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之惑:人贵有自知之明

人类数千年的历史,大抵我认为只有一个当得起“伟人”二字,那就是:乔治华盛顿。

因为,他不仅懂得进的价值,更懂得退的意义。进,他让北美大陆诞生了一个全新的国家;退,他为这个国家建立了一个惯例,而这个惯例,也仅仅是二战那个非常时期被打破过而已。

开国而不坐国,权力面前不恋栈,真得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在我看来,人活着是自找麻烦的。人生本无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个意义。换句话说,人生来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当组织一切问题都没有了的情况下,组织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再有意义了。

然而,组织一定是有问题的,所以需要形形色色的人来解决。但关键在于,每一个人,都有解决问题的量的极限。先天禀赋,后天见识,注定了一个人,ta能解决的问题,是有上限的。虽然人可以学习,可以不断成长,但问题成长的速度更快。一个人对组织的责任,绝对不能是一辈子的。

李彦宏的所有的惑,便在于此,他该退居二线了。

他能解决百度2008年以前所有的问题,一手将一个创业小公司带到了纳斯达克之上。但是,从0做到100亿,是他本事,但从100亿做到哪怕200亿,都未必是他能应付得了的。

百度三高管,两个走了,一个不幸淹死了,李彦宏居然长达一年没有找到替补者,已经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不再适合掌舵了。

忽然就想起切格瓦拉来。这位南美的革命者,大抵是知道自己只有革命的本事,全无建设的能耐,所以一旦革命成功之后,绝不当家。为了让自己人生有意义一些,那就输出革命罢。

李彦宏可以仿效切的,他完全可以拿着自己手上不菲的财富,再造一个组织。他有这个0到100亿的能耐。

人贵有自知之明,这个“贵”字,真得很“金贵”。

关于低俗整治

大约在2006年下半年,我赴京参加过一次由政府出面组织的互联网行业培训会议。我对会议本身兴趣并不大,但当时几个同行在会后发表感言时所说的几句话让我蛮动容的:我们这些搞互联网的,居然不敢让孩子上网,也是一种悲哀。

是的,中国互联网上的确充斥着大量“低俗”的让人不放心让小孩上网的东西,这一点是常识,无需再用什么数字去证明了。“净化网络环境”这句官话,某种程度上,也不无道理。但问题是,如何净化呢?

以前,经常搞一些所谓行业自律公约的活动,这类活动,在商业利益的刺激下,不堪一击。这叫“太虚”。也搞过几次铁拳出击,比如你要是胆敢不删那些低俗图片,我就把你网线给拔了。这类出击,比较重,最关键是,低俗这两个字不好定义,既然不好定义,就没有法律依据。这叫“太实”,容易造成三个不好的后果:打击面太大形成误伤、给一些具体经办人员以权谋私的空间、以及留下政府高压的不好形象。

这次政府的行为,其实,是相当聪明的。

首先,公布有低俗之风的网站名单的,是中国互联网协会,这严格意义上并非政府部门。即使是这个协会,用的口子也是“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也就是说,这是收到广大群众举报的。这一招非常巧妙,不是政府部门去认定什么网站低俗,而是行业协会这种非政府部门组织,铁拳色彩不浓。

这样的行为,容易得到舆论支持。出手者不是政府部门,而低俗图片在舆论上的确得不到太多支持(私下支持否,不属于公共领域)。整治活动本身已经具备了“合法性”,接下来,就是各大网站十分知趣地出面道歉、清理内容、相关负责人受企业内部查处。

其次,活动执行期间,在各大网站出面道歉后,由七部委政府部门出面制定低俗标准,共一十三项。这不是法律标准,也不用“色情”二字,依然是低俗。根据这一十三项标准,后面再曝光的涉及低俗内容的网站,会相信再出几批。

换句话说,这是一起民间和政府共同配合进行的互联网低俗整治运动,换句话说,是一项文化运动,和法律无关。政府自始自终,并未见到出手去惩治什么网站,道歉啦清理啦开除人啦,都是企业为了塑造良好的互联网文化的自发行为。

这样的做法,是很高明的,效果也是很显著的。

各位看官,政府里当然有那种地震死了人还吟诗要冤魂感谢党的脑残官员,但也是有高人的,而且高手如云,不是一帮不知如何做事的食肉者。有证据是可以证明的,公务员考试,是天下录取率最低的考试。而官场,又不是那么好混的场。过五关斩六将,做到相应位置的,怎么会一个能人没有?

update:本日志下的很多评论,我就不回了。我这篇日志写得相当晦涩,但愿有人能看懂。我也不想多解释了。我只是再多罗嗦一句,这个世界,99%的东西都是可以炮制的,包括民意。keso用reader share收录了我这篇文章,并发问:老魏你不会那么天真吧?嘿嘿,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