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50万年--女人进化史

转贴,写得极妙,所有男权主义者都应该看看:

50万年前

北京周口店一座土山上居住的一群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弄出“火”这个东西来,从此他们就有了“做饭”这个活动。而可悲的是,据考察,那时候“做饭”的就是女人。可能是女人总觉得男人烤的东西不好吃,就大包大揽,结果,这一包,就包了50万年。后来我有一个朋友结婚,他总结道,婚后的第一天很重要,那天如果谁做饭,那以后可能就是他(她)一直做下去了。经验啊!

7000年前

在一个叫“河姆渡”的小地方,女性第一次取得统治地位。由于当时人口稀少,所以生孩子成了人们的第一需要,而这项技术被女人们独门掌握,男人只能起个协助的作用,再加上女人们细心,擅长摘果子,而没有耐心的男人们,摘的果子往往还不够自己吃,所以不管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女人都取得绝对的统治。但是后来,事情发生变化,女人逐渐发现,男人们打猎回来的肉比果子好吃多了,而用兽皮做的裙子也比用树叶做的好看多了,于是她们就鼓励男人们多多去打猎,于是,男人们利用打猎这个力气活,把统治权从女人手里夺了回来。

因为贪慕享受和虚荣,女人们把权力丧失了,这是个血的教训啊!

5000年前

从此,进入父系社会,在另一个叫“大汶口”的地方,男人主外,主要是打猎什么的;女人主内,主要是带孩子。但男人是如此可恶和懒惰,他们竟然把抓来的野猪,野鸡什么的放到家里养起来,美其名曰“以备匮时”,实际上就是把这个本来属“外”的工作,也变成了属“内”的工作,偷懒偷到家了。这样让女人们更认识到“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个真理一直持续到今天,几乎每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女主角一定会咬牙切齿地说一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不,多年以后,一个叫陶晶莹的女人就唱道“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在漫长的男权社会中,女人进化的脚步依然走得艰辛但坚定。

商朝时期

妲己是那个朝代最出名的女人,也是“红颜祸水”之源头。通过一本三流小说《封神演义》,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让人羡慕,不不,是让人鄙夷的生活。“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古已有之。

春秋期间

一个女孩最悲哀的事莫过于和另一个绝代佳人做邻居了。东施姑娘就是这样一个倒霉孩子。村西头住着的就是著名大美人西施,把她比得头不是头,尾不是尾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东施姑娘好学向上,积极向西施姑娘靠拢,处处向西施看齐,但就是有那么些无聊的人以此为据,嘲笑起东施姑娘来,把一颗爱美的心扼杀在摇篮里,如果那时候东施姑娘被树立成“爱美模范”,说不定现在的“整容
之都”不是韩国,就是咱中国了。对东施姑娘好一点!

春秋时期

这一年全中国最郁闷的女人是坐在柳下惠怀里的那个女人。史书记载:“柳夜宿郭门,有女子来同住,恐其冻死,坐之以怀,至晓不为乱。”后来有好事者就给柳下惠戴起高帽,赞其“坐怀不乱”,再后来有更好事者分析调查出,柳下惠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就是生理有问题,明白人会这么想,不明白的还以为她有多丑呢,所以你说这个女人有多郁闷。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当孤男寡女独居一室,你企图非礼,自然是犯罪,如果你一丁点对她非礼的念头都没有,那是更大的犯罪。

战国时期

有一个漂亮姑娘,也到了适婚年纪了,于是就“一家有女百家求”,提亲的有很多,让姑娘有点挑花了眼的感觉。于是母亲大人就问:“姑娘啊,你到底看中了谁呀?”姑娘说话了:“这村东头的张公子家殷实,我呢就想白天到他家吃饭。村西头的李公子人长得帅,我呢就想晚上到他家睡觉。”虽然出语惊人,引起当时舆论的谴责,并上升到“朝秦暮楚”的理论高度,但她对社会提出了质问――既然有钱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漂亮的女人为何就不可三夫四宠?第一个非常朴实地提出一妻多夫的理想,在妇女们追求美好生活的道路上添了一块砖,加了一片瓦。

至于女人们的这个理想何时能实现就不得而知了,因为男人们现在也已经被剥夺了这项优惠政策,当然也会顽固阻挠女人们得到它。

战国时期

最幸福的女人:这一年,坊间流传着一个新闻。说一个河南男人给老婆买鞋,竟然不知道用尺子,就用两个手量了,然后一直举着,从家里到鞋铺都不敢放,到了鞋铺,两个手都酸得放不下了。这事被人当笑话似的传着,还发明了一个“郑人买履”的新名词。

