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网站和共产主义 

自从刘韧老大提出“活的网站”这个概念后,与web2.0遥相呼应,成为一个很流行的词。我以为这个词本身已经可以成为一个TAG了,^_^

KESO老大的博客上,我第一次留了言:活的网站=共产主义?因为,我实在觉得,所谓活的网站,和共产主义差不多了。

在我看来,网站运营人员相当于一个网站的“政府”。一个网站大体由两个部分的人组成:技术人员(设计人员)+编辑(管理人员)。设计好页面和瓜分完整个页面的功能布局好比是在设计制度,站点上线后,就需要编辑或者管理人员来保证这个制度的执行。

举例来说,某个网站有IT这个频道,那么,网站的管理人员就应该尽力保证这个频道里的东西都是和IT有关的,最近讨论的火热的股权改革恐怕不能放到这个频道里去。如果有用户非要把这篇文章放到这个频道里去,那么,管理人员就应该动用一定的权限将这篇文章移动到“证券”频道里去了。

这可能剥夺了这个用户的自由,但是,正所谓绝对的自由是没有的。在剥夺这个用户的自由的时候,捍卫的却是旁人的自由。更何况,我们其实还可以让用户和这篇文章的关系(TAG?)继续保持“IT”。

网站大体上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以内容为主的网站,所谓“内容为王”;一种是以功能为主的网站,例如搜索引擎。功能类的网站满足的是用户的某种功能性的需求,比如找个东西啦,或者是计算个税率啦;功能类网站的很大一个特点是A用户的使用(甚至是滥用)对B用户的影响不大。内容类网站则完全是两码子事情。

比如网摘站。del.icio.us走的是根本意义上的功能道路,也就是一个用户的网络收藏夹。引进到中国来以后,其实变成了一个内容网站。大多数的网摘站,包括365key,都有着一些粗略的分类,例如娱乐,例如IT,例如生活,不一而足。只要引入这个分类,就变成了我上面所提到的,必须有人出来维护这个分类下布局文章的合理性。

博客也是如此。BLOGCN和BOKEE都是把博客当门户来运行的,和讯不能免俗,专门弄了个首页来把旗下博客的文章想方设法的聚集在一起。有些东西好捏在一起,比如“最新更新的博客”、“更新最大的博客”、“访问最多的博客”,这都是技术能自动解决的事情,但是,“经济·管理·传媒”、“股票”、“期货·外汇·理财”怎么解决?再好的程序也是不可能认识到这篇博客日志该在这里,那篇博客日志该在那里的。

如果想维持整个网站的布局设计被人遵守,而所有的网站运营人员都可以放假一周的话,那么,只好希望所有的用户都是“理性”而且足够“聪明”的了。这对我们的用户的素质是一个极高的要求。这不是共产主义又是什么呢?(当然不是无政府主义,因为网站运营人员只是放假一周,不是取缔政府)

即使是功能性网站,例如GOOGLE,例如BAIDU,都不能不时刻防范着SPAM的出现。因为人心莫测,90%的人是守法公民,只要10%的一小撮被他得逞,90%的自由就立刻被剥夺。

del.icio.us也好,WIKI也好,technorati也好,我以为之所以现在他们还能维持类似“共产主义”的活网站的格局,无非就是他们还不够大罢了(至少对于中国的一亿网民,影响力可以说有限)。一个需要用户不断参与才能逐步壮大的网站,本身就需要网站运营人员对用户进行管理。

一个活的网站,我以为,还是这样一个网站:在网站运营人员的管理下,保持着欣欣向荣用户活跃的网站。我还以为,网站管理和用户使用,本身不该成为一对矛盾。

网络和现实一样,都该有规则。并且有人来执行这个规则。

WEB2.0旗号下的几个大佬

WEB2.0最近讨论得极多,本人一开始以为是个什么新兴的网络技术,还专门悬赏了50个积分在好问中心上寻求解答。随着互联网相关文章的不断阅读,终于对WEB2.0有了比较明晰的理解和认识,原来,WEB2.0的核心,无非就是用户的高度参与。

在WEB1.0的年代,用户对于网站的参与度可以说是不高的。当时,最高参与的地方就是论坛。而论坛,在很多比较大的ICP中,也不过是整个网站的某个频道而已。今天WEB2.0旗下的精英们依然把论坛视为WEB1.0的东西,理由是,论坛是一个公有的地方。

RSS、博客、网摘、目标管理、TAG、圈,等等等等,都是WEB2.0大概念之下的小概念。诚然,这些玩意儿都是要求用户高度参与和互动才能形成较大规模的结果,而且每个概念,也的确不是公有的广场式的概念,用户的私有成分很重。例如博客,你可以对博客主的某篇文章发表评论,但一般情况下,你不可能在不是你的博客上发表日志(在论坛里这叫主贴,主贴一般是人人都有权利发的),群体博客例外。不过,群体博客依然是某几个有限的具备权限的人。

WEB2.0大旗下,聚集了一些在WEB1.0时代就比较有名的大佬网站。在这里,试举几个例子:

