,还是正主的事儿。

大学生心灵导师李开复博士成天鼓励人创业,说到底,就是个参与创业。其实,他就是这么有意无意地混淆着老板和员工的区别。搁古代,有个人和你说,兄弟啊,咱们一起打江山,将来打下了,我与你平分天下——这个话,古人都不信,你信么?

只要你不能决定一个组织的战略走向,你就没什么好说的,员工而已。只是这种员工和没有股权的员工有点不一样:有资格喝汤。选择这种道路的,也不是不可以,但心里得特明白:我是个员工,不该负的责任不是你负的,而该获得的利益就是该获得的。

屁股搞清楚了,脑袋才能摆对位置。

至于创业的风险,我觉得这篇文章讲得特明白,推荐大家看看。而我这篇东西,就是针对最后一段说的。

UPDATE:顺大便说一下,我发现有很多人不明白股权和期权的差别。我甘愿冒着罗嗦的风险(互联网圈子里很多人明白这个)这里稍许解释一下。

股权就是白送的,比如说好给你1%股权,那就是白送你1%股权(如果不是要你出钱买的话),哪怕是0.01%股权,你都是股东。只不过,大多数公司不上市,就是个有限责任公司,董事会说话,股东没什么份量的。但股权可以分享红利。

期权不是白送的。除了数量外,期权需要包括一个时间概念和一个价格水平。比如说一年,1元,那就是说,过了一年以后,无论这个股权值多少钱,你都可以1元的价格买下来,这叫行权。如果你不愿意,那也可以。期权一般还有很多附加条款,比如在行权的时候,你得还在这个企业里服务,诸如此类。

一般说来,创业企业给员工的都是期权计划,不太会是股权计划。股权白送的情况不是没有,但就是很罕见。老板们都信奉,你不出点真金白银,怎么可以就拿上股权了呢?

商人

中国古代,有所谓“士农工商”四个阶层,商居末。我一直搞不明白,睿智的古人们,似乎一直没有意识到这样一点,商人最利于统治,倒是这个士人,其实麻烦得很。

商人重利,在他们的眼里,只要能赚到钱,其它东西都不是什么大事。无论是社会对商人的期盼,还是商人对商人自身的定位,“骨气”两个字,是不用太过挂怀的。他们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不用太计较骨气这档子事:没办法,总要生活吧,我手下百八十个伙计还等着养家呐。

商人还很重享受——赚了钱总是要花掉的——享受好啊,人享受多了,就比较容易满足,或者反过来说,抗争的机会成本就比较大。特别是这些享受是自己一刀一枪拼下来的时候,就特别不容易放弃。

商人还很灵活,这里不能赚钱就跑那里赚钱便是。有人以为,一个商人打下一份基业,莫名其妙没了ta是要拼命的,其实不是,一般而言,ta会擦干泪水,只要还有点本钱,重新上路呗。商人对赚钱这件事是相当执着的,ta会找到新的赚钱之路的。

商人还相当容易妥协,或者说,总是能找出妥协的法子来。在古代,商人是识字群体,或多或少读过点书,所以是一个聪明的群体,也或多或少和政府有点人脉关系,特别是大商人。这为他们找出妥协的法子提供了足够的支撑。

商人还很好欺负。从传说中的沈万三,到现实版的胡雪岩,一朝覆灭,屁都不会放一个。商人其实考虑的东西很多,豁出十族的命来做什么事,在商人眼里,那叫“书呆子”,或者文绉绉一点:不识时务。好死不如赖活着——这话有点糙,但恕我一时里找不出比较妥帖的话——这是一种商业哲学,哦,想起来了,比较不糙的话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商人会尽可能地利用ta可以利用的力量来稳定某个局部,比如在ta组织内部。如果外部有些不稳定的因素,妨碍到商人赚钱的时候,商人或和统治者联络,或自己出手(因为ta有钱),将这个不稳定的因素消灭掉。虽然说“士农工商”,但有钱人自古都是大家要巴结的。故而商人出手,在很多情况下,对付点小麻烦,那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比较成功的商人能够成为舆论领袖,注意,ta的重利性注定ta是统治者的帮手。商人过的有钱生活,是大家都比较羡慕的,商人的成功经历是比较可以做模板的,商人有钱就可以出一点修条路办个学什么的,是比较容易得到群众爱戴的。商人或多或少识两个字,是比较能清晰地就某些问题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的。

中国的国民性是有点“自扫门前雪”的,于是,中国的商人,就特别容易被统治。柳传志大概十多年前说过,如果说创业好比孵鸡蛋,如果说孵鸡蛋的合适温度是30度,那么中国这个环境就是35度(大意如此,原话忘却),中国商人的做法总是想尽办法孵出来,而不会考虑怎么把这个温度变成30度。于是,十多年过去了,这个温度大概快40度了。——没关系,总有法子。

从本质而言,商人总是拥护统治的,培养出一个全民皆商的社会,看上去大家成天为点蝇头小利争个头破血流,但其实,是稳定的最好做法。这一点,肉食者不可不察。

夏瑜被一刀拿下了脑袋,茶馆里的那位康大叔,就是个活灵活现的商人。

此文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