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该如何关心创业

最近入手了一台新的MacBook,还是土豪金版的。

我的一位平时厮混北京的学生来上海看我,他说:老师,你应该去创业大街喝一杯咖啡。

接下来,他开始开玩笑。

老师,你先把你那台旧的Air放在桌上,不出五分钟,就会有人跑来问你:哥们,做什么项目啊?要不要投资啊?然后,你再换上你这台土豪金,不出五分钟,就会有人跑来问你:hi,我这里有个项目,你要不要看看投资一把?

我打算下回去北京,要试试。

我知道那条大街已经改名叫“创业大街”了,我还真不知道,是如此疯狂。

当李克强总理端起那杯咖啡的时候,我想他应该清楚,榜样的力量。

果不其然,各地都开始谈创业。

原来这只是原生于江湖力量的所谓草根创业,今天,政府部门无比重视。

连上海这种素来有“不注重创业”声誉的地方,也开始注重起这个事。

上至市委书记,下至副市长,都在谈创业,甚至去考察创业园区、会见创业者。

政府重视创业,我想大概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很直接,拉动就业率。从高校统计口径来看,创业=就业。至少就业率数字可以光鲜一些。更何况,一人创业,制造几个就业岗位是应有之义。

拉动就业,往大里说,甚至和保障社会稳定幸福,都有关系。

第二个原因间接一些,但可能更重要一些。创业有可能是实施“互联网+”的重要路径之一。大面上说,一个企业都混成了“传统企业”,靠自身去改变困难一些。理论上讲,真正能完成转型的企业,在整个商业史上,都是少数。产业的转型,完全指望既有的企业,是不靠谱的。新生的创业企业,包袱小,掉头快,蚂蚁雄兵,量上来以后,真的能推动产业转型和升级。

所以,政府关心创业,在我看来,有它的道理。

但问题是,怎么关心法?

孵化,这个词很流行。

但我一向不觉得这是个好词。

孵化孵化,顾名思义,就是老母鸡养出小母鸡的过程。这里的重点是:老母鸡。你弄只公鸡来,就很难孵化了。

所以,孵化器对主持者的要求极高。创业孵化器,那就意味着,孵化器的主持者,怎么着也得是创业成功人士或者资深连续创业者吧。

美国相当有名的“孵化器”YC,它的创始人格雷厄姆就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而且,他还有极其庞大的基于校友的人脉网络——这里有一堆的创业成功人士、投资人以及各种能提供资源(注意,不是钱)的人。这是YC最重要的资产。

但即便如此,在《YC训练营》这本书中,格雷厄姆依然不承认YC是一个孵化器,他认为YC只是一个加速器罢了。

做孵化器其实非常累,也非常难,因为它介入创业太深。

12年的时候,我应南京一家孵化器之邀,代表资方进入到他们孵化的一个创业项目,做了半年的类似BD合作的事。累得要死,还好后来这个创业项目以650%的收益退出——这种收益率其实也不算什么高。

该孵化器后来转型做投资基金了。

投资和孵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孵化是圈养式的,而投资,基本上就是放羊,真正的投资基金对项目的过问都是大面上的,一般很少介入实际运营。

孵化器觉得自己很多后台资源(比如说财务、行政)这些可以共享给旗下的很多项目,这样可以摊薄成本。但殊不知,如果运作的不好,就是给这些项目的创业者加上了镣铐。

创业的一条目标指向其实创新。

很少听说什么圈养能圈出创新来。只有放羊式的散养,才有这个可能。因为创新的本质,就是突破。

政府关心创业,有几种方式。

其一是孵化式的。其一是投资式的。其一是政策制定式的。

用力最深的,就是孵化式的,给钱给地不算,还成立一些创业指导办公室,隔三差五地对创业者表示关心,动辄聚集起来开个大会,所谓“思想碰撞、寻找灵感、交流经验”。

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在频繁地不断地骚扰创业者,有时候甚至以“指导”为名,干扰创业者。

又有几个政府官员有过刻骨铭心的创业经验呢?拿什么来做老母鸡去孵化小鸡呢?

投资式的,好一点,基本上就是给钱给地,另外制定一些税收优惠政策。

这个比孵化强,对创业者干扰少。但我个人觉得,还是存在一些缺陷。

对于一个创业项目来说,它最重要的不是“省钱”、“减少支出”,它最重要的是高速扩张。

一个项目的两个创业者,年头获得了一个基金的一笔小钱,两个创业者开始盘算如何把这笔小钱花上一年。

我跟其中的一个创业者说,千万不要这么想。你要想的是,如何在三个月内把这笔钱给花掉,不过有个条件:获得多少用户。

盘算减少支出、压低成本,抠啊抠啊的,是抠不出一个企业的。

三个月,拿下多少用户,证明你的运营能力,你是根本不用担心后面的钱在哪里的。

所以,增加资本、减少支出这种投资方式,的确比孵化强,但还不够。政府应该干更多的事,来支持创业。

这就是政策制定式的。

今天有很多创业项目,在挑战既有的商业秩序和逻辑。这里面良莠不齐,很难讲所有的挑战都是好的,也很难讲所有的挑战都是坏的。

政府最重要的职能是一视同仁地制定规则——从这个意义上讲,创业项目去获取政府投入,其实是不对的。因为它不公平。如果要公平,那就要设计极其繁复的类似招标的过程,以我看来,没啥意义。今天这个市场,钱是不怎么缺的。政府没这个必要去补位。

