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

说钱(money)之前,先说积分。

在上个世纪,我在一家财经网站供职,每天干的事情就是保证网站内容的更新。

一开始我就是个小编辑,成天复制黏贴。后来我升了职,干到所谓“portal manager”的职位,手上最高的时候有十万一个月的稿费预算,也到处派钱求稿。

但我个人的兴趣是BBS。我很自豪的事情是,我01年升完职开始准备打理这个网站的BBS的时候,大概一千个用户都不到。02年我离职的时候,这个BBS有20万用户。这个数字看上去不大,但需要考虑两个背景。其一,那个时候网民的数量都不大;其二,那个时候不流行什么水军僵尸。

我给这个BBS设计了一套积分体系。这个体系的重点有两个地方。

第一个,头衔。不同的积分能对应不同的头衔。我当然不会用什么军衔体系,我重新设计了一套头衔,从最低等级的股盲一直到最高等级的股灰。这个体系后来还有一个重度用户写了一篇很感人的文艺帖,我至今记得这个用户的id是orange8,这个家伙的头衔似乎是当时最高等级的一个,应该是股王。

第二个,积分获取方法。这套体系也很复杂,从发帖回复可以赚积分,一直到竞猜下周大盘、下周牛股,乃至到了模拟炒股。我当时的理念是这样的:发帖回复就像赚工资,赚一个本金,才可以进入那些竞猜、炒股模块,相当于拿了个工资去理财。这套体系没有完成,因为我规划中还有虚拟股市(用户可以用自己的积分去发起基金或公司上市,所谓公司,就是高等级用户可以开设自己的个人分论坛)、虚拟地产(这只是个概念,至今我都没想好怎么弄)。

这套积分体系里最重要的两个东西我都搞完了:获取方法、满足虚荣的头衔。但有一个模块,一直到互联网泡沫破灭我离职,都没来得及做。因为这个体系不是我这个portal manager自己能完成的,需要动用公司其它部门之力。

那就是:消费。

积分体系里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是:不能消费的积分,是没有多大意义的积分。

比特币。

这个曾经火爆至极的东西,今天讨论得已经不多了。

比特币其实是一种积分体系,但这个积分体系有一点很牛逼:它可以双向兑换。

一旦可以把比特币变成其它什么法定货币时,它就有了可消费的意义。

Q币其实已经是一种半货币的东西,你可以通过各种方法赚取,也可以消费一些网络虚拟物品(在腾讯系产品里,这个是合法的),甚至可以通过黑市去兑换成人民币,当然,规模很小。

比特币今天讨论得不多,但事实上,我知道它越来越繁荣。

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向境外汇款。

基于比特币,已经出现了虚拟证券市场。

当然,这个繁荣,其实有点….畸形——希望这两个字,不要得罪比特币爱好者。

又要说红包了。

先要道个歉,昨天那篇红包,有一个错误。腾讯的人告诉我说,马化腾没有发超过200元红包的特权。

我以讹传讹,需要向马化腾先生和大腾讯公司道歉。

红包里,都是马尼,马尼是什么东西,其实还是一套积分体系。

这套积分体系,如果不能消费——也就是换来其它什么东西,这套积分体系真心没什么意义。

所以红包抢来了,摇来了,然后呢?

消费。

怎么消费?

现在虚拟世界里,流行两个工具:支付宝、微信支付。

比这两个更重要的工具是:在哪里消费?当下,自然是各种电商网站。

微信的红包,抢到了先发优势。但在后续的消费上,无论是工具,还是场景,阿里的优势地位,至少在目前,依然岿然不动。

O2O。

在众多的互联网概念中,这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其实很实打实的一个概念。

理解O2O只要理解这一点就可以了:网上零售总额占据全社会零售总额大概也就10-20%,这里面有着巨大的想像空间。

让消费通过互联网完成,让体验留给线下,这就是O2O。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这是一块处女地。如果把这块处女地给牢牢占住,那么,货币这种积分体系,就有了更大的意义。