但也许,这个人的妻子,会成为这一年里最幸福的女人:自己在家里做着给丈夫下酒的小菜,而丈夫为了给自己买一双新鞋子,正翻过大山,趟过小河,走在赶往镇子的路上,虽然他两手向前,保持着她的脚的样子,显得有点傻,但傻得那么可爱。

这一定是这个女人所能想象的最浪漫的事,如果将来他们老了,一起躺在摇椅上,这个女人一定会把这份傻傻的爱聊了一遍又一遍。

秦朝时期

秦始皇开始修长城,这年最轰动的事情就是孟姜女哭倒长城。这一年,孟姜女抱着给老公做的一身新衣服,千里迢迢地来到长城工地,哪知一打听,老公早就被埋在瓦砾里,成了一扌不黄土了。当时孟姜女就受不了了,一把眼泪就把长城哭倒了一片。虽然这段长城有豆腐渣工程的嫌疑,但这女人眼泪的威力还是可见一斑,女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认识到,在男权社会里的生存之道: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例如眼泪就是很好的武器。

时过境迁,在男权土崩瓦解的21世纪,女人眼泪的威力依然强悍:我朋友的女友一次说起她女同事的手指上的钻戒,多么漂亮,多么炫目,让她羡慕的眼里都含着泪花了。熬不过他女友的泪弹攻击,只好咬牙给买了一个。 他女友开心了,他钱包却瘪了。可怜的男人啊~~

西汉早期

吕雉和虞姬是那时候最有名的两个女人。一个以杀别人出名(例如把人做成人彘),一个以自杀出名(乌江自刎),同样嫁给名男人(刘邦和项羽),却“同途殊归”,向进化中的女人提出了这样一个课题:如何挑选男人。一直到现在,这个问题依然没有定论。不过从这两个女人身上,女性们倒可以得到一点启示:挑选男人就像挑选股票一样,买低不买高。吕雉是在刘邦最落寞时嫁给他的,虽然他只是个小小村长,但吕雉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发展前途,算是个绩优股;而虞姬嫁给项羽时,已经是他正风光的时候,可以说,虞姬在这只股票最贵的时候买下了他,后果就可想而知,后来被套牢,后来ST了,再后来就被停盘了。

有时男人就像条落魄的狗,如果这时候你把他带回家,给他洗个澡,给他抚摸,他会记得你一辈子好的。那些现在看起来灰头土脸的男孩子,说不定就是将来能带给你幸福的如意郎君。

西汉年间

女人总是以为自己在玩新花样,比如女大学生们拿着自己的“写真集�
�去找工作,以为这很时髦,其实王昭君在几千年前就用过了。她就是找了个画匠把自己的倩影画下来递给皇帝,可能是打点不够,让人在眼睛下面点了个“伤夫落泪痣”,最后只好弄了个国际婚姻,现在就不同,别说没有这个痣,就是有,用电脑一修,万事OK.

女人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利用上自己的美貌(如果她有),哪怕她的其他本领对付这个工作早已经绰绰有余。

唐“贞观”时期

一天李世民这个皇帝老儿闲得无聊,就想和下属们逗乐子,例如送几个小老婆给以怕老婆闻名的房玄龄。房玄龄苦于是给李世民打工,怕被他炒了黄瓜(那时人们还不吃鱿鱼,所以用黄瓜代替),只好把她们带回家。唐朝还没电视直播,李世民要想看热闹,也需亲自跑一趟房家。果然,房玄龄的太太对此反应极大,坚决反对,并且当着领导的面,不管他是李世民还是张世民,大吼三声,对万恶的一夫多妻制发出了第一声声讨,气动山河,以致后世文豪苏东坡撰文道“好一声河东狮吼啊!”虽然当时人们觉悟不高,爱把黄脸婆和此联系起来,但千年后,中国香港的演员,张柏芝同志和古天乐同志合演了一部《我家有个河东狮》,为此彻底昭雪平反。

武周早年

武则天,一个公认成功的女人,至于她是如何成功,现在依然在争论,前一阵子不是还在讨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吗?这也是女人最困惑的问题,其实从武则天来看,我们大致可以把嫁、干由好至坏做一个这样的排列组合:嫁得好也干得好;嫁得好干得不好;嫁得不好干得好;嫁得不好干得也不好。武则天就属于第一种,嫁了个皇帝,自己也很有些本事,所以给各位积极上进的女性们树立了一个楷模。

问18岁的小表妹,最羡慕武则天什么,小姑娘把眼一瞪,“当然是选男宠的时候了。可以随心所欲地挑选忧郁梁朝伟型,帅气刘德华型,酷酷谢霆锋型……”**嘴说:“唐朝和伊朗(波斯)来往密切。”表妹惊呼道:“天啊,还可以挑选外国型帅哥!”