但一定要制定公平的规则。不可以干的,那就雷霆万钧地说: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可以干的,那就放手让项目去“野蛮生长”。

政策的制定流程要大幅缩短,这方面,与其去请一堆的实业界人士进入什么创投孵化器做创研导师,不如请他们做政策制定的智囊。这些实业界人士各自有各自的利益立场,可以兼听则明。

这三种方法,一个比一个看上去“不关心”创业,实则一个比一个“更关心”创业。

老实讲,我对今天的政府对创业创新这事介入太深,是心存疑虑的。

硅谷不是哪一级政府拔苗助长出来的。

1994年4月20日,通过一根64k的国际专线,中国接入互联网。刚一开始的时候,又有哪级政府重视过。但桌面互联网发展极快,2000年泡沫破灭,但也迅速恢复元气。

2008年,全球移动数据流量超过语音流量,移动互联网正式起步。一开始也没什么政府部门去管,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比桌面还快,到了2015年,不到十年的功夫,就有了近8亿的移动网民。

政府重视也好,不重视也好,它都在那里飞速发展。甚至是,你不重视的时候,它发展得更快。

说到底,互联网是一种生产力工具下放的技术。从大规模业余化的内容生产(UGC)到今天所谓的共享经济,普通个体作为生产者供给者的能力,在被爆炸式的释放。

这场自下而上的信息产业,政府要做的事,可以站台,可以鼓与呼,但是,千万别插手太深。

要知道,政府,从来就不是以效率见长的。

—— 首发 腾讯大家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我提供项目BP:laozi@weiwuhui.com

媒体/政府部门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商业企业培训事宜 请洽 杜子 18816982008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励志成功学:以恐吓始 以榜样终

颇有些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创业?(或者换个问法,你为什么不去一家互联网公司?)

这样一个问题的默认假设是:我现在这般四处扯淡、不务正业的生活显然过于浪费。

钛媒体一个作者,还就这个问题和我理论了好几回。

但我依然不想做什么事业。

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而且,年龄大意味着抗风险能力差,摔了一跤就爬不起来了。

我现在这种吃着皇粮有资格犯贪污罪的国家工作人员,我觉着挺好。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到底图个啥子呢?

我略微年轻一点的时候,也干过成天励志的事。

我记得那是2002年,那时候我在从事“证券经纪”这一行。

证券经纪其实是人员直销——至少那个时候是。

它和保险代理人,本质上差别不大。

为了更好地建设经纪人团队,我还专门“卧底”去听过安利的课。

我后来做过一些经纪人培训课件——事实上,我在04年加入一家证券公司做经纪业务总监助理的主要职责,就是培训。

我至今记得,第一份课件就是告诉即将入行的经纪人:你的人生,如果只是打工的话,将会有数百万的赤字。

怎么办?

快来从事证券经纪这个极有前景的行业吧!

真正的励志,是从“恐吓”开始的。

恐吓一旦达到效果,就会让人出现一种“改变”的念头。如果一个人想要改变,那么,任何一个改变的方案,都会成为一种被采纳的潜在方案。如果恐吓不到家,ta不想改变,那么无论什么改变的方案,都会被略过。

真正的励志,是以“榜样”告终的。

总归会找出一些成功模范,来让被励志的人,产生希望。

当年我们做经纪人培训的时候,一个模范就是公司里有一个拥有整个二楼大户室客户的经纪人,原来是公司里修电灯的。

以恐吓始,以榜样终,这就是典型的励志式成功学。

这种段子,每天都在上演。

而且,还有很多看似很不屑成功学的人,其实天天在鼓吹这个。

识破的核心关键点就是:有没有先一个巴掌过来恐吓你?然后再给一颗成功榜样的红枣?

嗯,我是有点那么个意思说这是成功学:就前两天的马佳佳那篇《绝望的大学生》。

不过,这个事,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其实也没啥。

怕是人的本心。

贪也是人的本心。

害怕和贪婪,交织起来,就是人最根本的人性。

因为害怕,所以有所谓注重福利的左派。

因为贪婪,所以有所谓鼓吹竞争的右派。

以“恐吓”开始,以“榜样”终结,不就是调动人的“怕”与“贪”。

如果一个人可以对此无动于衷,那么,只有两种情况:1、ta不是人。2、这个成功学套路里的恐吓和榜样,没打中ta。但这不意味着ta对“恐吓”与“榜样”无感。

商界大佬的传记,创业财富的故事,其实都是成功学。

你敢说《乔布斯传》不是一本成功学著作?

呵呵

我之所以不肯去江湖折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似乎没什么要恐惧的。

钛媒体那位作者和我理论了半天,他没有打到我的恐惧点。

榜样当然有用。

我也是个财迷——比如,你在底下那个赞赏按钮里给我100块,我会很开心地回复你“叩谢壕恩”。

但缺了“恐惧”的“贪婪”,不是真正的“贪婪”。

求财动力不足的。

但这不妨碍我看看《乔布斯传》,或者其它什么商业大佬人物专访/传记,然后YY一下。

我不想嘲笑那些被成功学洗脑的人,因为人除了YY之余,还去do了不是。

不必过于鄙视“成功学”。

因为,其实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成功学”的小恶魔。

刷码看着给点?

erweima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