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是一种核技术

云计算,是时下蛮红火的一个产业(或者一个话题),我个人是这么比喻云计算的:

其实,电脑是一种很愚蠢的设备,因为如果没有算法,它就啥都不会。当我们利用电脑计算“1+1=2”这么个算术时,其实经历了三个步骤:其一,1+1,三次输入,由我们完成;其二,一个关于加法的算法,由电脑完成;其三,电脑返回结果“2”,即输出。如果没有网络,这个算术题能够达成的前置条件是:由人类将加法的算法输入到电脑中。

现在有了网络,我们手持的电脑终端,就可以变得愚蠢了。还是三个步骤:人工输入1+1,然后将这个输入经由网络传送至某个服务器,该服务器上有加法的算法,故而算出2,再由网络将结果返回至这台愚蠢的终端,由这个终端向我们输出:2。

当然,这个例子有点极端,给终端赋予一个这么简单的算法,不用费什么劲。但对于一些比较复杂、需要更强劲CPU更大内存的运算来说,云计算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降低终端的成本。

另外的好处在于云计算可以增加分享的可能。存在自己电脑里的东西,相对来说,比存在服务器上的,来得更为封闭。但事实上,我以为这种分享的好处,有点被夸大。一来不是什么东西我们都有意愿去分享的,二来就分享本身而言,其实途径很多,不见得非靠云计算。

云计算在降低终端成本的同时,也让我们的终端变得越来越傻。我前面举的那个例子,隐含着总有一天我们的终端连1+1都不会做的意思。所有的终端,都将极度依赖网络和网络上的服务器。但我们知道,服务器大部分都是私有的(也就是商业公司持有的),就网络社会而言,商业公司将成为重要的主宰者。

数字运动的蓬勃发展,让我们尽享现代科技结晶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相当棘手的难题,数字暴力就是其中一种。纵观人类历史,从来没有这个时刻,象我们今天这样纠结。大批的商业公司数字化,数字化之后谋求跨界的融合:产业纵向的或是横向的。并购的速度越来越快,巨头也越来越多。消费者和公司之间的权力平衡正走向岌岌可危。当一个公司喊出“不作恶”而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欢欣鼓舞之时,我有时候真得很悲哀这样一个现实:我们除了寄希望他们不作恶,似乎已别无他法。

3Q之战中的一方360,曾经受过这样的指控。一款杀毒软件声称,在它刚刚上线的那个时刻,用户安装的360会跳出来阻止该软件的安装。我当时好奇地下载并安装了那个软件,并没有发现类似的问题。该软件的CEO说,这是360在服务器端迅速撤下了这种拦截。这个情节,后来被网上传播为一个新的名词:云封杀。

360到底有没有做这件事已经无从考证,但从技术原理上而言,云封杀的确有可能存在。服务器端可以强行向终端推送包括某种规则的指令,让终端为“我”所用。这不是什么科幻小说,而是事实存在的一种情境。终端对服务器端的依赖越大,那么,受服务器端所控制的可能也就越高。这两者是呈正相关系数的。而当一个公司强大到足够掌控大多数的终端之时,它手上的武器,不吝于一把悬而不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不想抹杀云计算带来的利处,降低终端成本而带来的更多人接入网络可以让数字鸿沟变得更浅些。但正如标题所述的,云计算就象是核能技术,这种技术能够造福文明社会,但同样,一旦滥用,它的后果也是灾难性的。

网络社会早期让每一个终端在必要时都能起到服务器端作用的理想正在崩溃,在网络上,每个节点早已不再平等。人类的历史就是这么吊诡,每一个运动之初,都是在谋求一种“平等”以及“自由”,但这场运动的结果都恰恰和运动之初的目标截然相反。

但你的终端失去服务器支持之后变成一堆废铜烂铁之时,你还敢说,你的网络接入权是“自由”的么?

阻止云计算向灾难演进的防火墙,似乎还没有修建起来,甚至没有引起需要修建的注意。难道,真的要像核技术那样事实上造成一场灾难之后,我们才会重视起来么?

