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买入南华早报的东拉西扯

上周末,阿里巴巴宣布收购南华早报。

周一,南华方面发布公告,披露了具体交易细节。其中交易价格:20.606亿港币(大致折合人民币17.17亿,美元2.66亿)。

这起收购案准确地表述是:阿里巴巴宣布收购南华早报集团旗下的所有媒体资产,包括纸质《南华早报》、《星期日南华早报》和数字平台SCMP.COM,以及旗下一些杂志、媒体相关业务和相关知识产权等。

阿里要收南华早报的传闻早已在市场上出现,也有些针对传闻的评论。我个人的看法是:还是要在商言商地看待这起媒体收购案。

阿里在国内,涉足了不少媒体业务(据统计说有25家之多)。但实事求是说一句,也就是占个股。想要全资收购一家媒体集团,在国内,有诸多限制等着它。

比如说,一财的事。阿里在一财上,12亿入股3成。3成就想控制一个媒体?未免牵强。无界,是新疆网信办、财经和阿里一起搞的事,具体比例不详。但要说阿里能主导无界,我看也不太可能。四川的封面,更是云山雾罩的一个项目,但从目前的一些态势来看(比如川报集团拼命鼓吹封面,倒是阿里这边几乎没啥动静),这个项目怕也不是阿里能主导的。

很早的时候,阿里和浙报合作过两本杂志,其一天下网商,其二淘宝天下。从股份结构上来说,也是浙报大头。

至于一些网媒体。四个科技新媒体都或多或少和阿里系有关系,虎嗅是蚂蚁投资的,钛媒体的投资方里有阿里做LP的,36氪蚂蚁也占了股,Pingwest有刚刚晋升为阿里的合伙人的俞永福投资。但即便如此,阿里系对这些媒体有影响,影响却也有限。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虎嗅和微博开撕。虎嗅有蚂蚁占的股份,微博有阿里投的资本,要撕还不照撕。

前阵子,有个新媒体的CEO,阿里方面嫌做得不好还想换人,折腾了半天都没折腾成。具体是谁家,我就不说了。

国内媒体观察者杰罗姆曾这样写过:

“阿里巴巴近年在内地传媒业已经投入巨资。线上线下、影视报纸均有涉猎,远比贝佐斯激进。但所有这些项目都是独立的个案,彼此之间并无紧密的关联,相关资产也没有纳入统一平台管理,各自为政,从布局上看随意性强、协同性弱。如果阿里巴巴有一个媒体帝国大梦的话,也基本处于早期落子、布局阶段,脉络并不清晰。萝卜有了一堆,箩筐还没有准备。因此,很难就此判断,阿里巴巴正在媒体领域下一盘多大的棋。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内地特有的管理架构与媒体生态,阿里巴巴在内地的所有线下传统媒体投资,基本只是参股,并不参与具体的经营管理。形成对照的是,阿里巴巴在在线媒体资产收集方面,手笔更大,也更具侵略性。坊界盛传的微博仿优酷土豆模式全盘收购思路,并不能排除。”

基本以为然。

所以,说阿里建立了媒体帝国,这话,我不觉得是符合客观情况的。

其实腾讯在媒体上涉足一点不落于阿里。

首先是腾讯握有了中国桌面上流量排名第二的网站:qq.com。这个可是全盘控制的媒体。我个人写稿经历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有篇稿子因为提到了某些竞争对手,耗时三天。当然,最终还是刊发了——其实我也就是提到而已,没说那个竞争对手有多牛逼。

你们知道腾讯是什么时候启动地方门户——也就是大字头网站的么?06年5月。与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合作的大渝网是06年5月上线的。这十年来,腾讯的大字头网大概已经搞了那么十三四个,其中,有两个,是腾讯主导的(也就是股份比例过一半),分别是11年8月与南方报业合作的大粤网,12年7月与当时的解放日报集团合作的大申网。

按照杰罗姆的方法论,腾讯的媒体帝国箩筐,更像样一点。

我和一个朋友交流到这个事的时候,对方问我,为啥腾讯搞了那么多媒体没什么太多的评论,阿里看着像是弄媒体帝国了,就有那么多评论了?

