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 新社会

Why New Media作为一个系列,我实话实说,我近来有些写不下去了,特别是“新媒体整合营销”这个部分。在最近一、两个月里,我自己已经认定的一些说法模式并没有新的突破,而我过去还没想清楚的事情却越发迷糊起来。直到最近的两天,我才算是见到了一丝曙光。

我曾经在过往的一篇日志里提到过这样一句话:

网络,就是社会。

这句话,看似简单,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彻底想明白。

是的,我当时觉得是想明白了,但包括我老爸在内的几位读者问我,你想明白了什么?我居然无言以对。有那么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思。

我又花了一些时间,今天,我认为,我可以言传了。

由于父亲自身工作地点的关系(他在香港教书),我很少和他见面。不过,每次见面,我们都会热烈地讨论一些形而上的问题。春节期间,我们就“舆论”和“舆论监督”两个名词展开了讨论。我坚持认为的是,在以blog为主的web2.0世界里,没有舆论监督,只有舆论。

这个观点和我一直不同意blogger是公民记者的观点是相辅相成的。当然,我必须很客观地讲,这个观点略显偏激,可以代表我个人的看法,但不足以成为“理论”。

网上有这种说法,说web2.0事实上不存在,只是某种概念罢了。我不同意这个说法。2.0世界和1.0世界是泾渭分明的:2.0是社会,1.0是媒体。或者说,2.0有强烈的社会属性,而1.0更侧重于媒体属性。

博客营销的本质和测量里,我提到的观点是这样的:

以博客为例,博客之间的互动回应接龙,被可以视为博客圈(blogosphere)中发生的事情。这就象一群人在某一个地方开一个会,进行热烈的讨论或者互动。但我们可以想像出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媒体报道,那么,奥运会有商业价值吗?奥运会指定赞助商这个称谓,对于品牌而言,有意义吗?

2.0的江湖就是那么回事:一群人扎堆讨论。这是我们现实社会中屡见不鲜的现象。借助UGC的便利,这种讨论在互联网上也可以存在了。换句话说,网络社会,因UGC为核心的web2.0而得以存在。

1.0的时代,不是网络社会。它们只是传统媒体在技术上的某种延伸:利用HTTP或者FTP之类的协议,出版发行更多的内容。1.0的江湖,传受分明,把关人只有强化却没有消亡。而2.0的江湖,某种意义上讲,根本不需要去分解传受二方。因为只有在传播学中是要辨识这个概念,而在社会学中,只有行动者。

回到我和我父亲的争论中来。可以清晰地发现我的这个思维:2.0是舆论,1.0网站发现2.0江湖讨论得不亦乐乎,于是跟进,报道,放大传播效应。那才是舆论监督。

回顾我们过往的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非常直观地认识到,缺乏传统媒体(包括门户式的1.0网络媒体)的跟进,2.0社会中的任何讨论,都只是昙花一现。周老虎案最后逼得官方道歉,不是2.0的力量,是1.0的力量。(不过,我并不否认2.0是期初的引爆点)

这就是我前面引述的那个例子:奥运会是个社会事件,但如果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它,夸张一点说:它,不存在。

于是,这就是本日志的标题了:新媒体,是新社会,而它隐含的意思是:新媒体,不是媒体。

新媒体的简单说法(搞笑版)

一位大学教师,在网上和我闲聊。她开了一门名为“新媒体导论”的课。我个人一贯的主张是,新媒体这个领域搞研究是很好的方向,但如果开课(特别是给本科以下学历开课)则不行。何故?时候未到也。

她深以为然。

她说了一个事给我听,说她第一堂课请同学们用简单的话来描述他们心中的新媒体,同学们七嘴八舌,各抒己见。最后,经评选,以下三句话被公认为最经典:

第一句:没有概念(新媒体的确概念不清,好像不是报刊杂志不是电视广播的统统是新媒体)

第二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话和第一句有点象)

第三句:好奇杀死猫

第三句我一时里感觉包罗万象,老师说,象你们这样搞新媒体的,不是很多网站烧光了钱从此万劫不复,不就是好奇杀死猫的典型一例?

哈哈,我敲下了两个字。然后我告诉她,如果我是她的学生,我回答如下三句话:

第一句:很好很强大

第二句:很黄很暴力

第三句:很傻很天真

google这种公司赚钱赚到可以把广告牌树到月亮上让地球人天天看上帝,不是很好很强大是什么?

许多小网站为了流量乱弹暧昧窗口,以500张全套照片为诱饵增加流量,不是很黄很暴力是什么?

许多人以为一个不错的创意就可以让他/她开网站,上纳市,赚大钱,不是很傻很天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