DONEWS。这是一个相当古老的IT类网站,聚集了很多IT评论界的精英,比如keso。DONEWS的掌门人刘韧公开表示过“活的网站”和“死的网站”的区别。他认为,一个所有员工都可以放假一周但依然正常运转的网站就是活的网站,一言以蔽之,就是用户高度参与。我甚至在旁边做出了这样一个判断:刘韧心目中的活网站,不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吗?人人当家作主,政府可以放假了,甚至不要了。

博客中国,几乎可以说是donews的死敌(可是,我怎么听说刘韧居然是方博士的老师呢?)。博客中国也公然宣称,他们要利用WEB2.0来成就一个比新浪更具规模的门户。不过,方博士依然在全力经营“死的网站”,因为他居然雇佣了200多号人来运作博客中国,现在叫BOKEE。其实,BOKEE给予了用户WEB2.0式的工具,但是BOKEE本身,依然在使用WEB1.0的模式将WEB2.0工具所产生的内容聚集起来。博客中国要做门户,这点逃不过去。

BLOGCN,中文世界里排名第二的博客服务商。作为BSP的特性,他必然是以博客为主的网站。与博客中国相同的是,他也是向他号称上千万的用户提供了WEB2.0式的工具:博客,然后再用WEB1.0的模式,聚集了博客用户们的内容做出一个ICP。但与博客中国不同的是,他似乎对其它WEB2.0工具不感兴趣,比如网摘,比如RSS,也有可能是,他不象博客中国那样有钱。总之,我不太看好这个网站。

BLOGBUS,排名第三但号称已经盈亏平衡的博客服务商。如果进行历史考证,相信他是第一个博客服务商。BLOGBUS的页面很酷,它的首页仅仅提供一个注册入口,他没有自己的ICP式的页面,用户们的内容依然是用户的,他不太去聚集这些内容(只有一个很简陋的页面进行一些精品内容的推荐)。从这点上,他在走一个纯功能的道路,内容,似乎不是他想经营的重点。这个网站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人是GOOGLE的崇拜者。他的未来,可能极其辉煌,也有可能一败涂地。中间道路并不会在他身上出现。

新浪,中国排名第一的网站,也在不断地向WEB2.0进军。它推出了他的爱问,推出了VIVI,也推出了RSS,最近又捣鼓起BLOG。新浪有钱有势,WEB2.0讲究用户高度参与,没有用户参与就是“死的网站”,新浪无疑不缺这个。但是新浪最大的问题,我估计就是他的管理层次太多。我相信陈彤汪延们是不太看自己的网站的,因此新浪搞一个东西,很难让我相信他会在细节上精益求精。这类大公司的做事风格是显而易见的,在推一个新功能之前,他们会开很多会,确定很多东西,并且可能不遗余力地往前推进。但一旦推出后,很有可能就不会再有什么新的变化和改进了。

最后,我要谈一下HOMEWAY,也就是和讯。我深深地感觉到,和讯,才是那条不叫的狗。

和讯博客上有一个博客,名字叫“周天舒”。这个人我并太清楚他的具体身份,但是他的博客日志我每篇都会阅读。感觉上他似乎是一个和讯的员工,而且是一个有一定层面的管理者。但是他对WEB2.0的那些玩意儿的见解我是相当敬佩的。和讯对于市场的敏感度是极高的,超乎我的想像。在2000年,由于本人在eefoo的工作关系,是经常观察和讯的。当时的和讯虽然很大,但总感觉其风格气质是属于那种非常保守的风格。和讯的背景是联办,也就是那帮子太子党弄的。在网络泡沫破灭之前,他购并了财经网站的老二(他是老大)海融。从今天来看,这场购并是极其恶意的,因为海融已经不复存在。

这两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网络上对于和讯的动向讨论得并不多,但它的动作并不因为它很庞大而变得迟缓,正相反,他很迅速。博客,网摘,rss,只要是新玩意儿,它就会很快搞出了。顺便说一句,和讯的用户界面显然有高人主事,做得相当漂亮。

这是一家任何想在WEB2.0大潮中分一杯羹的人所必须注意的网站,他已经具备了很多将来获得大成功的条件:

有政府背景,这是中国做大事的条件之一;
有钱,这是因为他有政府背景,有钱使得他活得够长。剩者才会是王;
有平面媒体,财经、证券市场周刊都和他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平面媒体的力量不可小视;
有市场感觉,在追新上动作敏捷而且到位;
有雄心壮志,和讯从来没说过狂言要做门户,我认为方博士说这句话不仅仅因为他比较狂,也有可能比较无奈,博客中国有着大量的VC参与。而和讯,不用看VC的脸色,他在后面紧一步慢一步地赶就是了。

博客中国以产业批判追赶热点为主要手段,所以他必须张扬;DONEWS依然抱着“共产主义”式的理想坚守着核心价值观,对于博客中国当然看不惯而且大肆进行产业批判的批判(不排除双方有着某种默契共同成长的可能);BLOGBUS有着深深的IT精英情结和技术领军的气质;新浪带着一身暴发户(虽然他在盛大前算是个贵族)的气味;

而和讯,不叫的狗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