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

昨日和我的一个同事聊天,谈到了“自省”的问题。

在曾经的团队拓展训练活动中,最后,团队成员开始反思本队的一些失误或者说可以改进之处。每个人都剖析了自己的弱势,我则公然提出:少一点自省。当然,这种看法受到了更大的批判。

中国人是有自省美德的,曾子就说过吾日三省吾身的话。我以前的老板也很提倡这个,认为所有矛盾出现后,首先先想想自己有没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一度我信服这个观点,但今天,我已经转变为:少一点自省,更有利于工作。特别对于Leader(管理者)而言。

要求每个人都剖析自我的弱点,基于一个前提,也就是每个人都会那么干。理想中,每个人都分析了自己的弱点后,可以更好地配合起来工作。但这个前提显然仅仅是理想。一个人,要求他/她在任何一个时间,都首先自省,除非,他是曾子式的圣人。现实中,工作出现矛盾,不可能每个人都自省。而作为团队的leader,自省,更会把自己推到一个无所适从的境界。

管理是不能一碗水端平的,适当的时候,还要玩一点小小的心机。一个团队里,什么人都有。会有很主动很会自省也很会配合工作的部下(这叫心腹),也会有被动的拨一拨动一动不过还是很有才的部下(大多数人会这样),更有一些所谓的刺头(甚至是老板拐弯抹角有亲属关系的“太子党”)。我的老祖宗信陵君门客三千,不乏鸡鸣狗盗之徒,如果他只有一招:遇事自省,早就死在秦国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通行的自省的方法,其实是一种小我式的自省:反思自己的过失。但身为一个团队的leader,他/她需要一种大我式的自省:反思整个团队的工作。刘再复在《传统与中国人》中,对于小我式的自省(用另外一个词代替比较好:自责)做了很深刻的批判。五四之前,国人的确如此。这种小我式的自省就是泛道德主义,缺少规则和制度地要求每个人都“外王而内圣”。

这,现实吗?

一个人过于喜欢自省,眼光通常是向内的。但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老看着自己,最多就是知己,却无法达到知彼。leader的责任是调动每一个人做事,只会自省,显然过于理想化,也过于简单了。

虽然我对我以前的老板就自省问题不再信服,但对于他另外一个理论:任何一个成功的人,都具备把看似矛盾的事情统一起来的能力,依然深信不疑。不自省,不是说不要,而是要适度。“他”省,不是说老是看别人的缺点,同样也要适度。

中庸,才是王道。

Anothr

Anothr(哪咤),是我很久以前就关注的一个网站,当时它还只是一个英文版,以至于一度我以为是老外的网站。

这是一个利用IM工具将Blog以某种形式捆绑的IM机器人。最初,它利用skype作为切入点。而我,因为很少用skype,因此一直不太使用。最近,它的切入点蔓延到了MSN和Gtalk,并且有发力公关推广的意思,网络上开始有很多人知道这个网站了。

有趣的是,创办这个网站的人,居然在第一轮网络泡沫中是同行:都是搞财经网站的。我们见过几次面,谈得甚为投机。但,私交归私交,我还是要给这个网站泼点冷水:我不看好它。

Anothr必须附着在blog的侧边栏,就像feedburner或者抓虾那样,给个图标按钮。抓虾是很强势的,阅读blog的人如果想以rss订阅的话,抓虾(或者其它什么rss浏览器)会把anothr不少潜在用户给过滤掉。在本来rss就不是那么普及的情况下,这点目标用户的损失,不可忽视。

好,即使是还有很多用户越过了抓虾的诱惑,把anothr加入到自己的msn列表中,也会碰到一个巨大的问题:骚扰。

用骚扰两个词委实有点过了,但我一时想不出有什么太好的词语。假设我订阅了张三的blog,一旦张三更新,我的这个msn机器人就会自动跳出来告诉我:张三更新了什么。

抓虾不是那么干的。但我在浏览器里敲入抓虾的地址后,我个人会有一个前提:我估计自己接下来有时间可以看一会儿blog。而anothr并不了解用户的这个判断,自作主张地跳出来告诉我有blog更新。如果我订阅的blog达到数百个,这个自作主张会让我很恼火。因为,有可能我正在忙碌于某个事情之中。

这是anothr的致命弱点。当然,它有几种方法可以适度地缓解一下,但只是适度,不是根本解决:

其一,使用者可以定义,在哪个时间段允许机器人跳出来通知我一下。比如每天9点到10点。但现代人通常会很忙碌,谁都不能预知每天9点到10点一定是自己的blog阅读时间。

其二,当msn处于忙碌状态时,机器人不许冒出来。但我个人使用msn的习惯是:永远忙碌。因为如果不定义忙碌状态的话,每个msn好友登录都会冒出来一个小窗口,这让我很烦。所以,如果我使用anothr,我将永远不会得到更新的通知。

anothr有点类似msn小黄星的意思,但本质上绝对不同。因为msn的小黄星只是告诉你此人有更新,它不会蹦出来告诉你,它的告知是非常安静的。anothr果然具有哪吒的风范,生龙活虎,上窜下跳,个人而言,我的确相当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