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八股的事儿

八股,是一个被批判了很多年的词,到今天成为一种刻板、扼杀创新的代名词。但事实上,八股有八股的道理,而且八股其实并不是坏事。

所谓八股文,就是要求文章有一定的格式。八股文说到底是一种竞争性考试,如果没有一定的格式,评分就会很麻烦。张三大人觉得你的文章好,李四大人未必觉着好。如果张三大人名气比李四大人响,公认更加有功力,那也就罢了。但如果张李大人半斤八两怎么办?写文章和评判文章本来就是个很主观性的活,如果再没点规矩,那可就真没方圆了。

有人说八股格式味道太强,扼杀多少多少创新,这种言论其实很有问题。唐诗宋词,哪个不讲究格律?不照样传下来多少奇妙篇章。可见,至少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八股格式,并不见得会扼杀创新。

八股的问题不在于八股本身,而在于命题。在四书五经里寻章摘句,还有一大把需要的避讳,故而题目本身就是僵化的,自然做不出好文章来。批八股,在我看来,是批错了的。

今天学术界也有八股。正儿八经要写篇论文,得遵循一定的格式。而这个格式,我以为,是颇有道理的。

起手先要写“研究缘起”,也就是要写明白,你为何要搞这个研究。这就是研究的目的性。目的交代不清,整个研究就缺乏“合法性”,整一篇几万字的论文,你到底为了啥?你不能在上面大书:我就是为评职称吧!

然后是“文献回顾”,文献回顾又被称为“合法的抄书”,它的基本理念是这样的:你得找找前人的东西,看看人家关于你所感兴趣的研究对象是怎么说的。文献回顾是为了避免你搞了几万字的东西,结果早就有人说过了。这不符合搞研究要创新的目的。但是,任何研究,也不能凭空冒出来,你得站在巨人肩膀上,知识本身是有一个传承的。

等你文献回顾完了,你发现有那么几个问题,你回顾了半天,没有人提及。看来这是一块处女地,值得去捣鼓一下,这就是“研究问题”,罗列你的研究问题:你究竟想做什么研究?有了文献回顾在前头,你这个研究问题就比较有独创性了。

问题做好了以后,要做方法了。你是打算蒸呢还是炒呢?方法论很重要,对于学术而言,有时候结果倒没有方法来得重要:因为有可能你结果是蒙的。对于不同的问题,有不同的方法。有个学生曾经问过我,什么时候用调研(survey),什么时候用访谈(interview),我说了一句:事实判断用调研,价值判断用访谈。不算严格的区分,但大致上是成立的。

前面这些其实全是“八股”,但都是必要的铺垫。没有这些东西,没头没脑地就开始写学术文章,是有问题的。浙大的李红涛老师在微博上这么说

今天上午帮一位研究生修改申请香港的research proposal。想起我们读博士的时候,被殴或者殴别人时常常抛出的三个问题:第一,你的研究问题是啥(what is your research question)?第二,有啥新东西(anything new)?第三,又咋着呢(so what)?

铺垫做好了,这三个问题就很容易回答。铺垫没做好,文章写得再灿烂也没用。因为这三个问题,是研究的本质问题。

不过,这么搞研究,的确很累。所以,我很少写学术论文,自知不能胡乱造次。但如果你真要搞点研究,一定的学术规范是必须的。八股也好,规范也好,本身自有其道理所在。不要写得让人批评了,要埋怨格式禁锢了自己。人要明白的一点是:别把自己当不世出的天才。

到底是谁傲慢?

a8bed2583470e8cf810a183e 我这人很少看电视(但谈不上从来不看),故而我其实是不知道李小萌何许人也的。查了查百度百科,才晓得原来是个主要工作于新闻领域的央视主持人。

左图是这位主持人今天的微博,点击后可看大图。抛开一些修饰的词,这件事大致就应该是这样的:

李小萌进了头等舱—>自己的位置被某男人的大衣占了(经网友指正,是被该男人占了,不是大衣)——>李小萌请空乘交涉未果——>李小萌未用语言直接交涉——>该男士问“想靠窗还是怎么着?”——>李小萌允许了该男士继续占用该座位——>最后发现此男为某省长。

这条微博的核心关键词是:喏喏、傲慢。空乘喏喏,看来确有其事,至少没帮我们的主持人去和省长交涉。但省长傲慢,恐怕是主持人一家之言。什么叫傲慢呢?究竟是这位男士真的傲慢?还是李小萌觉得他对她是傲慢的?

这个事儿很不好说,我们只好用常理去推。

中国的官儿(其实也包括国外的),小官傲慢是常见现象,但大官很多并不傲慢(至少面上功夫是可以的)。先不论他的能力如何,性格如何,但能克制通常都会克制。做到一定级别的官,也就意味着官场混了很多年,这点养气功夫还没有,还做什么高官?

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些高官有傲慢之态,但一般都是对着已知对象。很大的一种可能是,机舱里的这位高官并不认识李大主持人,在不认识的情况下,我们的省长先生应该不会太过傲慢:你想啊,一个美女进了头等舱,我不得不留个心眼,万一她和谁谁谁有些关系呢?宦海还真得就深似海,这些官儿们,能不明白这个?

这个事儿在我看来是,我们的主持人自己有点挂不住,或者说小题大做了。对于陌生人,很多人并不会笑脸相迎,很冷淡地看你一眼,人之常情。这个事儿最大的point就是:身为省部级高官,居然没认出我们的CCTV大主持人来,而且还是一大美女主持人。

当别人冷眼相对时,李小萌就解读为“傲慢”,咳,我还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傲慢一些?

要是我再丫丫叉叉说开去的话,央视一级的主持人,嘿嘿……了解一点电视圈的人都知道,这个位置,该怎么坐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