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的世俗化

子不语怪力乱神。

其实,无论是新文化运动,还是那十年革命,中国人骨子里的儒家(确切地说,是董仲舒版儒家)熏陶是千年以来没有被打破过的。中国人只有一个现实世界,所有其它“迷信的”世界都是这个现实世界的投射。中国人,本质上是无神论者。

中国人是深信“身”的保养的,无论是本土的有点出世的道家,还是积极入世兼济天下的儒家,即便是前者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还是后者所谓的“仁者,人也”“仁者无敌”,中国人对自身的关注是非常强烈的,但,从来不关注自己的那个“心”。

或者说,我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灵魂”这个概念。我们追求的,统统和肉有关,而不是和灵有关。

于是,我们被称为一个极其现实的民族。也不奇怪,大陆型农耕文明,不现实,怎么行?又怎么可能?

佛家在中国,注定被现实化,现实的工具就是“禅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