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启示录之二十四:blogmedia

作者:魏武挥

blogmedia就是基于blog的媒体,几乎每一条信息,都是blog制造。通过特定的技术(比如调用数据库,或者调用rss输出),聚合成一个内容组织形式。

门户网站的博客频道算是一种blogmedia,独立存在的,在中国比较有名的是博啦。而独立BSP,博客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基于该网站blog的blogmedia,而blogcn和blogbus,则各有自己的内容页面。前者称为圈子,后者叫频道。

闾丘露薇的my1510是一个蛮奇怪的blogmedia,因为事实上她那个站点是一种专栏的集合,而不是blog的集合。不过,姑且也可以算是blogmedia。

前文曾提到,单个blog很难成为一个强势的媒体,但聚合后的blog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根据alexa的统计,新浪博客频道流量已占据全球排名36位的新浪的13%,搜狐博客频道则占据10%(2007.12.25数据)。这都是很有些流量的blog媒体,不可小视。

不过,blogmedia有blogmedia自己的特征。如果仅仅是内容聚合的话,它也就是一种很普通的网络媒体。

blogmedia带有哈贝马斯的public sphere(公共领域)理想的影子

这先要从blog自身内容的特点说起。我在前文中说,blog上最多的内容,除了风花雪月的心情故事之外,就是对各种事物的评头论足。换而言之,blog就是杂文,blogger就是一个一个的独立评论员。

由于blog带有“人”的特征,因此,blog中的语言暴力要少于BBS中的,相较而言,这个网页组织形式的内容更偏向理性一些(请注意,也只是相较而言)。顶一个ID去问候别人的母亲是无所谓的,但如果在反映“自我”的阵地上想去做别人的继父,那需要慎重考虑。故而,blog中理性的文字形成的评论,就形成了一个公民评论的场域:公众舆论。

哈贝马斯当年痛感大众媒体的堕落,呼吁要建立良好的公共领域,这一理想被很多人认为不过是一个空想。blogmedia,隐约中显出了冰山一角。从这点意义上出发,my1510则显得更象一个真正的blogmedia。

但请不要太过高兴,影子还是影子,隐约还是隐约。blogmedia不是public sphere,blog是没有把关人的,但blogmedia有,而且依然很强大。

以新浪为例。在新浪上开个blog,写点评论文字的把关人就是你自己。但如果想让自己的日志露头(进入博客频道),还是得靠新浪博客频道的编辑的点金之手。博客频道这一blogmedia,同样被金权政权所控制,距离公共领域,还远得很。

但不管怎么说,总还是进步了。公民从难以说话演变为可以说话(虽然要想人听还得靠把关人),总是一大步了。而且,借助rss这一跨平台的技术,建立基于新浪blog、搜狐blog以及其它网站的blog的blogmedia,还是可能的。

从这一点出发,博啦,真是可惜了。

运作一个blogmedia,切入点很重要。my1510看上去没有切入点,但其实是有的。以创建人闾丘露薇的身份,和一帮房客的鼓噪,这个站点已经偏向于精英沙龙式的blogmedia。探讨的,大多是大脑里的问题(中国很多网站,扑面而来的,都是下半身的东西)。

垂直领域的,也很有些可为。比如IT类blogmedia,就不缺乏内容。还有一种blogmedia,正是blogbus蓝图中的一个,这里不再展开(建成了再说不迟)。

新媒体启示录之二十三:blog的传播

作者:魏武挥

由于blog具有“人”的特征,因此,blog能够完成链式传播,俗称:口碑传播。请注意,一个ID是无法引起口碑传播的,只有“人”的参与,才谈得上口碑

下图是Blog的链式传播模型

chain.jpg

(本图的下方那三个小山头,我回头再解释。另:本人对该图同样拥有版权,请转载者注意我的CC权利声明。)

这个链式传播模型的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连续的议程设置”,众多blog可以就一个话题连续不断地讨论下去。短则数日,长则数年。

这根链条也不是a到b,b到c这样的“串联电路”,而是a到b,b到c,a也可以到c的“并联电路”。也就是说,一场口碑运动不会因为某些blog的退出而断裂。

举两个例子来说明blog的这一传播模式。

第一个例子:怪癖游戏。

有理由相信很多blogger玩过这个游戏,或者,这个游戏的变种版(话题接龙游戏)。这个游戏发端于2005年8月,台湾一个名为Anais Lee的blogger在自己的blog上写下了自己生活中的五个怪癖,并点名了另外5个blogger参与。要求是:这五个blogger做到两点:一、书写自己的五个怪癖;二、点名另外5个blogger参与。(这个游戏不知道为什么anaislee已经删除了原始日志,但从这个blog的这篇日志中还可以见到一些端倪)

这个游戏非常流行,流行到一直到今天,我还看到有人在写自己的怪癖。基于这个形式的变种游戏还很多,我自己个人就搞过一个名为“遗憾”的游戏:书写自己的五个遗憾。还有点名回答问题的(问题数量极多,我见过上百个的,居然还能传下去,真是惊讶之至)

怪癖游戏是blogosphere里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案例,值得感兴趣的人深挖研究之。不过,也需要注意到,怪癖这个本身话题的可讨论性和可延续性,以及某种意义上的可整饰性(有些人是把暴露怪癖当成一种虚荣的),相比而言,遗憾这个话题有点过于偏向私密,实证表明,这个话题的传播链条很快就无疾而终。

第二个例子:长尾理论。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理论,而是这本书。这本书的中文版出于2006年12月,但在半年前,在中文blogosphere里,就有大把的blogger(包括一些很有影响力的牛人)在自己的blog上讨论这本书,或者这个理论。还有人(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詹膑))专门建立了关于长尾的blog(该blog开张于2005年的10月,于06年8月宣布停止更新,但至今能访问且有很多很不错的内容,值得去光顾一下)。这方面的日志数量,可以用“排山倒海”来形容。

有些份量的电子出版物应该是思维的乐趣发布的观念报告001:长尾无所不在,这是11月份发布的,看来发布者没有想到12月中文版出炉,因此这份报告里颇有些英文原版里的内容。但无论如何,这份报告,堪称是blogosphere中讨论中的高潮。

12月,中文版诞生,中信出版社没有做任何规模较大的市场拓展活动,但在一个月内,爬上了当当的畅销书榜的第七位,blog的链式传播功不可没。

这就是口碑的力量。

请比对一下和用传统广告方式推广书的手法,这里没有硬广,没有发布会,没有什么作者签名售书仪式,也没有什么专题讨论会,这里只有:blogger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