我有个估计要被拉黑无数的看法:首先这种事要发评论的,都是媒体人。腾讯那一路媒体下来,不是移动时代,是桌面时代。桌面时代的媒体人日子,真没移动时代难过和憋屈。那种合作,几乎就是有种老子很牛逼你腾讯找上门来求我合作的感觉。而移动时代的合作则仿佛是:阿里很牛逼,我被迫找上门求养。

你说哪个时代的媒体人的负评会多些?

哈哈。

网络公司为什么会那么看重媒体?

实实在在的原因是三个。为党国如何如何,你就瞎猜吧。回头我告诉你为啥是瞎猜。

第一个原因:注意力实在是越来越值钱了。06年全行业的CPC均价还不过是1.7元,到了14年,已经飙到9.2元了(TomInsight数据)。

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鼓吹内容创业,鼓吹媒体+。我的看法是:很多创业项目从内容创造开始切入,作为一个引流手段,后面嫁接一个生意,可行。

创业项目去媒体加如果成立的话,那么,网络巨头主动去加媒体,有啥好奇怪的?

就这个案子来说,阿里巴巴看重有着百年历史的南华早报的国际影响力是无疑的。这对于一家在美国上市希望西方投资者充分了解自己的公司来说,很重要。

第二个原因,很多媒体,实在太便宜了。

我在界面的专栏,第一篇就是痛骂了七个笨蛋。说今天很多媒体压根没有想象力,也不会守卫及变现注意力。这事没法子,还得互联网人来搞。

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贝索斯收购了华盛顿邮报之后的故事。这个故事下面再说。

早些时候,阿里曾试图入股21世纪经济报道为核心的媒体集团,当时估值是25个亿人民币,这比才做了两年的今日头条便宜。后来21出事,阿里转投一财,估值也不过40亿人民币。我之所以用“不过”的原因在于,要知道,一财可是个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网络俱全的全媒体集团啊。

周五阿里宣布要收购南华早报后,我并没有写评论文章。因为这是一桩生意,但生意的价格不知道,是没法评论生意的。如果是1亿人民币,阿里显然赚死了,如果是100亿人民币,阿里显然亏死了。

周一我们看到了价格:20亿港币。贵吗?我个人觉得,真心不贵。贝索斯买了华盛顿邮报,也就是买了张报纸。阿里买了南华,可不是只有一张报纸。

第三个原因,不好意思,不能写。写了连号都没了。

贝索斯这哥们在华盛顿邮报上搞得不错。

有观察者称:到了2015年10月,《华盛顿邮报》访问量已达6690万,击败《纽约时报》(6580万),同比增长近59%。如今的数字新闻消费增速超40%、移动端读者增长近70%。

贝索斯的一个秘诀是:在稳定并扩张内容团队的同时,加大对技术的投入,直到某些细节。比如说,邮报页面加载时间比原先减少了85%。

坦白讲,这不是媒体融合的做法,而是让数字主导,传统业务靠边站的做法。这里没什么融合不融合,有的只是自我更替。

观察者Colin Morrison这样总结贝索斯治下的《华盛顿邮报》:

1、尽可能将新闻机构“传统业务”收益最大化,或最小化投资在“传统业务”上;

2、给予数字业务主导权,脱离传统业务的桎梏,并将其发展成具有竞争力的核心业务;

3、忘记传统媒体的往日辉煌吧!如果要发展好媒体业务,你该做的是寻找一家科技公司做合伙人。

阿里巴巴的《南华早报》能不能也做到这个成绩呢?不知道。但我说句稍显恶毒的话,让一帮传统媒体上经验丰富的人主导,恐怕会更悲剧一些。

好了,说说伦理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没啥好多说的,但不说又觉得不够圆满。

没啥好多说的原因在于:我过去一直反复说的事就是,媒体一向是被资本养着的,你说包养也罢,供养也好,就是个“养”字。

有些媒体人矫情到他们已经忘记,他们本来就是被养着的。

《南华早报》的确不太可能说阿里系的坏话了。

这也没啥。

华尔街日报从来不说默多克的坏话,腾讯网也从来不会说马化腾的坏话。

碰到事了不说话,这总可以吧?不说话也有罪啊?

今天还有个哥们和我提及“有偿不闻”四个字。但在我看来,这不叫“有偿不闻”。有偿不闻是这样的:题选好了,甚至稿都写好了,发给你看,不给钱老子就发了啊。——这才叫有偿不闻,好么?

