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饭局当代史(转帖)

此文是我的好友王丫米小姐所写,在一个月前她传我看时我就想贴在自己的博客上,考虑到此文是媒体供稿,一直等到《上海壹周》刊发出来的今天。这篇文章很有些意思。文笔也很好,和诸君共享。

微博(以及各种移动应用和移动设备)并没有填充我们的碎片化时间,而是把我们的时间碎片化了。

—— 正文的分割线 ——

4720b051dafc794b377abe11 20世纪初,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电视、广播、报刊等各类媒体的营养指数逐年下降,已经无法满足智商指数日渐提高的人群。此时,饭局成了挽救人类文明的重要工具。在暮色渐沉的傍晚,人们从各个写字楼里鱼贯而出,通过出租、小汽车、地铁等交通工具,汇集到灯火通明的餐厅,在一张圆桌前,兴奋的轮番输出他们的知识储备。从罗马帝国灭亡的真正原因到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生活细节,从生物化学的未来到奢侈品采购行业内幕。每一次饭局都让参与者的内涵和知识素养得到充分的提高。饭局结束后,人们回到家里,会阅读大量书籍充电,以便在下次饭局中输出新鲜和优质的内容。

人类文明提升的速度之快,惊动了太阳系的外星生物们。为了保持宇宙的智商优越感,潜伏在地球的外星卧底迅速的发明了facebook、twitter、开心网、微博等病毒。无论是通过上传性感头像、发表观点换取关注来满足人类的虚荣心;还是利用种菜停车等小游戏增加人的虚拟成就感,目的只有一个:让人类远离饭局,永远停留在自恋和消耗时间的状态里。

当病毒在小范围内流传时,饭局上的人们浑然不觉的继续着思维碰撞和知识交换,偶尔提及自己社交网络ID和主页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些社交工具未来对人类文明的毁灭性打击。病毒继续扩散,饭局开始和社交工具发生关联,人们开始在饭局后通过文字或者图片在社交工具上记录和展示饭局上的收获。

没过多久,3G网络的发展打破了手机上网的速度瓶颈,各种社交工具开始被装载到手机上,方便人们随时随地登录。此时,饭局形态开始发生悄然变化。以往落座后自我介绍环节被互问ID取而代之,为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风趣幽默的自我介绍,被“我是XX,加我关注”彻底消灭,话题围绕彼此的ID经营状况随后展开,当有超过一定数量关注者的人出现,人们通常会跟他合影留念,迅速直播到自己的主页上。原本不被人注意的上菜环节,如今变成了郑重拍照留影的仪式。等饭局正式开始后,在社交网络上的见闻成了饭局的主要话题——无论是近期新闻的来龙去脉,还是意见领袖的观点、八卦,或是好玩的图片和有趣的段子,人们积极的交换着对流行热点的所见所闻,并借此产生共鸣。如果有人不识趣的开始讲一些冷门知识或者近期思考的成果,通常换来的都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随后,饭局彻底变成社交病毒工具的延伸,人们争先恐后的在社交网络中展示饭局,在饭局中展示自己的社交网络。在这片巨大的秀场中,热点事件成为人们追逐和谈论的线索,即使是书籍和艺术,也只有成为热点后才能让人们有兴趣阅读和观赏。至此,饭局挽救人类文明的功能彻底丧失,外星生物的阴谋开始得逞。

幸运的是,有一些人识破诡计,组建了“拯救饭局行动队”,开始积极重建饭局生态。如果你遇到封锁了网络信号的餐厅,老板很可能就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员,通过这样的方式强迫人类回归到正常沟通状态。同时他们正在秘密起草饭局公约,至于此公约是否能够顺利执行,关注《剑桥当代饭局史》续集即可,需要注意的是,此书不会在网络上发行,请到《上海壹周》编辑部购买。

已发《上海壹周》,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f0c67a0100zcdh.html

贺宛男:在中国赚钱,到美国消费

这是我老妈的文章,转贴于此

长期以来,我们养成了在境外赚钱境内消费的习惯。早期有侨汇券、外汇券,那些有海外关系的人也是最早富起来的一群;以后有亲属在外的则直接寄来外汇到华侨商店买进口货。去年末,有深圳居民到香港打酱油已经引起了极大轰动,然而,今年春节期间,笔者偕同家人到美国走了一圈,却由衷感叹,我们真应该在中国赚钱,到美国消费!

