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异化

我自己很明白自己对网络的依赖,但我绝对没有想到,我是如此得依赖。

我的BENQ在一次意外事件后不得不送去修理,终于在10月的某一天修好了。我极其兴奋地从上海把这台2.8G/768M内存的BENQ提回了香港的宿舍,把原来一直用的那台IBM搁到了老爸家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BENQ居然上不了网!

连续几天,电脑一直处在断断续续的上网状态,MSN不断告诉我你的“默认网关处于脱机状态”。我浸淫电脑那么多年,碰到的却是这么一个从未听说的问题。默认网关?脱机状态?

天,我几乎快晕过去。

周日,重装,调试,摆弄到凌晨5点,依然不果。于是周一上午我旷课睡觉。

下午,继续不断搜寻原因,最后无奈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的网卡或许有问题?

晚上我依然有课,但我根本无法遏制心中的冲动。我发疯了一样地冲出宿舍,想都没想就窜上一辆出租(要知道,香港的出租可是200米1.5元,过海还要缴纳隧道费,我来香港几乎没怎么坐过),直奔湾仔电脑城,疯狂地买下两块网卡,外加一块40G移动硬盘,我需要使用通常的发泄程序:花钱!

插上了网卡,居然,依然不能上网!再插上一块,还是不行!!

我恨不得把BENQ砸掉,然后当夜打的去我老爸那里(天,估计要200块)把IBM取回。不过,实在晚了点。总算在极度癫狂的状态下,保持了一份理智。

NTT的网络环境实在非常奇怪。就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现在,居然一切正常了?

我终于知道,当我无法上网的时候,我,几乎,就是一个废人。

乱扯:草根的归宿必定是精英

罗林志 寻梦中关村,含梦遗情书。

(好牛的一篇文章!)

当博客们揭竿而起,啸聚山林,没有人不被其精神所感动。浩浩商商,互联网朝歌上下,无不惊骇。往来之间,不乏精英的草根。当浓烈的精英意识照耀着喷薄的互联网时,是啸聚众首,进行了一场反招安运动的时候了,忽然有一天草根也成了精英。

如果按照Keso的逻辑,只要写Blog就算落草上梁山,有人以安替非常看重回复作为精英向草根的转变有力证据,那么,二者都只是证明了一个社会人,在互联网中用了一个替身ID,作为自己言论的对象,以Blog作为自己的喉舌,但是,他们首先已经承认了这是精英落寇,事实上,他们依然是精英——相对某一行业来说。杨利伟能够在空中潇洒走一回还被13亿老百姓观赏,他是航天业界的精英了吧,赶明儿谁找他来Blog了,是不是他就草根了?即使他属于这个长长的尾巴的“大名鼎鼎”的草根,是不是就可以否认掉他在航天事业中的精英角色?而杨利伟余华等精英的参与,正好说明了精英对草根的分量侵占;而对余华张海迪等的热捧,我想,Keso是不能怪罪这些“可以跟任何媒体圈相抗衡的数字”的读者的,他们其实更是媒体圈的读者;换句话说,他们的数字也是可以和任何IT圈相抗衡的。郭敬明的Blog人气现在很火——和他的书一样,我敢肯定的是在DoNews哪怕上了首页,必定鲜有过高的访问量;Keso的文章上了某些BSP首页,回复也会有他自己Blog里回复的多;只能说明,读者更多是从媒体上走来,而Keso其实是一个正牌的精英。不同的是,郭敬明从传媒走来,Keso从草根走来。

那么,我们用什么来评判谁是草根,谁又是精英?

吕欣欣号称互联网绝对的草根,但是,却被圈子的人认为是精英,没有人认为他是草根。这是吕欣欣的不幸,还是Blog的幸运?

有一天人民日报的社长Blog了,但是,圈子的人一定不会觉得他是草根,都会为他的头衔以及这个头衔背后蕴涵的智慧所吸引,都会争着读他的Blog,关心他的商业运作,也关心他的吃喝,关心他的饭局,关心他的天天移动……这是草根的追求,还是精英的胜利?

Keso说,“互联网正在把影响力赋予那些以前不具有影响力的人”,那么,这些人为什么要拿互联网的话语权呢?因为现实中无法言语的压抑?还是通过另外一种形式,找到表达的可能,然后,成为某一话语权的影响者?这是不是在向精英致敬?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精英”。我估计这是化用一句谚语。我愿意借用来说明自己的论点。没有人会说“我是自己的草根”,而愿意说“我是自己的精英”;有人愿意说“我是我的将军”,而不会说“我是自己的士兵”,或者“我只愿意做自己的士兵”。向精英靠拢,是一种趋势,不管有没有人愿意承认。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精英的“精子”。精英是草根心里的一颗精子,什么时候可以和Blog交配产出Blog之子来,我靠,很难说,但是耕耘必定会有收获。

成为精英没有什么可怕的。精英也行“草根”之实,也为互联网增加了一根又一根毛,这些都不矛盾。不能认为一位名家在Blog上写自己今天看了一个A片,就觉得他人品有问题,得开除出草根的阵营,或者精英们群起攻之排挤出精英的权利圈。吃了满汉全席,回头吃北京最大的自发连锁店——成都小吃,也是一种乐趣。在精英和草根之间,或许是一种互补,但是,草根的最终归宿,必然是精英。

当很多人打着“草根”的旗帜,却行着“精英”之实或者被奉为精英时,原来这个世界其实不存在真正的精英,也没有绝对的草根,草根多了,并且身背着草根寻找精英的多了,于是,精英就出来了。如果一定要从社会历史里寻找,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痕迹,我笑陈吴,陈吴本草根;我弃项楚,楚王空余气盖世;我鄙宋江,梁山原本非草场;我哭三民,三民之中本无尔等。

如果成不了精英,或者干脆不承认有精英,草根们也会亲手制造一个精英出来,顶礼膜拜着,指马为鹿,说那是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