最后来说说为国埋单的事儿。

很多人其实压根不了解《南华早报》,一听说是港媒,一听说是英文报纸,就以为怎么怎么了。你倒是看过多少篇南华早报的文章没?

台湾的新闻传播学者罗世宏在一篇文章里这样写道:

“纵横星马港台与中国大陆的郭鹤年家族,政商关系一向良好,何况《南华早报》在郭鹤年家族经营下,在政治立场上只有更亲近大陆,未闻曾经因为经营《南华早报》而不小心得罪了当道。一些人甚至认为,《南华早报》近年来新闻自由空间有所压缩,引起不满《南华早报》垄断香港英文新闻市场的港人在今年6月开办了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标榜非营利、独立性与新闻自由,并且通过众筹方式取得运营资金。”

话我又兜回来说了,郭家不是财团啊?南华早报说过郭鹤年家族生意的坏话没?呵呵。

所以,为国埋单压根没必要。

你知道党国手上拿了多少银子要做外宣么?还看得上马云手上这点?

资本(民营老板)向资源(党国控制)靠拢,这点的确不假。但这里都是利益博弈。说是民营老板铁了心不计代价为党国如何如何,天方夜谭。

BAT为什么什么加持,压根就是笑话,好么?

谁加持谁啊!

—— 首发 扯氮集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社群经济是自媒体大号的未来吗

社群这个词,本来在港台的使用情境中,和大陆这边用“社区”、“社会化网络”是基本雷同的。

最古老的网络社区中的一种应用就是:BBS。

但近两年的发展,社群越来越有了它独特的内涵。

基本上,社群和社区,我们应该视为两种东西。

曾经有人问我,社群经济英文该如何翻译。坦白讲,我也不知道。在中国的语境下,社群经济并不是社区经济。

社区是有主题的,比如军事社区铁血,体育社区虎扑。

但社群除了有主题之外,更需要三观,尤其是价值观。更有趣的事情是,其实社群的主题,有时候还并非那么鲜明。

倡导社群经济的罗振宇早期曾经发明过一个词:洗粉丝。

洗粉丝的意思就是通过某种内容手段(比如说他曾经公开批判过中医,这造成一些认可中医的人的不满),把三观和他不匹配的“粉丝”给洗出去。因为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粉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未来很难在这些人身上赚到钱。

社群其实是一种中心化的结构,它以社群创立者(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几个人的一个小团队)的三观为标准。有的社群的三观标准可能泛一些,有的则聚焦一些。

以体育主题为例。你可以建立一个社区,在这个社区里,有崇拜巴塞罗那队的,也有崇拜皇家马德里队的。后两个,就容易形成社群。皇家马德里队的拥趸,恐怕很难会去购买巴塞罗那队社群倒腾出来的周边。

但这并不是说,社区的概念比社群大。

其实宗教是有社群经济特点的,宗教的概念,很显然不仅超越单个地方社区,甚至超越了国界民族。

社群的建立,自媒体是一个路径。因为自媒体自媒体,既然有这个“自”字,就应该有很强的个人特点。它比较容易形成一个核心三观。

社群经济需要这种人格化的特点。

罗辑思维超过13亿人民币的估值,证明了一件事:由自媒体而社群再而电商,这条路看来是通的。

有趣的事情是,社群因为要粘着三观,也要便于管理,它的规模是一个需要重视的变量。罗振宇的方式是:控制规模。

在这一轮13.2亿人民币估值的时候,罗辑思维拥有了6.6万名会员(付费的,并非所谓公号粉丝)。罗振宇宣布,不再增加新的会员。

经过罗振宇几次洗粉,还存留下来愿意付费,这6.6万付费的群体基本上可以视为忠诚的社群成员——虽然我们承认,可能会有些人付了费以后过一阵子觉得也不是太认可会退出,但忠诚成员的比例很高应该是没有太大疑问的事。

罗振宇不仅自己倒腾自媒体而社群而电商的事,还反复游说他的好友、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加入到这个领域中。