唉,其实女人也挺好色。

武周末年

上官婉儿,中国第一个女秘书。这个女秘书勤勤恳恳,前程似锦,但坏就坏在她把自己的个人感情和秘书工作搀和了。从野史来看(例如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上官婉儿爱上了武则天的男宠,这可是女秘书工作的大忌。果然,武则天对她采取了措施。所以打上官婉儿那儿起,女秘书业界内就有条最高宗旨:要想当一名成功的女秘书,就要区分私人感情和工作。但实际情况好像不由女人说了算,男领导们总是有意无意破坏这条规则,这不,前段时候,四川省就规定,男领导不得配备女秘书。都是男人惹的祸,最后却靠限制女人来解决,女同胞们,要记住啊。

再推而广之,OL(办公室爱情)是要不得的。

唐开元年间

杨贵妃。她可以说是咱们中国第一个较有影响力的流行教主,地位类似于现在国内王菲,日本滨崎步,欧美小甜甜,引领着唐朝的各种化妆潮流:由于受吐蕃服饰、化妆的影响,出现了“啼妆”、“泪妆”,而这就是杨贵妃带的头。顾名思义,就是把妆化得像哭泣一样,当时号称“时世妆”。这种妆不仅无甚美感,还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是前卫的,就像王菲首化的“晒伤妆”什么的。作为一个流行先锋,杨贵妃也是非常称职的,搞出各种新花样让“粉丝”(那时叫爱慕者)有样学样,比如光一个眉毛,她就搞过“鸳鸯眉、小山眉、五眉、三峰眉、垂珠眉、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烟眉、倒晕眉”等等,那时是没有时尚杂志,要是有的话,那还不每期都围着她这眉毛转。

书上说唐明皇每年赏给杨贵妃姐妹的脂粉费,竟高达百万两!看来杨贵妃同时也是“女人经济”的第一个实践者。一千多年后,女人把“女人经济”发扬光大,世界500强的企业里,给女人脸蛋服务的就好几家。

爱美,是女人进化到任何时候都改不了的一个习性。

明朝早期

大脚马皇后。马皇后是朱元璋的原配,算是个草莽皇后。这个和尚出身的皇帝,虽然缺点一大堆,但他看来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例如马皇后的大脚,在一片小脚中,那就是一种健康美。“世上从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这是对朱元璋最大的总结。

现在流行一句话“我们通常夸一个女人漂亮;如果她不漂亮,我们可以夸她很有气质;如果她既不漂亮也没气质,我们可以夸她很善良。”但是如果我们碰上如同马皇后这样既不漂亮,也无气质,看上去也不善良的女人时怎么办呢?可以学学老朱:“你看上去很健康!”

女人无论进化到哪一步,几句奉承话,就像阳光空气一样,是她们必需的。

抗战时期

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一直被蒋介石软禁了数十年,他还是蒋介石的拜把子兄弟呐,如果不是宋美龄力保,张学良说不定就…… 这样看来,哥们义气还不如咱们“红颜知己”来得可靠呢!

90年代末

宝贝横空出世,作家宝贝,足球宝贝,篮球宝贝。女人进化到这个时候,居然(终于?)进化成了宝贝。

2003年

《吉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正式实施,其中第30条第2款规定:达到法定婚龄决定终身不再结婚并无子女的妇女,可以采取合法的医学辅助生育手段生育一个子女。“自此,只要你愿意,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全部的意义就只是个带”Y“染色体的细胞而已了。

听说在克隆技术里,这个“Y”也不需要了!

2004年

美男作家开始服务了;女人嗑起了自己的“伟姐”了;妮可·基德曼离开“靓汤”后更红了;争当各地的第一人造,不再为“悦己者”而是“悦己”容了;女人开始比男人忙了!

