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并非真相

最近,对于重庆那个最牛钉子户的报道评论十分之多。网易专门组过一个专题页面,不过这张页面已经不复存在。感谢昌明如斯的技术,利用百度快照,还是可以看到这个专题页面原来是怎样的。

从这张专题页面中可以看到,基本上言论是倒向开发商的。钉子户这三个字本身就带有贬义。不过,还是有些人为钉子户撑腰,比如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先生历史会记住这张图片这篇日志,或可以一窥他愤慨的心情。

我对物权法不甚了了。仅有的知识来自于这里。我也不想判断这起冲突的谁是谁非。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不过,3月25日《新闻晨报》A9整版的报道,倒是引发了我的兴趣。我着实领教了,什么叫“事实并非真相”。这个报道我扫描了下来,报道一报道二

在报道一中,小标题是吴苹的“底牌”。底牌两个字就让人感觉房主人有点耍弄阴谋诡计的味道了,还加上了引号。在起头的第一段中,作者数次使用着引号,包括“外交”、“正义之举”。文中罗列的,我相信都是事实,我们的记者没有编造任何一个情节。但这些事实给我们读者感觉到的真相便是:吴苹夫妇在漫天要价。

有趣的是,这篇长长的报道后面配发了“吴苹夫妇其人”的背景资料。左侧的照片非常有趣。这张照片当然不是伪造的,但试问任何一个读者看了这张照片会有何感想?趾高气扬的吴苹女士。镜头是仰拍的,这类技术,学术名词叫“技术符码”。传媒利用这种特定的技术符码,让人感觉到:刁民啊!(顺便说一句,图片下的配文,有一个小小的错别字。对比晨报的记者和摄影师,晨报的编辑还是需要多加修炼专业技能。)

在这段背景资料中,我也愿意相信所列举的全部都是事实。不过,我倒是想请问一句:吴苹夫妇即使是福布斯排行榜的第一富翁,和他们要求拆迁补偿,这两件事有何关联?我们的新闻专业人士,成功地意识到在大众中弥漫着的“仇富”情结,并且不动声色地将之挑动起来:看,那么有钱,还要做钉子户!

最后,我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两张不太一样的图片。在这篇日志左侧的照片(其实我是从贺卫方先生的blog上拷贝下来的),可以明显看到钉子户就象一座孤岛一样立在废墟之中。而晨报的报道配图中,废墟是不那么容易被发现的。看上去这是一座很普通的房子,当然,很破败。但观者远远感受不到那种“孤岛”式的孤独。是的,作者就是不期望读者们有“孤独”之感。因为,在他们的主观价值理念中,这么富有的人,还来谈什么无依无靠,谈什么拆迁补偿!

我无意为钉子户叫屈,也无意为开发商撑腰。前面我就说过,这件事的是非不是我能评判的。但是,传媒显然有失客观和中立。他们聚合的事实,难道就一定是真相吗?

制造同意

看报纸,得知最近上海出台了一个规定,将每年9月22日定为无车日。什么叫无车日呢?就是除了公交、出租等,其它车辆(最主要就是指私家车啦)一律不得进入指定区域。我没有细看这条规定,估计这个指定区域主要指的是所谓环线以内的市中心地带罢。

为了让这个规定能够得到很好的执行,政府部门以身作则,比如交通局就每月的22日都实行无车日,统统坐公共交通上班。

我是一个有私家车的人,因此,我丝毫不掩饰我对这条规定的厌恶。毕竟给我本人生活,在22日那天,带来了不方便。如果9月22日是暴雨天气的话,以上海的出租车供应量,估计那天是一车难求了。当然,大道理我还是懂得的,环保嘛。但我依然可以厌恶。

我想说的并不是这条规定本身,而是一些社会研究和传播学理上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沉默的螺旋。在上海最近的报章上,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这不能简单地归因于政府的控制。因为这里没有政治问题。这其实是一种沉默的螺旋。很显然,一般人都会判断他人对这个规定的公开态度会是支持。即使不支持,也不是从侵犯自己利益角度出发的,无非就是:一日无车有何作用?这种所谓的不支持,反倒是“天天无车”最显赫的证据。我只看到过一句我认为算是最中肯的反对意见:到了22日那天,公共交通还不给挤爆了?

在预估了其他人的看法后,即使有人觉得,这条规定会侵犯自己的利益时,也不得不点头称是。这是典型的“制造同意”。抛开这条规定本身不谈,这也算是一种“多数人的暴政”,当然,我承认,这里的“暴”字用得并不妥当。媒体运用它制造同意的本事,让公众误以为,今天的上海市民觉悟有多高,有多支持环保。这是一种假象,事实上,我并不认为如此。至少我,不是这条规定的支持者。

第二个问题,这和前面“沉默螺旋”有关,就是SDR,即Socially-Desirable Response。翻译过来应该是社会预期答案?

什么意思?举例:我问一个人,你对残疾人是否会歧视啊?我估计十之八九都会回答:当然不会。于是我得出结论:这个社会的人有90%以上的人,不会歧视残疾人。显然,这是很可笑的结论。(如果你不承认这个结论是可笑的话,请多看电视来获得常识)。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便在于SDR。因为正常人都知道歧视残疾人是不对的,于是回答了一个他认为社会预期正确的答案。在社会学研究里,这是做调查经常犯的错误。

你支持环保吗?当然!(其实关我屁事)那么你支持无车日吗?好吧,我支持(TMD狗屁无车日!)于是,经过一次广泛的社会调查后,得出:这条规定有着大量的支持者。玩弄统计数字来制造同意,同样也是一种很经典的手法。所谓民意,和这个差不多。

近年来,对于传播学中四大理论的“沉默螺旋”多有抨击之语,特别是新媒体时代或多或少地赋予了大众话语权。不过,我以为,这个理论只需要加注一个前提,即考虑SDR部分。SDR成立之后,沉默的螺旋,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当然,这里有一个问题,即你支持我们的政策吗?但你又不想让人们去思考这个问题。这就是宣传的关键所在。你想拟出一条口号,这口号没人会反对,只会得到众人的支持。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口号的意义何在,因为它根本就没有意义。它的极其重大的价值就在于把你从一个确有一定意义的问题上引开--你支持我们的政策吗?这可是一个你不能随便谈论的问题。”--Noam Chom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