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下的精英和大众

有人在新媒体的新字,便是霸权,前无古人的霸权里问我,如何定义“精英”和“大众”?又如何判定精英一定正确?

先说第二个问题,精英不一定正确。即使是一个精英群体,都未必正确。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新媒体语境下,如何定义精英和大众?

在传统媒体中,掌握话语权的人,就是精英分子。他们有能力在大众传播媒介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我老妈,在很多证券类媒体上都能刊登出她的文章。Blog兴起后,她曾经一度想尝试一下,后来兴味索然,不再更新。何故?就是因为她是一个在传统媒体上已经充分享有话语权的人。

而在新媒体中,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既然互动性成为新媒体的重要特征之一,大众便有这个可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论是BBS中充斥的谩骂,还是Blog中激荡的争辩,的确,大众从未有过地,史无前例地,“人民要说话”(陆定一临终语)基本实现了。

但是,大众就由此掌握了话语权吗?且慢,事实是,根本没有。

人说话是容易的,难的是,有没有人听?精英和大众的区别,有一句成语能够描述得相当清楚:人微言轻。

传统媒体中,能说话等同于有人听,也就等同于掌握话语权。新媒体中,能说话并不等于有人听。我们都知道,随着技术的发展,市场在细分,同样地,听众也在细分。能说话未必等同于掌握话语权。事实上,在新媒体世界中,精英依然是精英,大众依然是大众。

所以,新浪成功了,bokee失败了。我们可以批判新浪违背了blog的精神,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市场,最终选择了这样一个违背blog精神,甚至是违背互联网本原精神的新浪模式。

这是一种悲哀,但,这也是一种事实。

当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说话的时候,把关人的重要性其实并不高。因为,只有那么几种声音而已。当然,中国式的把关人制度不是新闻审查制度。我们没有这项制度,我们有更聪明的制度。

但当所有人都可以说话的时候,把关人的重要性便变得无以复加的重要。因为广场无疑是嘈杂的,需要区分出主流声音和边缘声音。把关人将某个草根大众扶持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而在那个阶段的同时,这位大众也被“异化”成精英。

最好的例子就是洪波。在刘韧的blog中,无比清晰地告诉我们,当年,这位IT标杆人物也是一个草根

“2002年,在DoNews论坛里,我发现Keso这个ID,文笔很犀利。就在IM中,请他当版主,他说:“可以。但不能保证什么,你如果感觉不好,可以随时拿掉。”

在这样一个昔日往事中,刘韧就是一个把关人。他让keso这个ID以及这个ID项下的文字浮出水面。如果说2002年洪波还是个草根的话,今天,即使他离开了donews,他何尝不属于“精英”!

正如新媒体可以使得传者和受者轻易地转换一样,新媒体同样轻易地让精英和大众发生转变。今天的风云人物一夜间变成边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时代,真得步履飞快。

新媒体,与其说在改变世界,不如说在加速这个世界的“前进”,而这种前进步调的终极,未必就是我们人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