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黎折腾

中国有一个投资人,虽出身草莽,但绝对是投资圈顶儿尖儿的人物。不过,据说去年很郁闷。

郁闷的原因在于雷军。

按照一个朋友的说法是,这位投资人亲眼看到雷军以短短数年的功夫,打造了一个估值500亿美元的小米帝国。使得他深刻地认识到一点,最牛逼的投资人,和最牛逼的创业者,相较下来,还是后者更牛逼一点。

于是,这位投资人有意要转型成为一个创业者,亲力亲为,去建造属于他的商业帝国。

祝他好运。

黎瑞刚,媒体大佬。

但这位大佬,究竟是属于投资人这一脉的大佬,还是创业者这一脉的大佬?

黎瑞刚第一次离开SMG,做的是一个叫“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东西,黎瑞刚执掌这个50亿规模的基金,俨然是投资人的味道更重一些。

现如今,黎瑞刚第二次离开SMG,他选择的道路是:创业者。

他打算创业做一台电视机,走的是“客厅战略”、“家庭娱乐中心”的道路。

很典型的高富帅创业。多年积累的政商人脉,娴熟老道的资本手腕,深入骨髓的视频基因,起点20亿,甚至还拉来了腾讯阿里这对老冤家共同投资入股。

黎瑞刚豪赌智能电视。

客厅战略这条路上,不乏失败者。

早年国外微软的“维纳斯计划”,国内盛大陈天桥的努力,统统归于失败。

当时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内容。

在中国,还有个特殊国情:盛大后来遭遇的政策,是它本已岌岌可危的努力遭到失败的最后一击。

时下,这两点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内容是不缺的,当然,你得花巨大的成本。视频版权的囤积,不是网络文章的采集。但无论如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根子上不算什么问题。

政策呢?虽然所谓七张互联网电视牌照彰显了总局的保守,但总是有路可走,无非就是绕着弯走。

从小米到乐视,从电视机厂商到网络运营商,面对客厅,都跃跃欲试。

站在黎瑞刚的角度,离开体制后,但凡他想做一个创业者更胜于投资人,进军客厅,是他最好的选择。

因为他有资源有资本有团队有经验。

微鲸电视机。

55寸,4K电视,号称在硬件上极其考究。

仅在声音这一项,一则官方宣传话语是这样的:

在声音设计上,微鲸发明了两项针对电视机音质缺点改良突破的专利技术:用双面平衡式被动低音增强专利技术取得了低音的突破,而元宝型高音扩散技术采用了高分子材料,确保电视机发出漂亮的高音,最终使微鲸成为全球第一款内置HiFi级音响的超薄电视,完美兼容杜比全景声ATMOS,现场级震撼音效带来了殿堂剧院级音效感官。
——让人不明觉厉。

8月3日,微鲸在天猫上做了一次所谓“众筹”,价格1元,获得微鲸电视优先购买权+100元代金券+抽一台微鲸电视+价值15元最新《新周刊》杂志一本。24小时,突破预期一万份赞。

8月14日,准备限量首发。

价格?

裸机3千多,如果含上一年内容服务费,也不超过四千。

微鲸的员工和我说,这个价格很有诚意吧?

我表示同意。

内容上,第一道关:牌照?

微鲸的答案是:央广的牌。

七张互联网电视牌照,只是牌照,要么找硬件合作,要么自己搞硬件。至少在盒子这件事上,大致是这么发展的:

CNTV(央视):小米、乐视、华为、酷派神盒、智我、百度影棒、海信、快播小方等;

华数:天猫魔盒、百度影棒、杰科、边锋盒子、小霸王的游戏盒子等;

百视通:百视通小红、Xbox One、迅雷红盒、UFO系列等;

湖南广电:华为芒果派、海美迪芒果嗨Q、百度影棒、泰捷WEBOX、亿格瑞芒果乐盒、英菲克芒果飞盒等;

CIBN(国广):乐视盒子、优酷魔方、华为悦盒、天翼、中兴等;

南方传媒:乐播高清盒;

央广:大麦盒子。

就是最后两家发展得最弱。对于造硬件的来说,牌照就是为了应对政策,越弱越好。

南方传媒好歹原来还是个搞电视的,央广在视频这一脉,不是强项。

黎瑞刚本来要的,就只是一张牌照。

至于内容,他有啊。

你可以在很多新闻稿里看到微鲸在内容阵营上如何如何牛逼:拉了一堆的视频生产者,甚至还包括了出身杂志业略微做一点视频的财新。

我坦白告诉你们一句:这些不重要。因为这些拉来站台的,不会无偿给微鲸提供内容。

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就算是你投资的公司,也得亲兄弟明算账不是。

重要的是什么?

