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

很多人喜欢说互联网很浮躁,理由之一是乱哄哄的,口水仗到处都是。我则不太以为然,因为该打的口水仗当然要打,为了自家企业的需要,偶一打之,也无不可。理由之二就是变化太快,经常听说这个企业破产了,那个网站倒闭了。这个我非常认同。但这不是浮躁,而是浮躁的结果。

那么,究竟什么是浮躁呢?

余世维在一次培训的时候,说了伟人的五个特质(具体五特质,可以去网上找找资料),不过,在五个特质之前,他提到了两个字,那就是:本份。

一个成功人士,首先必须做好本份。每个岗位,每个工作,本份不太一样。把本份做好了,再谈其它。本份没做好,而是做其它的,那就叫:浮躁。

互联网为啥显得浮躁呢?

道理很简单:各路网站的领头人把自己的这个玩意儿仅仅看成是网站,而不是网络公司。把自己看成了站长,而不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

站长的本份是网站怎么得到用户的喜欢,怎么得到更多的访问;但公司的总经理的本份是什么?

赚钱!

赚钱有两个途径,一是尽可能地降低成本,建硕最近一篇新鲜出炉热气腾腾的日志《便宜才是硬道理》,话说得很白,但我依然强烈推荐大家去看。

第二个方法就是开源,尽可能地想法子去赚钱。注意,不是考虑怎么赚钱(也就是少讨论商业模式),直接去做就行了。

浮躁和热闹没什么关系。热热闹闹没什么不好,安安静静未必就好了。关键是本份。公司的总经理成天不琢磨怎么赚钱怎么省钱,

那就叫浮躁。

后媒体时代(续)

上一篇后媒体时代,总让我感觉有些意犹未尽,也不奇怪,那是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后的作品,码字的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有一些地方,我想在这篇里再详细分说分说。

先说这个“后”字,比如现代和后现代。时间上,后现代在现代之后,当然称为后现代。但后现代更多的,指的是一种情绪,一种心灵状态,是对现代的一种颠覆和反叛。那么,什么是现代呢?学者的描述是:现代性,与传统秩序相对而言,社会世界中进化式的经济与管理的理性化与分化的过程。而后现代则抛弃了宏大叙事,是一种更为碎片式的呈现。

按照我的理解,现代是结构的,后现代则是解构的。后者是一种反规范的倾向,将前者的逻辑冲击得支离破碎,并进一步分崩离析。但是,人类社会从来不能允许现实的“无政府”存在的,同样,也不能允许彻底解构的存在。当今打着后现代旗帜的社会,它本质上,充斥着矛盾,充斥着解构中的结构,或者,结构中的解构。

后媒体时代亦然。

仅以互联网为例,内容的制造,伴随着所谓“web2.0”和“去中心化”运动,同样呈现出支离破碎的态势。仅仅大陆就有号称1亿之巨的博客,以及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BBS,内容的制造相当得没有“结构”可言。但是,一方面民众在话语的解构的同时,一方面,另外一种力量十倍百倍的在成长,那就是渠道。

渠道是什么?渠道就是品牌。所谓看新闻上新浪,找信息百度一下,新浪和百度,统统都是渠道,也统统都是品牌,诚然,它们也统统都是媒体。媒体的生存态势,已经越来越像耐克式的生存态势:相对于制造而言,它们更关注品牌,或者说,品牌的意识占有率。事实上,百度基本上不生产内容,而新浪(包括其它门户),也在开始由从传统媒体采集内容转向向博客索要内容了。

渠道同样也是一种稀缺。我当然不会否认内容制造者也是稀缺的,但内容制造的稀缺仅仅限于“天下只有一个魏武挥”这样的稀缺,事实上,可替代性很高。但渠道不同,特别是集结着三权合一(政权、神权、金权)的渠道,这样的渠道事实存在么?我想,不言自明。

渠道和内容并不冲突,但它们是一种再分工。其实,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比如电视早就开始制播分离了。但是,我谈的并不是新旧媒体,电视当然属于传统媒体阵营,但它今天的经营方式,的确是后媒体时代的,而上个世纪,它并非如此,至少在中国。

虽然,它们是一种分工,但在食物链上,渠道在内容之上,或者说,渠道在食物链的顶端。不过,内容制造者可以再发现一些其它食物链,比如衍生品市场,或者商业品牌植入做内容。这就是另外的渠道故事了。

后媒体时代,是非常适合中国的。因为渠道是结构化的,内容是解构化的。中国人是有些奇特的民族,一方面他们喜欢结构社会(大一统社会),一方面又有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自己做小老板的传统。另外一个非常适合中国的原因是,今天中国社会,事实上已经存在着相当紧密有序的组织结构来帮助超级渠道的诞生。

经济危机是能够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我对于中国在新一轮的经济争霸战中制造出覆盖全球的超级渠道充满乐观。

本文并不做价值判断,但是,看官要知道的是,后媒体时代本身,就是一种价值状态,一种社会状态。即便你千不愿万不意,但社会的演变,不是你我能左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