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宛男:在中国赚钱,到美国消费

这是我老妈的文章,转贴于此

长期以来,我们养成了在境外赚钱境内消费的习惯。早期有侨汇券、外汇券,那些有海外关系的人也是最早富起来的一群;以后有亲属在外的则直接寄来外汇到华侨商店买进口货。去年末,有深圳居民到香港打酱油已经引起了极大轰动,然而,今年春节期间,笔者偕同家人到美国走了一圈,却由衷感叹,我们真应该在中国赚钱,到美国消费!

在美国,很多东西便宜得令人难以置信!笔者虽是女人,但早已过了疯狂购物的年龄,以往每每出去,买回来的东西当时看看不错,之后则束之高阁,因此这次下定决心不买、少买,旅行社安排一次在洛杉矶附近的奥特莱斯购物三小时,我还直嘀咕怕是导游想拿回扣,心想上海也有奥特莱斯啊,谁知二者根本不是一回事。例如,一只Coach包,淮海路上最便宜的也要买到3000多元,笔者买了一只,款式还蛮新的,加税价才120美元;一只CK(Calvin Klein)小包,国内约1000元,那边21美元;一件CK男皮装,国内少说3000-4000元,那边120美元;一杯哈根达斯冰淇淋1美金,一件挺漂亮的女夏装5.99美元,一条相当不错的牛仔裤12.99美元,化妆品、手表之类就更不用说了,笔者粗略算了一下,大概只有中国购买价的1/4到1/5。就算是Made in China,很多在China根本买不到(好东西都出口到国外去了),即使买到了价钱也贵得多。以至于像我这样最讨厌旅游购物的,也觉得这三小时物有所值,时间还不够用。

在美国买东西为什么这么便宜?关键还在税收。在中国,一件进口商品,先要征关税(税率最高可达100%以上),征了关税再以加税价为税基,统一征收17%的增值税,烟酒、化妆品以及大部分名牌商品还要征很高的消费税,此外还有流通环节各种明的、暗的费用,这一连串税费加在一起,价格怎不翻上几倍?至于出口商品,老外本来压价极低,把关又极严,出去的多是好东西,国家还有出口退税,在国内买100元的,退20元税,就只有80元了,例如,茅台酒国内已买到1100多元一瓶,国外折合人民币不过600-700元。

国税总局日前公布的“2010年税收收入增长的结构性分析”就是最好的说明。去年,全国共完成税收收入73202亿元,增速为23%,其中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是大税种中增速最快的,增幅分别高达35.7%和36.6%。去年全年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10487.46亿元,关税2027.45亿元,合计12515亿元,是除国内增值税(21092亿元),企业所得税(12843亿元)之外的第三大税种。而去年一般贸易进口额为7679.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800亿元),5.08亿的进口商品要缴1.25亿的税,算下来税率达25%。另一方面,去年国家出口退税7327亿元,一进一出,我们中国人缴纳的1.25亿元进口税收,倒有一大半补贴给老外了。

做个美国人真是幸福,他们赚得多,买东西却那么便宜,怪不得他们不愿储蓄、宁愿透支也要血拼。血拼过头了怎么办?由全世界人民买单。现在美国50个州有10个州的州政府入不敷出,已濒临破产,包括世界闻名的加州、夏威夷州等,如夏威夷州只有120多万人口,缴上来的税收实在不足以维持本州青少年几近免费的教育费用,以及相当不错的福利待遇。入不敷出濒临破产怎么办?向联邦政府申请补助啊,记住,这可是补助,不要归还的(当然得有一定条件和约束),不是希腊那样向欧盟借款。联邦政府的补助款又从何而来?发国债啊,谁买?中国是第一个冤大头!这就是美国,富足的美国人正是借助包括中国在内的穷人的补助牛起来的。是的,以GDP总值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人均不足4000美元,而人家老美人均已超过4万美元。最近有消息说,奥巴马向国会提交了总额3.7万亿美元的下一财年预算案,中国财长谢旭人说,2011年财政预算为88910亿元,加上9000亿元赤字,财政支出97910亿元(折合1.48万亿美元),人均收入不足美国1/10的中国,财政支出相当于美国的40%(1.48万亿/3.7万亿),还不包括各种预算外收入和预算外支出。中国老百姓的税负还不够重,所谓经济转型,结构调整,拉动内需又从何着手,由谁给力?

