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宪

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文章。看表面文章,是很容易误入歧途的。

最近有一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这件事涉及垄断么?看上去像是垄断,由一家公司出品的软件来覆盖整个电脑市场。但这是表面文章。因为完全可以再指派几个公司,然后走一个非常光明非常正宗的选型招标来实施。

所以,这个事情和垄断没什么关系。

这件事涉及隐私么?看上去是有点偷窥隐私的,毕竟电脑上其实是有了一个后门。但这还是表面文章。驳斥隐私的说法可以是:哪个网站不收集cookies?而且,更重要的是,有人可以改变做法,不在电脑上装这么一个软件,而是直接在节点上装这么一个软件。事实很残酷,互联网很难有隐私。

所以,这个事情和隐私没什么关系。

这件事涉及儿童保护么?看上去是有点和儿童保护有关系的,但实际上不是。因为根本没有任何操作性的手段来保证这个电脑是给儿童用的。大一统式的全部安装,和儿童有什么关系?

所以,这个事情和儿童保护没什么关系。

那么,这个事情和什么有关系?

公权和私权的边界。

公权已经侵入了私权的领域。

这个事情,以我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都可以看到:违宪。

宪法第四十条是这么说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上网是不是通信?当然是的。只要你上网,就一定是一个通信行为。email是一个最简单的通信行为,im聊天当然也是,但我跑新浪上东看看西看看同样也是一种通信行为:和服务器的交互。

宪法者,国之根本大法,任何法规和它抵触者,均无效。宪法是划分公权和私权边界的重要法律。

工信部啊,你没有资格啊!

UPDATE:小儿考试考了八十分,问之,答曰:班上好多人只有七十多分呐!

UPDATE 二:《波士顿法律》中,艾伦说“We are Americans”,丹尼尔答:“So we suit”

以此两个update做本文诸个评论的回复。

绿坝的几个奇怪的逻辑

根据这两条信息:这里,和这里

完成了全国36个省区市20967所校园的安装使用工作,总装机数量达到261.8万台。对1016位用户进行的抽查表明,用户普遍对软件的效果表示满意。网上论坛共征集到1813份有效用户反馈,92%的用户认为有必要通过政府采购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供社会免费使用以净化网络环境,70%以上的用户对软件表示满意。

其一、这个调查的无效度可能非常大。装机主要量是在校园,而不是社会。校园效果好和社会效果好之间并无必然联系。至于网上论坛的调查,如果以为这种调查能说明问题的话,这个人连基本的社会调研方法都没学过。

工信部将使用中央财政资金买断“绿坝”一年使用权及相关服务,供社会免费使用。该软件由郑州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和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其一年的使用费,财政资金将支付4179万元。

其二、中央财政是纳税人的钱,拿着纳税人的钱来监控纳税人的电脑,影响如此之大(当今社会的电脑普及率很高),没有丝毫听证,一个连部门规章都严格意义上算不上的通知就可以了么?少说也点国务院令级别吧?

“绿坝—花季护航”并非一款强制安装软件。“电脑厂商必须提供这一软件,但用户完全可以随意卸载。”张晨民说。

其三、一款软件如果不能随意卸载,那叫什么?瑞星卡卡和360安全卫士好像对付的就是这个。堂堂政府背书的软件涉嫌流氓软件,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另外,也有网友担心,安装了这款软件是否会带来安全漏洞。对此,张晨民认为,几乎任何一款软件都有漏洞问题,“绿坝—花季护航”在这方面做得相对较好,而且通过了相关部门的综合测试。

其四、的确任何一款软件都有可能有漏洞,既然如此,就更应该将选择权交给用户,而不是政府。除非,你能确保100%无漏洞。有什么样的理由需要消费者必须为漏洞买单呢?

对于该笔政府采购金额高达4170万,马光远认为,如果大部分个人用户在购买电脑后将软件卸载,“那对公共财政可能是个很大的浪费。”

其五、极其精辟,用词还是客气的。

工信部通知在网上引发热议。有网友认为,“个人电脑也要有隐私权”。对此,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博士马光远表示,“家里是否上锁是我的自由”,在行使统一的要求时,应该有法律依据。

其六、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能进,即使以“为了你”的名义。因为我没有请过你。如何才能表示我请过你?法律依据。

秦刚对这位记者说,“如果你有孩子或者你打算要孩子,你应该能理解作为家长对互联网传播有害信息的关切。”秦刚说,“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积极致力于推动互联网健康发展。但是中国政府依法管理互联网,为了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防止有害信息在互联网上传播。”

其七、no comments

我们的儿童化教育直入骨髓到如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