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柠檬

柠檬,technorati排名第十九的blog,是一个制作wordpress模板的高手。

值此BlogBus五周年之际,他友情为BlogBus和我制作了一块wordpress的模板,以资恭贺。

模板白底为主,黄绿搭配,很漂亮,我很喜欢,在第一时间即换装。

谢谢柠檬!

也非常谢谢柠檬对我的照顾,知道我这个Blog托管在海外,自定义模板非常耗时,因此很好心地帮我把很多插件已先行定义,让我基本上换装后即可使用。

愿主的荣耀照耀你我,阿门!

重要UPDATE:

柠檬放出了下载版,点击这里下载

新媒体启示录之十二:外一篇之插播

作者:魏武挥

我中断了关于新媒体的诸形式介绍,这里插播一篇我的一些感悟。

人类自打有大众传媒以来,关于媒介的“效果”问题始终没有停止过争论。从完全有效(魔弹论)有限效果到今天的强效果,论战还在继续。当然,效果本身两个字就有诸多定义,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传播效果研究史是很有趣的。早期人们认为媒介非常有效的动因是因为媒介是一种恐怖的力量,极易被恶势力所操控。也不奇怪,当时希特勒靠着“谎话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宣传,硬是发动了一场人类历史上范围最大的战争。换句话说,鼓吹媒介很有力的目的,其实是要限制媒介,要求政府插手管制,对于美国人而言,就是对“第一修正案”的质疑。

有限效果论是鼓吹媒介没有那么有效的,这个范式始终强调,光靠媒介,人是无法被影响的。看上去它在质疑媒介的力量,却不料从此为媒体松了绑:媒介依靠自己而非政府进行自我审查。有趣的是,断言媒介的效果极其有限的论调,得到了商业媒介的物质上的大力支持以展开了大量的行政研究,最后促使了大众媒介的蓬勃发展。没什么效果的东西居然有大发展,背后的逻辑便是上述那个过程。

不过,电视出现后,有限效果论受到了批判。时代背景也是美国连番的社会运动,以及青年一代对保守主义立场的父辈们的反叛。人的社会化主要依靠媒介,而不是家庭教会学校,是人们重新审视媒介效果的重要动因。效果二字,不再是简单的“说服”,而是蔓延到了文化和长远影响。

我对于新媒体的态度,大致就有点像上述那个过程。我认为新媒体无论对经济还是社会文化,都是有影响的,但万万不可鼓吹为极其有影响,天翻地覆式的革命,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媒介变革,诸如此类。

主要原因是:没有实证。

有限效果论是建立在归纳法的经验主义之上的,大范围的调查(拉扎斯菲尔德)实验(霍夫兰)的数字证据使得这个范式推倒了完全有效论。即使从思辩的角度,定性的方法出发,也很难说新媒体究竟是不是解放了“草根”。

我们始终会看到,在新媒体世界中热议的事情,如果没有传统媒体的跟进,基本上属于昙花一现式。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力量依然很强大,新媒体,至少到今天为止,还只是一种补充。断言报纸或者电视即将死亡,是不负责任也不严谨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新媒体的加入,使得传播学的研究更加复杂。我越来越感到,依靠经典的传播理论已经很难全部解释新媒体,因为,事实上,网络新媒体,不仅仅是媒体,

网络,就是社会。

这句话,看似简单,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彻底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