2005年

四大网络经典女人,以木子美为首的一帮狂女在网络的浪潮中兴风作浪,掀起了不小的风波,让大家的审美观点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君不见,长江后浪推了前浪,前浪死在了沙滩上。那些女老作家们如冰心,杨绛等不得不佩服她们的勇气可嘉敢为天下先,用身体居然也可以写文章。

社会在进步,历史在延续,我们的宽容意识也应该提升啊。

无极vs.馒头:大众传播功能主义学的解读

这是本人本学期大众传播课程的学期报告,已发表在4月号的“国际新闻界”之上。发表文字有删节,这里是全部内容。

摘要(Abstract)

本文从大众传播的功能主义学派的视角,对所谓网络短片“一场馒头引发的血案”侵权电影“无极”一案进行解读,并就网络传播的功能主义提出了自己的假设。

关键字:功能主义 平衡 编码 解码 短暂但愉快的休息 议程 解构 网络传播

研究缘起(Case Background)

2006年年初中国大陆闹得沸沸扬扬的陈凯歌诉胡戈侵权一案,各类传媒(报纸、杂志、电视、网络)上议论纷纷。以“陈凯歌”和“胡戈”为关键词组合,在google.com上能够获得近19万条搜索结果。其中学术视角均从“合理使用原则”(fair use)出发,以“侵权与否”作为论述主题。而本文将以大众传播学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功能主义学派(Functionalism Approach)为理论框架,从另一个角度剖析这起“无极对决馒头”的案例。

短剧“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以下均略称馒头)全长20分钟,其中部分画面(合计9分钟)从电影“无极”(该电影于2005年12月中旬于大陆各地首映)中截取,并以央视一台法制节目的形式进行展开。通过画面的重新组合和配音,用较为搞笑的方式完成了整部作品。2005年12月31日,作者胡戈将这个作品作为新年礼物上传至自己的论坛中,进而在短短几天时间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席卷互联网各大论坛与视频网站,被大众争相下载,广为传播,成了2006年初互联网第一流行符号。相对于此,无极导演陈凯歌显示出了极大的愤怒,“于2月12日表示将起诉胡戈,并以激动的口吻声称:人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陈凯歌飞抵柏林 称已起诉馒头血案,新浪网,2006.2.12)

单纯从版权角度而言,馒头对无极的侵权嫌疑甚大。全国政协委员、前国家版权局副局长、现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沈仁干就认为馒头的确侵犯了无极作者的权利。(全国政协委员称“馒头血案”侵权 欣赏胡戈才气,京华时报,2006.3.5)。但是,媒体报道中,有70%的报道支持胡戈(同上);在搜狐网发起的“投票:为凯歌辩护VS支持胡戈”中,2万5千余网络投票中超过90%支持胡戈(投票:为凯歌辩护VS支持胡戈,搜狐网,2006.2.16)。显然,公众的舆论有一边倒的倾向。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感情对法理的冲突。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之大的冲突呢?本文谨就利用功能主义的理论框架,试图找到解析这一有趣现象的痕迹。

理论回顾(Theories Review)

功能主义,强调的是“整体”(Holistic)的社会系统。它将社会看成是一个可以协调、融合的系统,理论视角侧重于维持平衡和社会秩序之上。它可以被视为一种用社会需求来解释周期性、制度化活动的一般社会学理论(Robert K. Merton,1949)。功能理论最初来源于A. Comte创立的社会学,并经过Herbert Spencer、Durkheim E.的进一步发展而确立。而大众传播的功能主义学派则应视T. Parsons为先行者。这位美国社会学家为了更好地对社会系统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创立了结构功能理论。这个将功能观念当作相对稳定和谐的诸社会子系统之间的一种环节的理论,在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成为一种主流的社会理论,为传播研究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在诸多学者的努力下,逐渐形成大众传播研究中的重要一支:以功能主义为视角进行大众传播研究和其与社会系统关系研究的学派。

功能主义的基本假设(basic assumption)是社会的所有方面,包括制度、规范、角色都是为一个目的服务的,而且对于社会的长期存在是必不可少的。它将社会视为一个有机体(system with boundaries),而上述的这些方面,构成了整个系统的若干互相作用的子系统(interdependent sub-system)。为了使得整个系统,即社会,获得良好的运转,所有子系统必须有效地发挥功能,为体系的平衡(homeostasis)做出贡献。当某个子系统发挥的功能失调后,将引起系统失衡,从而引发其它部分发生变化,甚至会改变整个体系,形成新的平衡。在这样一个基本假设上,功能主义学派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大众传播(Mass Communication)的功能是什么?换言之,因何而存在?