微博适合讨论什么?

有朋友曾问我,似乎看到我不太愿意和人在微博上讨论问题。这不太符合我喜欢和人扯淡的个性。但的确,除了一些寒暄、开玩笑以外,我和人——特别是不太相熟的人——在微博上正儿八经地讨论问题,不太多。

这和我对微博是否适合讨论的观点有关。我并不是说,微博不适合讨论,但我也不认为,微博很适合讨论。关键的问题在于:要讨论什么?

大体上,我把一般人进行讨论的问题分为三种。我的结论可以放在这里:前两种问题适合微博讨论,后一种,不适合,而且不是一般得不适合。

第一种属于简单事实问题。这里可以配备一句中国语境下的俗语: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雪亮就是雪亮在一个简单的事实上,比如曾经在微博上盛传的“金庸死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问题,微博在这种问题上的表现极佳:它有惊人的纠错能力。故而,想要在微博上传一个与简单事实不符的谣言,是非常困难的。

在这种时候的讨论,群体的智商是很高的。虽然中国古代有所谓“指鹿为马”,但在民智较开的今天,你真的想指鹿为马,是相当困难的。

第二种属于所谓的Eureka式问题,中文可以翻译为“找到了!”式的问题,在很多时候,可以视为“脑筋急转弯”式的题目。同样,也可以配备一句中国俗语: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这类问题,在微博上也有很出色的表现。曾经有人出过一些类似的题目,在我的视野中,这些问题被找到正确答案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半天。

再一次,群体的智商又一次显示出了高明的地方。可以这么说,在上述两种类型的讨论中,群体智商,等于这群人中智商最高者。

最后一种,在我看来,其实相当不适合微博来讨论,一般这类问题属于理念性问题,它没有简单的事实,也不存在什么精妙的有正确答案的解决方案。这类问题还有个特征,它对参与者的个人理解以及世界观要求很高,换句话说,很多时候,很多所谓的理念讨论,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场“鸡同鸭讲”。

讨论app store和android market谁更赚钱,是很容易讨论的,因为它极其客观的数字摆在哪里。但你要讨论哪种模式更有前途,那是理念问题,扯上个三天三夜都未必有结果。如果大家长篇大论写点文章来讨论这个,或许能给对方一些启发,即使未必能说服对方。但对于微博这种短小的文体,搞到最后,也就只剩下口号了。

微博还有一个很不好的特点,这和它的版式有关。在BBS里,我们会注意到,如果你想跟帖说点什么,这个输入框在一堆评论之下;但在微博里,输入框在评论之上。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参与讨论者并不看前面的诸多评论。主贴写者限于字数关系,本来就不可能把理念之类的东西写得很明白,如果再不看ta和其他人的讨论以及发挥,后继者匆匆忙忙地跟上一句,经常其实是在重复话题,主贴写者大概也只好再重复一遍了。

我并不是在说讨论的无必要性,讨论的目的有时候未必见得是要说服对方。但微博这种短小的体例并不是最好的载体。而作为一个职业博客写作者,我个人还是更倾向于博客(或者BBS、SNS中的所谓日志)这类可以用来阐述一些稍微复杂一点问题的网络创作格式。微博作为一个单独网络服务形式的力量,在讨论协商领域中,是完全不够的。

故而,微博对我而言,更像是一个信息的引子,比如一些带链接的微博。微博的力量在于传播而不是仅仅那140个字。什么今天这个时代,140个字就足以说明问题之类的话语,本身,不过是一句口号罢了。

—— 网易科技《数字与人》专栏供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