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 Blogging不止

精品博客是我RSS浏览器里的一个Blog,一个很不错的blog。最近这位Blogger在问:我应该放弃写博客吗?理由有一些,诸君可以顺着链接去看看。

老实说,我也有过一个时期厌倦了写blog,总觉得已经无话可说。那时候,在互联网上我只有一个blog:http://ittalks.blogbus.com。我发过日志,宣布从此金盆洗手,再也不写blog。不过,我后来架设了一个用WordPress建立的Blog,玩WP成为我写Blog的巨大动力,使得我又写了一年多的blog,直到今天。

我个人认为,如果写blog的目的是为了赚钱的话,那就“小赌怡情”好了。大多数blogger在这项事业上其实赚不了几个钱。我个人是从来没有这个打算靠写blog赚钱的,一年几百块托管费用,我想,就我个人而言,还谈不上什么负担。

我不否认通过写blog来建立个人品牌的动机。不过,既然有此动机,我就相当耐心。对于一个组织而言,培养品牌都是几十年的功夫,对于个人,同理。想通过几年时间在互联网上打造自己的品牌,那是blog刚刚流行的时候的事情。如果你没有芙蓉姐姐式的勇气,我想,十年磨一博,很正常的事情。

我以前也相当看重blog的聚焦度。因为有前辈说,一个聚焦某个专业领域的blog会比较容易出名,比如说,keso。不过,今天我已经不再坚持这个观点。这个blog,只要我想说些什么,我就写些什么。有一阵子,我专门写一些和商业无关的web2.0话题,今天则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则会写如何利用web2.0来赚钱。我不排除未来某一天,这个blog会转移成一个专门讨论社会学的blog,因为我近来疯狂痴迷于社会学的修习。

写blog,对于我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打磨自己的思想。我特别欢迎那些有意义的评论(何为有意义,我个人的标准)。有些评论可以激发我再写一篇日志的欲望。

我也有无话可说的时候,这个时候,我通常的结论是“看书少了”。我最近有一次和我老爸聊到过这个问题,我感觉我在浸会读传播的那点底子似乎被吃光了,我迫切需要再读一些书来充实自己。读写相承,想能够源源不断地写出自己还算满意的blog,读,特别是读书(不是读文章),是必备的。

写blog就像是一场长跑。每个人跑过长跑的人都知道,800-1000米是一个正常人的所谓生理极限,就像死了一样的难受。如果跨越那个极限,那么就又可以再跑上上千米,然后再极限,再跨越。当然,总归会有那么一个时候,你再也无法跨越那个极限,那便是,

你死了。

生命不息,blogging不止。生命的存在和外界反应无关,blogging,亦然。

2.0为体 1.0为用

web2.0作为一个曾经极其热门的概念,似乎今天已经过时了。web2.0至少引发了两个东西:

其一、互联网第二波浪潮,经济层面上的;

其二、以UGC为核心的去中心化的演绎,社会层面上的。

不过,web2.0大旗飘扬了两年之后,人们赫然发现,去中心化根本是一厢情愿的美好幻想。而且,在某些特别的时刻,web2.0的坚信者都开始怀疑,中心化原来还是有好处的

2.0的确开启了一个时代,它的基石是两个:电脑价格的普遍降低和网速的快速提高。这两个基石加速了互联网的普及率,于是,UGC便得以大行其道。而我们有理由相信,电脑价格将会更加降低,网速会更加加快,那么,2.0不是应该过时的概念,而是一个将继续深化和演绎的进路(approach)。

这样类似的情况:

放眼望去,网络上是一片信息的孤岛,每个人都在喊破喉咙,试图发出最大声音。于是,人们反而被这种巨大的声量淹没,完全失去了方向。民间组织的行动迅速,但是没有实现落地后的接口,维持各自为战的局面。网络的反应及时迅速,但是没有形成有效的组织,大量信息重复出现,而且异常分散。而此时此刻,需要的不单是速度,更需要效率。

也的确是事实。当每个人都掌握了可以说话的“嘴”之后(也许是BBS发贴,也许是BLOG写日志),让他们关上嘴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整合这些嘴,却是有可能的。

于是,就像当年吴之榛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那样,互联网的态势也会逐步迈向“2.0为体1.0为用”的境界。

所谓2.0为体,就是信息的制造过程是UGC的;所谓1.0为用,就是信息的发布过程是1.0式的。什么是1.0式?

频道栏目式的图书馆式分类、大量把关人式的职业编辑、堆砌但经过分类的信息的页面(其实搜索引擎也堆砌信息,继那个简洁的搜索框之后,堆砌得比门户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然后,就是更加巧妙更加植入更加互动的广告。

内容制造者和内容传输者剥离,社会分工再一次出现。

这个信息世界,将重新回到金字塔式的聚合时代。不过,里面的东西,却不大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