功能主义学派认为大众传播在社会系统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对于大众传播这一社会必不可少的功能而言,功能主义学派从其对社会的作用效果进行正功能(Function)或者负功能(Dysfunction)的阐述。

Harold. D. Lasswell在其著作《传播在社会中的结构和功能》中认为大众传播有三种功能,分别是监视环境(及时了解和把握内外环境的变化,以适应此变化,保证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协调社会(联络、沟通和协调各种社会关系)以及文化传承(保证社会遗传代代相传)(E. M. Rogers,2003)。这三个功能主要是从政治学角度着眼的;Charles R. Wright又从社会学的角度,进行了一些修正,并为其补充了“娱乐”功能。(Charles R. Wright, 1986),即:环境监视功能(Surveillance,在特定社会的内外部收集和传达信息,包括警戒外来威胁和满足社会的常规性活动的信息需要);解释与规定功能(Correlation,传达信息并非单纯告知,常伴随对事件的解释,并提示人们该采取什么行为反应);社会化功能(Socialization,在传播知识、价值及行为规范方面的重要作用);提供娱乐(Entertainment,满族人们的精神生活需要)。

Wibure L. Schramm提出了他的综合功能说,包括监视,协调,社会遗产、法律、习俗的传递的政治功能;搜集信息,解释信息,制定经济政策,活跃和管理市场,开创经济行为的经济功能;关于社会规范、作用的信息,接受或拒绝,协调公众的了解和意愿,行使社会控制,向社会新成员传递社会规范和作用的规定,娱乐并附带地学习和社会化的一般社会功能。(Wibure L. Schramm,1984)

Paul F. Lazarsfel和Robert K. Merton做了更进一步的功能研究。他们第一次研究并指出了传播的负功能(Dysfunction)的问题,对传播功能进行了分析,把它及其与社会的互动关系研究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对于传播的功能划分为三种:社会地位赋予功能(事物通过大众传媒的广泛报道就会获得很高的知名度和社会地位)和社会规范强制功能(传媒将偏离社会规范和公共道德的行为公开,造成强大的社会压力,从而强制遵守社会规范)被称为正功能;而麻醉作用(沉溺于媒介提供的表层信息和通俗娱乐,失去社会行动力)则被称为功能失调(Stanley J. Baran, Dennis K. Davis, 2003)。

个案背景(Case Background)

在馒头涉嫌侵权无极案中,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大众媒体发挥着不同的功能。无极,作为一部电影,本身就是一个大众传播媒介,其本身的热映是一个媒介议程(Agenda);馒头,一个视频短剧,经过互联网的广泛传播,也称为一个大众传播媒介。而由此引起的闹得不可开交的陈凯歌诉胡戈的新闻,更是一起足够吸引大众眼球的公众议程。

无极是一部商业电影。著名导演陈凯歌历时三年号称投资四千万万美金制作的一部“大片”。商业电影的主要功用集中在“娱乐”上。一部制作良好的商业电影无疑能为大众提供正功能的功效:短暂但愉快的休息(R
espite)。无极的商业成绩是骄人的,“截至到12月26日,该片已经取得1.35亿的票房成绩”(信息时报,2005.12.27)。但它的大众传播功能却显然是个负值,在一次于北京的影院现场小型调查(100名观众),“发现56%的观众不喜欢无极,32%的观众回答说看了没感觉,觉得电影很一般,只有12%的观众喜欢这部电影”(北京竞报,2005.12.23)。

无极的导演陈凯歌,试图通过无极这个电影的编码(Encoding),向大众传递着这样的价值观:性格和命运的不可分割性以及至上的爱情。借助片中的那个预言一切的满神,似乎在告诉大众,拼命反抗、一生忙碌,但发现每一次向命运的抗争实际上都是向着命运的深渊更走进了一步。片尾的结局是一个悲剧,但又隐隐昭显出爱情使得这个命运发生了改变。无极采用了一种西方的叙事模式(Narrate)。在西方电影里看到诸如儿时一次噩梦般的记忆成为一生永远的伤疤,甚至导致性格与命运的转变这种极端化的叙事方式试图说明命运的偶然性,性格与命运的关系。无极中那个馒头无疑是承载着这样一种价值观的编码道具。而大量出现的海棠花,仿若《幻城》(郭敬明,2003)里的樱花,代表一种美好,一种温暖,一种值得追求然而又会让人陷入命运囹圄的东西。

但这个电影不为大众所喜欢的编剧和情节处理的编码方式,却使得这个传播遭到了一定的失败。伴随着票房的一次又一次刷出新高,大众的不满情绪也越来越强烈。市场上也开始传言无极无法登陆各类影展。“在2005年4月23日,香港明报周刊刊登了一则题为‘评审看罢不喜欢无极 无缘参展康城’的报道。其主要内容为:‘据知,康城一班评审看完<无极>后,因为不喜欢电影的内容,所以未能成为参展作品。’ 无极投资人因此一纸诉状告到法院,12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定,香港《明报周刊》须就此文严重失实的内容,向无极投资人、摄制单位中影集团和盛凯公司公开赔礼道歉。”(中国新闻网,2005.12.17)