———— 网易科技频道《数字与人》专栏供稿 ————

春秋无义战

网上颇有人津津乐道民国时代,包括军阀混战的民国时代。我倒是不否认那个时代知识阶层的卓越成就,但我们同样也要看到,那个时代,对一般的平头老百姓,绝对不是什么世外桃源。

军阀混战的特点不在于无法——殊不知那个时代也是有宪法的——而在于无天,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可以做。有枪就是草头王,有很多枪就是王中之王,至于道义规则,都是拿来粉饰自己的“师出有名”。借口嘛,就像海绵里的水,要挤总是有的。

中国互联网上的混战,不是没有过,最早的一次,大概可以上推到新浪搜狐98年世界杯的口水仗。为了争夺中国对98年世界杯报道最大最快最全的所谓名分,双方在各自的门户上板砖横飞,肆意攻击。从此之后,互联网江湖,就从来就不缺口水。

但这次的3Q之战,矛盾双方都打着类似“为广大用户利益“的旗号,实则已突破最底线的商业伦理。它们不是仅仅打口水仗——要知道,口水仗,用户可以采用围观乃至忽略的方法,而是直接和用户最根本的利益挂钩,光是一个不请自来的弹窗,就够用户受的。而这一场大戏,我看,引用一下《赤壁》的台词:大家都输了。

3Q之战的源头当然可以向前追溯好久,但导火线还是得回到腾讯在中秋节的QQ管家的静默安装。无论腾讯持有什么理由,用户应该有安装或者不安装的选择权。静默安装对于用户的知情权是极大的侵犯。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即便是动机好但结果却糟糕的事多了去了,核心就在于程序不正义。腾讯作为一家海外上市公司,对基本的程序正义都能罔顾,绝不能说是善的。

面对QQ管家的咄咄攻势,360放出了隐私保护器,这个只针对QQ的软件。有网友发现,它的针对性实在太强,以至于你把记事本之类的软件改名为QQ.EXE,隐私保护器也会警告你它在偷窥你隐私。这个细节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360很明显在混淆扫描硬盘和偷窥隐私的概念,然后一贯地,以诉诸恐惧的力量,让公众怀疑腾讯。

随之而来的腾讯公开信,充满着逻辑混乱。在指责扣扣保镖的同时,又宣布QQ和360安全卫士不兼容,我实在搞不懂就算扣扣保镖是外挂,关360安全卫士什么事。然后,腾讯说了为了避免把用户电脑当成战场,故而才出此下策。但故意制造用户电脑中的软件冲突,不晓得算不算把用户电脑当战场?而最后所谓的把选择软件的权利交回给用户,那是再滑天下之大稽不过。只听说过消费者在同类产品(比如买台车)上做非此即彼的选择的,没有听说过让用户在不同性质产品上二选一的。

这里面还是一个程序的问题,虽然大部分QQ用户很年轻,但很多人都是成年人,即便不是成年人,也有他们的法定监护人。腾讯不知道得到什么样的授权,可以随意干涉他人的选择权。

另外一头的扣扣保镖,且不说这款软件被它曾经的一个对手报料说有后门,单是劫持QQ面板,替换QQ安全按钮为自己的,腾讯说它是个外挂还真没冤枉了它。而扣扣保镖去劫持QQ面板,里面的恶,同腾讯践踏用户选择权,如出一辙。

腾讯有一个门户网站,借助QQ的力量,已经成为中国网站流量第二门户流量第一的极有影响力的大众媒体。大众媒体,应该是社会公器,而不是腾讯自家的官网,但QQ.COM这次在3Q之战上的表现,专业主义上不是不及格,而是0分。在这个网站上,几乎看不到任何支持360的文章,但凡涉及到这次纷争的文章之下,也几乎看不到支持360的评论。如果是自家公司网站,还情有可原,但在大众媒体上——即便是自家的——如此之赤裸裸的一边倒,不是0分又是什么?还高谈阔论什么公信力?!

官司是你诉来我讼去,但谁都明白,官司赢不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舆论上盖过对方一头,即便是输了官司,相对于赢得的市场,赔款也是小钱。双方打的都是安全牌,偏偏安全这个东西有点技术性,于是混水摸鱼,打打擦边球,甚至越个界。套用一句经典的话,安全啊,有多少恶假汝之名而行!

—— 结束的分割线 ——

刊于《第一财经日报》当期专栏,报载有些删节(比如跑上来关于民国的那一段是没有的)。昨儿晚上360发布和解信息。北大胡泳在微博上这么评价:

360这封感谢信写的。。。像少女倾诉芳心,我的牙都快酸得全掉了。不抛弃,不放弃。。。五大三粗的屠夫立地就成了娇滴滴可人的美女。。。用户用双手保护了你,谁来保护用户呢?

是啊,腾讯的公开信写得拿腔作调,360的感谢信则扭捏作态。一个拿腔,一个扭捏,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咋就那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