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Blog

由于空间到期所引发的一系列的后遗症,导致我这个Blog于大地震的当天被DreamHost清空了所有数据。我这个人历来没有什么备份的习惯,着实慌乱了一阵子。

所幸的是,我在blogbus上有一个地址为weiwuhui.blogbus.com的同步更新的blog,是故,文章是不会丢的。不过,无论如何,我都有了如下损失:

1、外站(外blog)所指向的超链接地址全部是错误的,因为这个blog的任何一篇日志的地址全部被迫变更。换句话说,反向链接全部出错;
2、过去weiwuhui.com里的评论全部丢失,这里所看到的评论,都是在weiwuhui.blogbus.com上搬迁过来的;
3、搜索引擎面向这个blog的搜索结果指向,可能是错误的,理由如1;
4、Google的PR值(原来是5)可能会被清空;
5、我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比如1-2个月)将所有日志(包括里面的插图)恢复完毕

一年半的心血,将从头开始…

慈善这档子事

本文写作于汶川大地震背景之下,并仅代表个人观点。

很多人把慈善和公益是混淆的。严格说来,慈善有点象“施舍”,是不求回报的。而公益则是求回报的。慈善以个人为主(也有组织去搞慈善的),基本上就是捐款,而且以不留名为佳。国内外都有不少慈善基金(某种意义上讲,我更倾向于说海外慈善基金是比较正宗的),个人可以给那些基金捐款。而公益么,花头就多了。在今天这个所谓“公益年”的说法下,公益,已经彻底蜕变为一种组织公关的做法。

慈善既然是施舍,既然是不求回报,那么,就是完全个人的事情。慈善从来不是什么公民(或者组织)的义务。没有任何一个说法,说公民必须在这一生必须去做慈善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一个说法,说公民有义务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必须献出他/她的爱心。

我见过网上有人痛骂李开复,说他数十亿年薪在四川大灾时,身为成都人,表现不够。我明确地公开地表达我的个人观点:对此说法我很不以为然。李开复愿意献爱心,捐款以亿计,固然很好;如果他抠门一些,没捐或者少捐,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还有网站去收集IT公司在这场大灾难的捐款表现,做了一个专题(链接我就不给了)。主事者的动机我不想评判,也不好评判,但客观上造成慈善的“攀比”,似乎不捐款就显得没爱心,捐少了就爱心不够似的。

什么逻辑?!

事实上,那些网站的捐款做法,严格意义上已不再是慈善,而是公益了–商业组织的公关套路。

我的的确确感到了今天的“公益”泛滥。当然,也没什么不好。获得帮助的人,给予帮助的人,中间搭桥的人,各取所需,也完成目的。

但我对媒体对这种打着公益旗帜行公关之实的行为推波助澜,咳…不予评判。

新教和天主教有个很大的不同点。圣经里说,富人想上天堂就象骆驼要穿过针眼。但新教却认为,个人财富的增加却是一种现世的自我救赎。在新教教义的基础上,产生了美国式的资本主义,也就造就了今天的世界经济格局。

所以比尔盖茨赚了很多钱,实现了他的个人自我救赎。既然有那么多钱,左右无事,再去救赎救赎别人,实现更大的自我救赎,也无不可。于是他搞了个基金,专门跑亚非拉的发展中地区,去到处“施舍”。

比尔盖茨这种半公益半慈善的做法,是有个很大的前提的,他自己的确成功了,赚了很多钱。

但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那些捐钱的大佬们,是的,有些公司自己是在赚钱,但有些公司还在靠投资人输血。我就不明白了,当一个组织尚不能为它的股东负责的时候,就匆忙间投入“社会责任”的运动,是不是太过理想了?

就像个人一样,你总得先把自己管好罢。古语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都管不好自己就去管别人,个人立场上是没什么不可以的,但如果成为一种社会风气,我不得不实话实说,这个社会,浮躁而无底气。

汶川大地震的死伤十数万,我始终认为和我们的经济基础尚薄弱很有一些关联。我们都晓得,日本是个地震多发国家,但地震起来死伤数万却不多见。这和该国的经济实力有关,至少人家有钱去建一堆一堆的抗震房子。

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还很薄弱,而一国经济实力,基本上就靠它的商业组织们的强壮与否。是故,一个企业,最先要做的慈善是:先让自己能活下来,不要制造失业大军,且,尽可能地帮助更多人就业。

豪情万丈地捐上个百八十万,过了两年自己破产,导致一堆的下岗员工,这算是慈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