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

这个日志来源于我和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网友的对话。

这位网友先是问我:如何确定“产品经理”在组织中的位置?(大意如此,原话忘却)

我知道很多网络企业都设有“产品经理”的职位,包括BlogBus以前也有。不过,我再三琢磨,大多数网络企业,其实根本没有产品经理。

事实上,很多企业都将用户和客户两个概念混淆了。以为聚集大量用户后,客户便纷至沓来。

我们来看QQ。

这是一家曾经保有大量用户但不知道客户在哪里的公司。当年的QQ,也没有打算将用户作为广告筹码转售给客户的企图,或者说,有这个企图,但不成功。如何将免费的用户转化成收费的客户,QQ着实困惑了一阵子。最后,它甚至用声讯电话申请QQ(这是要钱的)来试图转化,但显然并不特别成功。

不过,短信,出现了。在我看来,短信是一个将免费用户转化为收费客户的杀手级工具。QQ迅速找到了转化的方法,成功地跨越了一个障碍。

但是,QQ的先例,却没有丝毫可以模仿的地方。因为,今天看来,貌似未来并没有这样一种杀手级工具。更何况,这种“等待杀手级工具出现”的方法,未免始终让人觉得有点不够靠谱。作为风险投资的VC,是可以等的,失败了九个只要成一个即可。但作为一个企业,这个赌注实在有点大了。

在面向如何积累用户的时候,产品经理是不存在的。产品经理重要的职责是将产品卖出去,实现所谓的商品的“惊险一跃”。当没有客户会进入的时候,我不知道产品经理能负责什么。至于分析用户需求以及规划功能设计的事情,那不是产品经理的事情。

从层级上说,那是产品经理的下属:功能需求分析师的事情。后者站在用户的角度提交他/她的设想。产品经理转而去看看有多少人会为之买单,以及买单了之后是否还有什么新的需求(包括和用户需求矛盾的需求)。

这样看来,产品经理在组织中的位置相当清晰了。在大多数网络企业中,产品经理就是CEO阁下。

因为很遗憾,大多数网络企业只有一个产品:广告平台。

切割Google

(本文刊于同日《21世纪经济报道》)

谷歌最新推出的输入法涉嫌剽窃搜狗词库一事,让所有的Gfans很恼火。一个伟大的公司,怎么可以做如此下三滥的事情呢?而且,这么没有技术含量。

Keso在《谷歌,道歉吧》这篇日志中,诚恳地劝说他的偶像低头认错。不过,在最后,还是酸溜溜地抓住搜狐的一个空当予以抨击:

明明是搜狐自己发现了谷歌盗用词库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所谓的词库指纹等),我不明白它为什么非要颠倒先后次序,在事实中掺假。被侵权者理应获得法律支持,但搜狐为什么非要不诚实地表白自己呢?

不过,这个抨击实在不够硬气,转移矛盾的迹象太过明显。当下,就有网友在底下评论说:

果然是Gfan一个。在不得不承认谷歌错误的时候,难免心有不甘地数落搜狗一下。

这种转移法显然不好。自己有了错,总不该先拼命指责别人的不是。这不是虚怀若谷、闻错即改的君子风范。不过,国人是相当聪明的。在这档子事情上,立刻找到一个替罪羊:李开复。

李开复先生有一阵子风头极劲,在掌管Google的中国业务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本来李氏身上就有很多非议。

输入法事件爆出之后,被人骂个狗血喷头也不奇怪。Google的敌对者幸灾乐祸,Google的fans恨铁不成钢,动机不同,结果都是一样的:痛骂李开复。这个逻辑的再往下一步的结果还是一样的:不是Google公司的问题。

这个把中国区总裁和公司切割开来的方法妙是妙,但还不够妙。更妙的是:将Google中国和Google切割开。具体的做法是:谷歌和Google。

这其实非常像台湾绿营人士在面对陈水扁老婆涉嫌贪腐案的做法,同样也有点类似马英九辞去国民党主席的做法。将a和b切割开来,那么a的所有责任,就不必由b来承担。我可以这样猜想,如果Google当时没有发明”谷歌”这个名词的话,那么,今天,网上的切割方法将是:Google中国和Google。

雅虎中国已经被成功地从雅虎中切割开来。前者的一系列动荡,和雅虎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别人的切割手法相当干净利落:股权转移。我虽然没有考证过,但我以为,从资本角度而言,谷歌依然是Google的一部分。我之所以前面举了两个台湾的例子,道理便在于:雅虎的切割类同于马英九辞职,而 Google的切割,更像是民进党和阿扁。

谷歌也好,Google中国也好,天然就是Google的一部分。虽然现代社会,不用子债父偿了。但养不教,还是父之过。Google所鼓吹的 “do not be evil”我只把它看成是一种理想。而正如我以前说过的:商业没有那么神圣,虽然它可能会带有某种理想。任由它的fans们将谷歌和Google切割开来,看上去对Google有利,但长此以往,恐怕是第二个”雅虎中国”。

Google的商业公关手法这次是不太能及格的。如果我是Eric Schmidt博士(Google的董事长兼CEO)的话,我会取消谷歌名号(Google就是Google,没有Google中国这个名词),会让李开复下台(出了岔子没有人负责怎么行),会收回这个输入法(一款被人有攻击口实的产品,血统如此不正,不要也罢),并从此不介入。Google占领用户桌面的方法多了去,何必一定在中文输入法上打转?

这才有Google的风范,和当年IPO时一样的酷,一样的反叛商业。

只是我不知道,今天的Google,还能有此气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