到了2006年1月,居住上海的32岁武汉青年、自由音乐人胡戈因为个人“乐趣”,运用剪辑、粘连、插播等视频音频技术,并套用央视法制报道节目播出方式,对无极进行改编,制作了一部搞笑版《无极》——长约20分钟的网络视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整部作品利用互联网的娱乐精神,抓住无极中的剧情漏洞,穿插大量的插科打诨、无厘头笑话、RAP和搞笑广告,电影中诸角色的声音尤其模仿得惟妙惟肖,令人喷饭。它将无极这个魔幻故事重新解码(Decoding)再编码(Encoding)后,放进了一桩惊天血案当中,其中,那个原本虚拟的城池变成了某娱乐城,陈红扮演的满神变成了谈判专家,张柏芝变成了模特,大将军成了城管小队长……整个完全虚拟的栏目从案发现场、破案、审判到最终行刑,案情复杂而曲折。片中还不时出现射雕英雄传主题曲、月亮惹的祸及灰姑娘等作为背景音乐。另外,短片还穿插了荒诞广告,如“逃命牌运动鞋”、“满神牌啫喱水”。短片在胡戈的个人网站推出后,即被大小网站、论坛、博客(Blog)迅速复制、下载,传播速度之快、波及范围之广前所未有。几乎所有看过《馒头》的网友都说《馒头》非常搞笑,真是有趣极了。而不少看过电影《无极》的人居然说:馒头太好了,无极太无聊了,真是“无聊之极”。以至于有网友感叹:“《无极》花了3亿人民币,到头来只是成全了一个胡戈”。几乎一夜间,胡戈在网络世界中迅速走红,人气剧升,成为极受网民欢迎的“才子”。

2月12日,陈凯歌正式对媒体宣称:“我们已经起诉他了,我们一定要起诉而且就这一问题要解决到底。”说完这句,又觉得意犹未尽:“我觉得人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陈凯歌站出来公开表态后,一时舆论哗然。胡戈先是对媒体表达了“不安”,说自己纯粹是自娱自乐,没有故意“恶搞”《无极》,希望作为“大人物”的陈凯歌不要真的追究自己这样一个“草根”人物。继而广大网友在网上发贴声援胡戈,2月13日,网上爆起万人大签名活动,声援胡戈。很多网友说,如果胡戈官司打输了,倾家荡产了,那么他们会在网上为胡戈募捐。(南京晨报,2006.12.13)随着“馒头”的不断升温,2月15日,国家版权局这样的政府高层居然也召开新闻发布会,表达了对“馒头事件”的关注,认为是否认定侵权最终应由法院说了算。几乎同时,胡戈又通过媒体向陈凯歌“道歉”,但坚决否认“侵权”,“否则愿与陈凯歌将官司打到底。”(华晨时报,2006.12.13)

个案研究(Case Study)

无论这个个案的最终审理结果如何,当下的舆论明显是支持胡戈的,虽然有一些版权法学者表明胡戈的确侵犯了无极的版权。公众在这一事件中所体现出的感情,很难用法学的眼光来审视。但是,利用功能主义的一些理论,却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公众对胡戈的支持有着功能主义的理论基础。

21世纪以来,中国的电影界向着大投入大制作大回报的所谓好莱坞路线发展,先后有“英雄”(3000万美元)、“十面埋伏”(2.9亿人民币)、“无极”(4000万美元),即使像“茉莉花开”、“孔雀”这样的艺术电影投资也超过了1000万人民币。大制作的电影生产模式必然要求高回报,电影票售价也水涨船高。2004年上映的英雄在北京、上海等地的零售票不低于35元,同样是2004年的十面埋伏票价50元(值得注意的是,同时上映的美国大片“指环王”也是50元,片长3小时,而十面埋伏为112分钟)。而2005年年底的无极,全国统一票价60元,在上海永华影城更标出了1888元的首映天价票。而为了保证大投入能够产生大产出,高价影票发售顺利,电影生产商想尽了一切办法为票房护航,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宣传攻势。以无极为例,2004年年初,就开始了第一轮的宣传攻势,当时的上海新闻午报刊登了如下的文字:

剧本目前还是绝对保密,剧组甚至规定演员不得将剧本带走。而猜测中,有说这是一部中国的《指环王》、是绝无仅有的鬼怪灵异片,也有说它是一部《封神榜》式的神话片。据剧组透露,《无极》模糊了时代背景,只剩下历史中的人物,张柏芝扮演的王妃、张东健扮演的昆仑奴和刘烨扮演的鬼郎将上演一出关于承诺和背叛、家国与爱情的史诗。(新闻午报,2004.3.15)