在美国,很多东西便宜得令人难以置信!笔者虽是女人,但早已过了疯狂购物的年龄,以往每每出去,买回来的东西当时看看不错,之后则束之高阁,因此这次下定决心不买、少买,旅行社安排一次在洛杉矶附近的奥特莱斯购物三小时,我还直嘀咕怕是导游想拿回扣,心想上海也有奥特莱斯啊,谁知二者根本不是一回事。例如,一只Coach包,淮海路上最便宜的也要买到3000多元,笔者买了一只,款式还蛮新的,加税价才120美元;一只CK(Calvin Klein)小包,国内约1000元,那边21美元;一件CK男皮装,国内少说3000-4000元,那边120美元;一杯哈根达斯冰淇淋1美金,一件挺漂亮的女夏装5.99美元,一条相当不错的牛仔裤12.99美元,化妆品、手表之类就更不用说了,笔者粗略算了一下,大概只有中国购买价的1/4到1/5。就算是Made in China,很多在China根本买不到(好东西都出口到国外去了),即使买到了价钱也贵得多。以至于像我这样最讨厌旅游购物的,也觉得这三小时物有所值,时间还不够用。

在美国买东西为什么这么便宜?关键还在税收。在中国,一件进口商品,先要征关税(税率最高可达100%以上),征了关税再以加税价为税基,统一征收17%的增值税,烟酒、化妆品以及大部分名牌商品还要征很高的消费税,此外还有流通环节各种明的、暗的费用,这一连串税费加在一起,价格怎不翻上几倍?至于出口商品,老外本来压价极低,把关又极严,出去的多是好东西,国家还有出口退税,在国内买100元的,退20元税,就只有80元了,例如,茅台酒国内已买到1100多元一瓶,国外折合人民币不过600-700元。

国税总局日前公布的“2010年税收收入增长的结构性分析”就是最好的说明。去年,全国共完成税收收入73202亿元,增速为23%,其中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是大税种中增速最快的,增幅分别高达35.7%和36.6%。去年全年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10487.46亿元,关税2027.45亿元,合计12515亿元,是除国内增值税(21092亿元),企业所得税(12843亿元)之外的第三大税种。而去年一般贸易进口额为7679.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800亿元),5.08亿的进口商品要缴1.25亿的税,算下来税率达25%。另一方面,去年国家出口退税7327亿元,一进一出,我们中国人缴纳的1.25亿元进口税收,倒有一大半补贴给老外了。

做个美国人真是幸福,他们赚得多,买东西却那么便宜,怪不得他们不愿储蓄、宁愿透支也要血拼。血拼过头了怎么办?由全世界人民买单。现在美国50个州有10个州的州政府入不敷出,已濒临破产,包括世界闻名的加州、夏威夷州等,如夏威夷州只有120多万人口,缴上来的税收实在不足以维持本州青少年几近免费的教育费用,以及相当不错的福利待遇。入不敷出濒临破产怎么办?向联邦政府申请补助啊,记住,这可是补助,不要归还的(当然得有一定条件和约束),不是希腊那样向欧盟借款。联邦政府的补助款又从何而来?发国债啊,谁买?中国是第一个冤大头!这就是美国,富足的美国人正是借助包括中国在内的穷人的补助牛起来的。是的,以GDP总值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人均不足4000美元,而人家老美人均已超过4万美元。最近有消息说,奥巴马向国会提交了总额3.7万亿美元的下一财年预算案,中国财长谢旭人说,2011年财政预算为88910亿元,加上9000亿元赤字,财政支出97910亿元(折合1.48万亿美元),人均收入不足美国1/10的中国,财政支出相当于美国的40%(1.48万亿/3.7万亿),还不包括各种预算外收入和预算外支出。中国老百姓的税负还不够重,所谓经济转型,结构调整,拉动内需又从何着手,由谁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