吴晓波开始他微信公号生涯其实是蛮晚的。在他介入的时候,有一种说法叫红利期已过。

不过吴晓波凭借他多年积累的各种资源和底蕴,他的自媒体“吴晓波频道”上升得非常快。

吴晓波也做过类似洗粉的事,即便不是他故意为之,但吴晓波个人的三观体现在他的内容输出里,不喜欢的,自然会远走高飞。

与罗振宇机构化的罗辑思维一样,吴晓波频道也是一个机构化的自媒体,目前大概有十来个人。

吴晓波频道在全国三十多个地方建立起书友会。这些书友会有些其实是用户自发建起来的,但运营方慢慢介入使之正规化。书友会的组织者被称为“班长”,大体上并非吴晓波频道的员工,但高度认同吴晓波频道的三观。

吴晓波频道通过这种层级,完成对社群的管控。

在这些社群里,吴晓波频道开始尝试售卖一些东西,包括吴酒、课程和旅游或游学产品。他们曾经卖过一个与吴晓波一起南极游的产品,11万人民币的费用,目标三十人,两周售罄。

社群经济的一个难点在于:作为社群创立者,向会员进行商业活动没有问题。但社群里的其它成员,是否可以向他人进行商业活动?

从目前的罗辑思维和吴晓波频道的运营来看,并没有太明显的迹象。

新榜的创始人徐达内认为,由于在一个社群里,创始人的痕迹非常重,当会员A在社群中售卖商品或服务时,会让某个会员B误以为这经过创始人背书。一旦商品或服务出现问题,会员B一定会怪罪到社群创始人身上。而社群运营者很难去一一核实并为会员A的生意做一定意义上的背书。

吴晓波频道的主编雪虎同意这个看法。在他们的运营中,一般也禁止会员利用社群的流量进行直接的商业运作。但雪虎认为,商业目的并不是太直接的一些资源对接,他们本身并不会禁止。

社群成员的互相服务,主要是通过一些不商业化的行为来完成的,比如会员A向所有会员讲解一本书。如果产生商业行为,吴晓波频道一般都会介入,而不是让会员之间直接发生联系。

但这不一定是所有社群的共性。

万能的大熊,起步于自媒体,现在也在做他的社群经济。这个社群的主题是“微商”。大熊本人通过输出他对微商的理解,以及提供一些资源,来完成大熊会的商业模式。但既然是会员都是与微商、微营销相关,入群的商业目的更为直接,之间的互相生意往来,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大熊本人,也未必能全部管控。

与罗辑思维、吴晓波频道不同的是,大熊会这一社群,成员的功利性目的更为强烈。但不能就此而断定,大熊会不是社群。

从自媒体而到社群,这条路径已经为很多人所注意。但社群之后是什么,尚在探索之中。

售卖商品,是一种变现方式,这一般理解为“社群电商”。我个人的理解,售卖课程、旅行产品,也应该归为“社群电商”之类。虽然我们一般不把在线旅游业视为一种电商。

自媒体人胡辛束也有意向社群发展。她原来的自媒体变现方法是“广告”,但2016年可能会有新的计划,比如与打造胡辛束这个IP有关。

另外一个自媒体人石榴婆也有可能介入到社群运营中。她原来的变现方式也是广告。至于究竟是直接介入电商,还是经由社群再到电商,可能性都存在。

运作社群的一个真正动机在于,社群的粘性,比媒体阅读者的粘性强很多,也忠诚很多。阅读公号的所谓粉丝,不一定会由于公号运营者自推一个APP而迁移,但社群成员,概率大很多,但到底多少,也是未知之数。

每一个运营自媒体的人从微信公号起步,但要说没想过“去微信化”这个议题,不太可能。

罗辑思维经过漫长的三年运作,终于推出了自己的APP“得到”,而吴晓波频道还尚未有此计划。

社群,是运营驱动的模式,而且对运营的投入,远远超过作为一个媒体对运营的投入。

所有人,都尚在探索。

—— 首发 腾讯大家 ——

昨日此文发布后,也有朋友和我交流了关于社群管理的问题。在他看来,可能未来更多的方式是“分层制”。事实上,吴晓波频道的确有分层的味道,书友会是一个管理渠道,还有一个类似企业家俱乐部的更小范围的群,算是一个高阶会员。粉丝少了,社群是有了经济可能起不来。粉丝多了,分层管理也许是个好方法。

另外,在社群经济中,我们会发现一种类似“IP经济”的味道,也就是社群创立者必须是一个所谓的“强IP”,如果本人不够强,或者强的持久性出问题,这个社群会很快分崩离析。社群经济的确和过去的“歌迷会”有类似之处。虽然大多数歌迷会,歌星本人其实参与甚少。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