但正如前文所引的那个调查,事实表明,大众对于这样一种强力营销和说服传播的厌倦以及对无极如此高的票价却带来这样一种内容的失望情绪。(无极首映日2115万元创下当年所有中外影片首映票房新高的高票房只能说明强力营销的首映作用,却无法证明大众对这个影片的喜爱与否)。对于大众传媒不厌其烦地关于无极电影的推荐式的信息轰炸以及无极本身这个大众媒介而言,其功能无疑是负效应的。可以说,在馒头并未出现之前,媒体所设置的无极的议程虽然也成为了公众议程,但整体是负相关的(Negative)。

被强力营销下“劝服”(Persuade)到电影院里看无极的人很多很失望,根据中国劳动人事网的数字表明,以排名最高的深圳为例,2004年全年人均月工资不过2660元(中国劳动人事网,2005.12.1),去承担60元的一场120分钟的电
影,不能称为一种低消费。而这类较高的消费的结果却是“感觉有上当的嫌疑”,他们必然会寻求一种解决之道来获取一种心理安慰,馒头,便在这个时候应运而生了。

馒头的编码作风是娱乐化的,以搞笑为主。大众在无极那里获得的不满在馒头这里却得到了一声发自肺腑的哈哈大笑。馒头之类所谓的“恶搞”在舆论上获得同情,恰恰说明了一个现象,那就是人们对主流文化的怀疑和厌恶,对强加于自己身上的东西之无奈,公众一年只能看到几部国产电影,没有任何选择,对主流文化中的虚假、恶俗感到无奈,但是,人们没有话语权,这种无奈的结果就是他们只能用解构(Deconstruct)的方式去“糟蹋”建构(Construct)好的东西。而馒头,恰恰是一种新的的解构艺术。这个视频文件在网络和传统媒体上的反应,它让人们感到兴奋,甚至让人们感到解气。因为当一个人看了《无极》,不管是捧它还是扁它都已无任何意义,那些话都无法改变事实,而对于更多没有话语权的人来说,馒头无疑为他们出了一口不平之气,也通过娱乐,为社会重新带来了一种“正”的功能,完成了本来应该由无极完成但却失败的“短暂而愉快的休息”(Respite)。

互联网(Internet)作为一个新的大众传播媒介,在这起事件中,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从功能主义学派的视角来看,馒头对决无极已经成为了一个大众议程,而这个议程,将大量对于无极不满的受众再一次地聚集整合起来,加强了社会凝聚力(Increase social cohesion),将受众对于“绣花枕头”式的强力营销+无聊内容的不满变成了有序的集中的社会共识(Common Sense),也警告了后来的电影制作者,不得不小心审视自己的制作方式和手段。无论从功能主义诸理论的三个或者四个维度(Dimension)来看,都很好地抵消了无极带来的功能不佳。

然而,这个议程,却并非传统议程设置理论所声称的,主角是媒体工作者。这个议程的设置,恰恰来源于草根,精英阶层们(Elite),在这起事件中,是跟随的。可以做这样一个假设,如果没有互联网,这起事件会发生吗?估计馒头也就是在胡戈及其朋友的小圈子中流传而已,而远远不能成为今天这样一种公众议程。

进一步研究和假设(Hypothesis)

大众传播理论中的大众(Mass)视同于受众,例如芝加哥学派代表人物之一H. Blumer,就将受众(Audience)这一新型集合体的形成,视为现代社会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并称之为“大众”,以此与群体、群集和公众区别开来。事实上,大众或受众的形成,是工业化(Industrialization)和都市化(Urbanization)的共同结果,受人们识字能力提高、交通运输发达、信息传播普及、社会集中化程度等因素影响,大众传播的受众,不仅人数众多、分布广泛、层次参差、互不知晓,而且缺乏自我认同意识,也没有任何组织性,不为自己行动,却受外部力量的驱使。由此观之,用典型的大众社会论观点说,“大众传播的受众无疑就是大众本身,受众具备着大众的一切特点”(郭庆光,1999)。

在这个理论框架下的大众受众,常常被视为一群“乌合之众”,在大众传播中,他们处于单向的、非人格传播的接收端,是任人操纵的群氓。早期传播效果理论“魔弹论”(Magic Bullet)便是这样做注解的。此后, “作为群体的受众”和“顽固的受众”等受众观出现,更明显的趋势是,随着大众传媒向产业经营方向发展,将大众受众视为市场、视为消费者的媒体经济学也日益发达。在这种观念下,传播者与受众之间的关系被简化为一种“计算”关系,一种买卖关系,大众受众成为媒介资本和广告商(广告主)的“打工仔”。一如电影和观众的关系最后被总结为两个字:票房。