眼光。

前面说了,视频的囤积,比文章的采集,成本不能以道里计。

再雄厚的资金,面对百花齐放的视频内容,采购起来也要斤斤计较。

至于拍摄,同样比写文章更烧钱。一部电影毁了一家公司的故事,多了去。

采购什么视频,生产什么视频,如果只是单做渠道播放一下,也有和IP方如何拆帐的问题,推谁不推谁的问题,归根到底,全部取决于“眼光”,取决于“判断”。

黎瑞刚似乎有。

客厅争夺战,有两种打法。

其一是盒子战术,其二是电视机战术。

盒子的好处是:成本比较低,总比造电视机便宜。而且,盒子其实撬动的是存量转移:家里已经有电视机的人。

我老爸老妈就用盒子。在他们看来,原来的电视机并没有坏,我为啥要弃之不用再买一台?

电视机基本上就是在做增量市场,你原来没电视机想买一台,或者是,你愿意将一台还能用的传统电视机替换成互联网电视机。

这是什么人?

年轻人。

成本虽然高,但群体年轻,未来还很有得玩。

比如说,以电视机为核心原点,成为电视游戏入口?——这个逻辑,对于存量市场的成立性是不高的。(所以我挺希望它能多几个HDMI接口,最好是手机也能遥控)

但互联网电视机没有成功先例。

苹果也只是做了一个盒子,谷歌造了一台概念机之后,基本没再怎么折腾过。

国内的小米乐视,互相撕逼归撕逼,但谁都不能说,自己是赢家。

黎瑞刚不信邪。

他要和小米乐视竞争一把,做第一个吃到螃蟹肉的人。

有这个本钱,干嘛不试呢?

生于1969年,今年四十有六,比起另外一位自称曾有中年危机的77年生的黎姓人士,黎瑞刚才是正宗中年大叔,如果以联合国定义45岁以上为中年做标准的话。

94年从复旦新闻学院研究生毕业后,就进入电视行业。

02年,不过33岁,已任SMG总裁,仕途无量。任上非要去做当年总局并不乐见的“制播分离”,并于09年完成,SMG成为中国首家完成制播分离的广播电视集团。

后来去操盘华人基金(CMC),商场上长袖善舞,斩获累累,中国好声音就出自CMC旗下灿星。

黎瑞刚做过正儿八经的官,11年8月出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不过只做了一年。坊间对于他不想做官这个事,多有传言。

14年年头,黎瑞刚回归SMG,掌舵期间,操盘了大小文广合并、百视通东方明珠合并、阿里入股一财等大动作,一年半后,事实上离开SMG。

重回江湖,再战沙场。

借用我朋友的一段话来做结尾。

他是这么说的:

其实有能力没什么,这是上天给的禀赋。关键他有一种即使粉身碎骨,也要折腾一生的决绝。烈士心态,我也有一种想法,即使折腾去死也绝不安稳求活。这和能力无关。还是人生观吧。

折腾者,黎瑞刚。

—— 首发 weiwuhui.com ——

题外的玩笑话:我一个朋友,新榜的徐达内,最近写了篇情怀文,文眼“体面”,故而迅速落下一个外号:徐体面。我另外一个朋友,赞赏的陈序,跟着写了一篇情怀文,文眼“希望”,现在我们叫他陈希望。黎瑞刚这一路走来,可称为“黎折腾”。哈哈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重回江湖的黎大佬

很少有媒体提到一件本来是非常重磅的新闻:黎瑞刚事实上离开了SMG。

我查了百度新闻,以黎瑞刚为关键词,百度新闻里一条也没有涉及黎瑞刚的变动。更多的,只是说黎瑞刚在13日要召开一个发布会,发布他的微鲸电视。

可能非常敏感?

