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出于一些工作上的关系,经常会有人问我“你最喜欢吃什么啊?”我一般做答是“除了鱼坚决不吃以外,其它也无所谓。”有时候,仔细想想,我最喜欢吃什么啊?

很难找到答案。

活了三十多年,印象中所谓的美食有两次,如果算上别人告诉我的,应该是三次。

第一次,发生在我根本还没什么太记事的时候。父母告诉我,小时候由于家里很穷,是买不起什么荤食的。有一次,父亲出去买鸡内脏来改善伙食,售货员一不小心,居然将整一块鸡胸肉夹在里面卖出来了。父亲回来以后,将鸡胸肉做了一道菜,说我是美滋滋地吃了一顿。并经常以此为事例,说我现在不喜欢吃鸡是后天娇出来的,理由是小时候多喜欢吃啊!

本来并不把这个故事当回事的,为人父后,方能体会父母之心。小儿喜欢吃虾,一顿可以吃上二十来只大虾。我经常会想到,如果这个虾我也是买什么便宜东西售货员出于粗心大意弄回来的会怎样。小儿在那里拼命说“还要吃”,为人父却难以供应,是何等的心酸之事。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这种小便宜恐怕和他们所学不符,但为了自己的儿子,良心上的一些东西,也可以付诸脑后了。

第二次的美食,我印象极其深刻。估计发生在我小学时代,具体年份已不可考。母亲那时候是个农村记者,经常下农村采访。每逢暑寒假,我经常跟在母亲后面去上海农村。记得有一次,农村里招待我们吃晚饭。菜只三个,每人一份响油鳝丝,一碗榨菜蛋花汤,然后中间很大一盆香菇青菜。香菇居中,青菜首尾相连环在周围。记忆里这是天大的一份美食,晚饭过后,个个的碗都是空的,包括那盘青菜。我至今回想起来,犹可以分泌唾液多多。一直到现在,我依然很爱吃这三道菜,尤爱鳝丝面,估计和小时候的这段经历有关。

第三次的美食,确切说不是一次,而是一种,发生在我初中时代。这是一碗辣肉面,我吃过很多回,非常好吃。我有时候午夜梦回,都会想到这碗面。面店我专门带老婆去过,可惜早已不再存在,令我惋惜良久。

我记得非常清楚,当初在初中里,午餐伙食费为17.8元每个月,由学生自行交付。如果不付,意味学生不打算在学校里吃饭,而在家里吃中饭。学校是不会过问这种事情的。我那时候每个月可以从父母那里获得10元月规,可惜很不够我花(那时1987-1989年的事情)。我经常会做的事情就是向父母要这笔钱,然后学校里不付,由我自行支配。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很有犯罪感觉的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我落下的这笔钱(到了89年,增加到36元)通常是两个开支:其一买书。我从小就很喜欢看杂七杂八的书,师长们是绝不会供给这笔钱的。于是只好自己盘算。通常交饭钱的第二天就是我去购买杂书的日子。幸好那个年代,书也便宜,我通常每个月会增加几本书。再加上班上颇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互相再交换看看,所读的杂书也不少。

其二是去锦江乐园坐过山车。我至今很喜欢坐这种游艺机。我的伙食费有1/3开销在这上面。

午餐的资金就被我这样用了,那么午餐怎么办呢?于是我经常是有一顿没一顿的。估计现在我不吃中饭就是那时候弄下的病根。不过,我也不会一直不吃,毕竟是需要吃饭的时候,学校里的午餐我是指望不上的了,我就出去吃。

中学的附近有一个菜场,其实很脏,我也不晓得我为什么会去那里。菜场旁有一个面馆,很小的面馆,估计总共坐不下十个人。面馆里供应一种面,就是我至今魂牵梦萦的辣肉面。

面是用一种白色的瓷碗装的,很便宜的那种,因为碗壁很厚。不过非常白。面很有型地盘在碗中间,上面洒了一层肉糜,红色的辣油漂浮在面汤上。碗白汤红肉多面筋斗,非常好吃。记得一开始是3元还不是4元一碗,后来涨价到6元。由于是肉糜,因此需要将汤全部喝完才有可能不浪费一粒肉糜,我经常做得事情就是把碗吃得底朝天,辣得浑身冒汗。

我这人在初三的时候就会时不时有点收入。我还曾经请过女同学吃过这种面。记在日记里,被老婆打人看到,还嘲笑了我一顿,因为我日记里是这么写的:今天请女生吃辣肉面,吃请三碗,大洋十八,面上极其有光,其实心痛之至!

就是这种辣肉面,现在其实很难再找到了。现在的辣肉面,用的大多是肉块,而非肉糜。估计是生活条件改善,肉糜是不入流的东西。其实,如果有这种辣肉面,我是非常非常愿意尝试的。

美食这样东西,其实就是这样简单,也其实就是这样得遥不可及。吃,其实吃的不是东西,而是一种心情罢了。

什么叫大男子主义?

打老婆骂老婆叫大男子主义吗?

绝对绝对的不是。

大男子主义是把女子放在男子上面的。所谓的“女士优先”才是真正的大男子主义。

这种真正的大男子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女人是弱小的,女人是不能和男人比较的,女人永远是男人的附庸。也正因为如此,女人是需要谦让的,是需要被保护的,是需要被宠爱的。

少了男人,女人就活不下去。所以我们要倍加呵护女人。

这就是大男子主义,我就是一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