纯线上电子商务,腾讯其实已经没了机会。

但O2O,现在鹿死谁手,还不好说。腾讯可能可以弯道超车,但也有可能,折戟沉沙。对于阿里,一样。

红包大战毫无声息的百度有没有?也许也有。毕竟,在我们掏出消费工具消费之前,总是要寻找合适的消费品来定位的。

O2O,其实是生意,不是产品。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红包

红包是一个很诡异的东西。

盘点了一下我的2014和2015,发现我的红包收支逆差极其严重,严重得都让我有些肉疼。

你可以在朋友圈里看到不少人在晒收到的红包和发出的红包,然后看到他们垂头丧气地说自己收支失衡,就像我一样。

不过,也许真的“言虽憾之,心则实喜之”,在这表面的痛心疾首的背后,可些许是荡漾着它意的。

1、 我很壕,有钱,任性;

2、 我很爽快,视钱财如粪土。

总体上,排除那些商业公司在那里派发红包,人和人之间的红包,应该是平衡的。

也就是说,有人逆差得睡不着,就有人顺差得睡不着。

只不过,顺差的人,一般不好意思在朋友圈里晒什么。

1、 我手很快,就喜欢抢红包;

2、我很小气,只收不出

这种嘛,自己心里暗爽可以,说出来,就没有必要了。

朋友圈拉仇恨是常见的事,但这种仇恨,拉了估计真会有一帮人拉黑你这种顺差严重的。

话语、行动、心理,多么诡异的矛盾。

微信里最大的红包是两百。无论你单发,还是群发。群发的均数是不能超过200的——据说,马化腾例外。腾讯家的东西,老有例外。

我总觉得,腾讯出来的人,绝壁不能做官。例外成习惯,做官要坏事。

两百算不算大钱?

我想不能算特别大的大钱。这年头,一线城市里但凡有套房的,就是百万富翁。

两百块,一条烟钱。

不过,包括我在内,但凡抢到个200的红包的,感觉就像中了六合彩头奖一样——即便没那么夸张,捡到两万块的感觉总是有的。

抢到几十块的,也足以内心里欢呼雀跃一下。

抢到几块钱的,也谈不上沮丧,小小欢喜总是有的。尤其是,如果一个小额群包里,你抢到几块钱,远胜于其他人几毛钱的时候。当然,在接龙红包里,你最好千年老二。

平日里,几块钱几十块钱掉地上,都未必有人去捡。

即便捡了,也不见得有多欢欣鼓舞。

就算是两百,你见过人捡到两百块晒朋友圈的吗?

有一种说法是,捡到多少钱,得好多倍吐出去。所以,我从来不捡钱,我甚至不愿意占人便宜。

有一次我请学生吃饭,吃完抹抹嘴走人,走到高速公路上想起没人买过单啊,我还下了高速再扭头回来,跑回饭店去买单。

便宜不能随便占。麻将桌上摸到国士无双的,家里要烧掉的。

所以逆差者,也不用睡不着。顺差者,小心在意。哈哈哈哈。

一点小钱,举国之人为之疯狂,心理学上,值得好好写篇学术论文。

可惜微信数据不开放。

最诡异的事情是这样的。

纸媒被唱衰过数年之后,现在轮到了电视——广播不着急,今年估计就该轮到你们了。

去年微信所谓“偷袭珍珠港”,其实也闹腾得不大。

今天微信真闹腾大了,数字都是用亿来衡量的。

不过,还真的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以至于近年来年年播年年挨吐槽的玩意儿的功劳:春晚。

微信爆款,靠的是传统媒体之力,这事再诡异不过。

以点盖面的广播型传统媒体,再一次展示了它的肌肉,只是,不知道还能再展示多久。

这个吧,就是自己是自己的掘墓人,好像历史都是这么发展的。

Test。

这个词不错,所谓don’t test me,大致意思就是不要挑战我底线。

但世间真的会发生很多test人的场景,红包就是一种。

因为红包里,就是真金白银的妈尼。

人只要一碰到钱,不管数额大小,其人究竟为人如何,一下子就可以被test出来。

这样的测试机会,我碰到过,相信你,也碰到过。

呵呵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