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中国

带三个表是一个很无厘头的人,不过,他的无厘头通常在一些敏感的区域。我一直奇怪的是:他的blog居然还活到现在?

刚刚看到他的这篇日志:温暖的中国,我不知道是他杜撰出来的,还是真有其事。我倒是宁愿相信有这件事的。

结尾一段,我琢磨了一会儿。说实话,一开始没看懂。后来忽然想起you被评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一切释然。

于是,这篇日志,看上去更象是某种黑色笑话了。

知识分子 知享分子 文化媒介人

中国今天还有多少知识分子?

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个了。

知识分子需要掌握话语权,不然,满腹经纶,也只好在大多数发行量小得可怜的所谓学术期刊上发表发表言论,写一堆有的没的,并以普通老百姓无法看懂而深感学术气质高贵(我不是在嘲笑什么人,事实上,我自己,有时候也是其中之一)。

然而,早年的知识分子不是这样的。他们几乎掌握了所有的大众媒体,写出了大量的言论。知识分子不是只会写从hypothesis、研究方法入手、摆弄着定量定性分析、动辄数万字学术论文、文后跟着百八十个引用注释的人。对于他们而言,那只是工作的极少的一部分。而更多的,是在大众媒体上议论时政、批判社会。

不过,时代在变迁。引用一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无需熟读唐诗三百首,更重要的是,不会把“生”写成“升”,这一切,拜搜索引擎(以及其它一些网络形式,比如wiki)所赐。在互联网的帮助下,我们每个人都成为知识分子,或者,更准确地说,知享分子。

今天要成为一个“知识分子”,无需穷经皓首。记忆和背诵,在互联网面前,变得如此得无足轻重。我有时候会联想起很多年的那场电影,名字已经忘却,大意是清末有个武林高手,善用自己的辫子。结果在洋枪面前,一枪就崩断了他的辫子。他痛定思痛,苦学枪法,终于成就一代神枪手。

是的,当任何一个人操起一把枪就可以轻易干掉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学什么暗器?学什么弓箭?学什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武功?

互联网让我们可以速成为一个“知识分子”,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而今天的大众媒体,都是为这些知享分子所把持。他们的文笔优美,有时候语出惊人,但与知识分子不同的是,通常逻辑不是那么严密。这些生活在大众媒体锻造影响力的人,有一个名词称谓:文化媒介人。

大众媒体的蓬勃发展,社会生活的娱乐化发展,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便利,合力造成这样一种结局:知识分子请靠边站,文化媒介人,才是这个社会的意见领袖。

同样的,不知道是幸,抑或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