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的小学教育

我是一个小学二年级学生(俗称小二生)的家长,或多或少地接触了今天小学的教育。

总体观点:减负,其实是在增负。

教育系统高叫着要给低年级小学生减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儿子不过小学二年级,算在低年级范围里。没有比较过以前的小学生,不知算不算相对减负了。我只知道,我儿子的辛苦,应该和我小时候没什么两样。

儿子有一次语文测验,成绩可以用“惨不忍睹”四个字,说实话,我小时候再不怎么用功读书,小学二年级也没有考出如此成绩来。小学生就课内而言,的确课时不多,课堂布置的作业也只是让他最多2个小时就能做完,那么,这个测验怎么如此糟糕?

内人和附近家长沟通了一下,原来那些测验很不错的孩子,个个都是课外“加餐”的!

原来减负是这么个把戏:课堂里尽可能地给你减少内容,但并不意味着测验考试同样减少。为了获取一个好成绩,你课外不去补习补习那铁定是不行的。换而言之,学校把它的教育责任,正在以减负之名,放在了家庭之上。

有人要说了,教育教育,家庭当然也要跟上。说这话的,不明白两点。

其一、家庭教育,主要不是知识型教育,我至今认为,家庭没有教育孩子识字算术的必要。如果家庭有这个义务的话,那么到了中学,怎么办?中学里有些课程,比如物理化学,反正我老人家这个文科生早忘得精光。家庭教育的重点应该是性格养成、视野开阔之类的务虚的东西。

其二、社会化专业大分工,导致家庭的确已经无力去承担教育的职责。我好歹还有个退而不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老妈(老爸尚在教书育人),那些所谓“新上海人”怎么办?即便是父母仍在堂在家,没受过太多教育又怎么办?学校要求家庭去承担知识型教育,那是压根不了解现代社会的事实。

减负之后,不仅加重了勉强为之的家庭教育的比例,更加重了家庭教育的成本负担。儿子每周要去学习英语,我认了中国大学所有大学生英语是必修课中文倒不一定的事实,让他去读,但银子还是得摸出来?不少咧,占我大学那个岗位的月入1/3!

我有个朋友,在搞一个名为“少年行”的事业:辅导小孩子作文以及培养作文的兴趣。我说句实话,这位朋友看了不要生气,学校但凡尽一点责任,你这个事业就该血本无归。你事业越兴旺,学校就越显得无良(话虽这么说,三年级,我会乖乖地来找你辅导我儿子作文的)。

还有所谓的晚托班,简直就是个哭笑不得的玩意儿。学校说,现在上头严禁收取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所以我们不办晚托班。但小孩子3点半就放学,怎么办?于是街道出面了,地点还在学校,老师可能还是学校老师,收钱的变成街道了。既然街道收钱,那就是不承担教育职责的,老师也就行个保姆之责,保证你孩子不被拐跑而已。

这叫个什么事?!

我们大学的很多老师一路书读上来,没什么社会经验,也就算了,好歹还能在理论研究上突破。而那些当官的也是一路书读上来然后一毕业就开始做官,那是要出大事的。为什么?压根不知民间疾苦和现实逻辑。结果弄出来的政策,我只好说:谢谢,你的本意,大约是善良的。

在我看来,减负的用意是好的,但现实是压根没减。既然未来的某些指挥棒现下一时还去不了,那就很简单:

作为小二生的父亲的我,强烈要求:学校增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