对于互联网这一互动式传媒的出现,Bordewijk and van Kaam的训示式受众型态(Bordewijk & Van Kaam,1986)率先被改变了。McQuail D.进一步认为,基于计算机和网络系统的互动(或交互)技术的出现,明显强化了受众介入、反馈、选择、接近和使用媒介的能力,为受众提供了在更大范围内参与传播和进行交流的可能性,尤其是咨询型和对话型受众的出现,意味着受众主动性的恢复和增强。但是,他也表示,交互性本身的潜在吸引力有多大,或者说是否有足够多的需求支撑互动网络的运转,仍然是非常不确定的。它虽然动摇了以往的受众经验,使受众经验多样化,但它仍然不是传统上人们所熟悉的“观看式”大众媒介的替代物。(McQuail D.,1997)。

然而,馒头这个小小的案子却提出了这样一个新的命题:在网络传播走到今天所谓的web2.0概念之下,这种交互性的潜在吸引力已经变得更为巨大。馒头案还没有定论,更多的馒头已经在网络和生活中出现。目前,网络歌曲“吉祥馒头”是把无极、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和“吉祥三宝”(央视2006年春节晚会歌曲)结合一起来重新解构,而苏州两个天堂创意公司已将“胡戈馒头”注册为商标,并授权给了一家中餐馆,“胡戈馒头”随后将在苏州和无锡正式出笼。更为有趣的是,两个天堂公司为馒头所创作的广告语居然是“馒头不能好吃到这个地步”!

昔日的大众传播,在Gerhard Maletzke的定义下,必须具有四大特征:公开的(受众不为人际交往范围所囿)、利用科技发送手段、间接的(在发送者与受众之间存在时间空间距离)和单向的(在发送者与受众之间不发生角色互换)。

互联网出现后,互动性根本上改变了大众传播的单向性,冲击着已有的把关人理论、议程设置理论。Web2.0的浪潮更扩大了普通受众在网络传播中的话语权。在这一次馒头事件中,我们看到,草根受众这一次掌握了主动权。21世纪的网络传播,是否真得会在普遍意义上让受众取得这样的权利:internet,将成为一种个人的生产工具?

Reference

1、 新浪娱乐,“陈凯歌飞抵柏林 称已起诉《馒头血案》”,新浪网,2006.2.12,from http://ent.sina.com.cn/m/c/2006-02-12/1006983219.html
2、 “全国政协委员称馒头血案侵权 欣赏胡戈才气”,京华时报,2006.3.5
3、 搜狐IT,“投票:为凯歌辩护VS支持胡戈”,搜狐网,2006.2.16,from http://it.sohu.com/20060216/n241853219.shtml
4、 Robert K. Merton, Pattern of influence: interpersonal influence and communication behavior in a community, in Paul F. Lazarsfeld and Robert K. Merton (ed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1948-49, N.T.: Harper
5、 Everett M. Rogers,殷晓蓉译,传播学史-一种传记式的方法,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
6、 Charles R. Wright, Mass Communication: A Sociological Perspective, 3rd ed. N.Y.: Random House, 1986
7、 Wilbur L. Schramm,William Porter,周亮等译,传播学概论,新华出版社,1984
8、 Stanley J. Baran, Dennis K. Davis,大众传播理论(英文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
9、 谭争劼,无极圣诞周再抢三千万 两周劲收1.3亿,信息时报,2005.12.27
10、 无极赢了票房丢了口碑,北京竞报,2005.12.23
11、 无极赢了票房赢官司 港报被判侵权必须道歉,中国新闻网,2005.12.17,from http://www.chinanews.co
m.cn//news/2005/2005-12-17/8/666454.shtml

12、 胡戈被骂无耻很委屈 网友力挺将组织网络募捐,南京晨报,2005.12.13
13、 丛治国,苏洪杰,陈凯歌一怒为“馒头” 恶搞者胡戈:只是为好玩,华晨时报,2005.12.13
14、 《无极》:陈凯歌梦想中的中国《指环王》,新闻午报,2004.3.15
15、 2004年各主要城市年平均工资,中国劳动人事网,2005.12.1,from http://www.cn12333.com/writ_view.asp?id=1086
16、 郭庆光,传播学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11月
17、 McQuail D.,Audience Analysis,SAGE Publications, 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