传统国有媒体不做报道可以理解,江湖里各种小道媒体,居然也集体沉默,实在是一件很怪异的事。

不过,我今天看到了一篇微信公号的文章,附在节操转载里,大致梳理了黎瑞刚和SMG的这几年,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标题很明确:别了,黎叔的百视通。

上周我和一个圈内人士吃饭,他就和我提及:上个月26日,黎瑞刚正式离开SMG。不过,这只是单一信源。

昨晚,国社的几位朋友跑来做调研,本来来问的是我怎么看媒体转型,聊着聊着,又说到了黎瑞刚(这个人是在媒体转型时绝对绕不过去的一个大佬),他们对我转述的那位圈内人士说法表示了含含糊糊的认可。

大致上,我们可以确认,黎瑞刚至少是事实上离开了SMG,至于组织关系之类,像他这种局级干部,可能真不是那么快。

我对这个江湖传闻表示确信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上海宣传部驾到了一位新部长。中国官场做事,有个规律,上级领导屁股坐实了,下级挪动的可能性就存在了。如果宣传部大领导未最终确定,黎瑞刚想走估计也走不掉。

在阿里入股一财的时候,我写的一篇文章最后两个字是:已毕。当时就有人跑来和我争论说:好戏才开始,怎么是已毕呢?

他没有看懂我的春秋笔法。我的意思是,黎瑞刚对韩正已经有了交待,搞了百视通东方明珠合并,搞了阿里托盘一财,很可以了,该去干点自己想干的事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黎瑞刚。

但以前供职过一财的钛媒体女神赵何娟一直对黎瑞刚推崇有加。她认为黎瑞刚是少见的有想法又能执行的中国媒体大佬。

我非常同意这点。

黎瑞刚是这样的人:他既能得到江湖的认可(熟悉真正的商场规则),也能得到庙堂的信任(黎瑞刚回SMG是韩正的力邀)。

这种人,在今天中国的国媒圈子里是非常少见的。

国社昨晚和我调研时,他们问到我媒体转型的关键。我的答案之一就是:主事者是谁是最关键的。

《亮剑》这部电视剧大家都看过。

李云龙擅长打仗,可以视为业务能力强。但路子很野,思想太活,动辄出圈,组织上对他其实是不信任的。

赵刚呢?典型的政工干部,深得组织信任,业务能力不能说没有,但可以认为很一般。(剧中赵刚枪法很神,可以视为个体素质不错,但带兵打仗,那是小学生级别的)

中国很多国有单位,不缺这两种人。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两个人——团长和政委,经常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团长看不起政委没业务能力,政委看不上团长经常出圈惹事。

像李云龙和赵刚这样精诚合作的少,互相撕逼的,倒是多了去了。

有一个法子,可以避免这种现象。

那就是李云龙与赵刚合体。

黎瑞刚就属于这样的人。

在我的视野中,还有一个人也是合体型。那就是浙报的掌门人,也是浙江省前宣传部副部长,高海浩。

我还见过没合体但私交极好的组合。

不过我的确蛮担心这种组合在上级领导的眼里是什么:你们是不是互相勾结啊?上级领导有时候真的就是帝王术:你们最好互相制衡,而不是好得穿一条裤子。

黎瑞刚终于走了。

江湖里老是传言他是不是有些麻烦。

根据巡视组的通报,也就三个地方,没抓出大老虎。上海是其中之一。

江湖里这个传言,其实完全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背景事实:黎瑞刚去年入股了财新,做了老想扔掉这个包袱的浙报的接盘侠。——点到为止,不再展开。

在黎瑞刚的视野里,可能觉得江湖才能做出他想做的更大的事,庙堂则没有。

他不想做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微鲸电视,是一盘很大的棋。

体制还是要多想想,为什么优秀的人才一一离去。

正如我昨晚和国社朋友所说的,什么两微一端,什么大数据云计算,都是表面功夫。制度不给空间,优秀者离开,一个组织失去了人,还有什么?

这个看法,或可看这篇文章:媒体的内部创业,莫当真。

—— 首发 weiwuhui.com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