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头们的合并

近日,市场这个传说开始风行起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要合并。看客们开始诧异起来,要知道这两家叫车软件,一个背靠腾讯,一个仰仗阿里,曾经大打出手,狠砸过上亿银子,活吞了对方的派头也是摆得十足的。

但今天,为啥会传出要合并的消息呢?一个已然去做投资的我交学生甚至和我私下说,消息基本是可靠的。不共戴天的谱摆了没多久,咋就快要在一起了呢?

其实这种事并不新鲜。在我印象中,中国互联网界,至少有三起比较大的仇敌合并事件。

第一件,那是本世纪初的事情了。彼时中国财经网站的老大和讯网把老二海融网给并了。我当时在排名第三还不是第四的易富财经网任职,至今记得和讯的人来上海出差,得意洋洋且神秘兮兮地和我说下周一看消息,业内有重磅发布。果不其然,和讯吞了海融,而后者,很快就消失不见。今天怕是没多少人还记得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当年还算笑傲江湖的财经证券网站了。

第二件,著名的优酷土豆合并案。话说这两家公司也是一对老冤家,为了版权的事,互相指责对方,口水仗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貌似还听说过“要武不要文”的动手。结果是,市场老大优酷,并了号称老二的土豆,后者创始人王微挂了个顾问头衔另行创业,基本上就是离开了。土豆网作为一个独立公司可以认为不复存在,因为现在舆论上已经很少单独提起它(经常是优酷土豆),我看迟早有一天,这两个字也会消失不见。

第三件,腾讯导演的一场资本大戏:京东易迅合并案。在3C领域,作为B2C,京东可称老大,易迅大概可以称老二——那个舶来的新蛋都不知道排哪里去了。易迅是把京东当成死敌过的,还成立过什么“打猫狗指挥中心”,内部口号叫“打死天猫,干死京东”。一眨眼,两家就好上了,至于结果嘛,易迅也很难再说它是一个独立公司了吧?

这就是市场中的老大吞老二,根据它们各自的市场优势,亦可称为“寡头合并”。滴滴快的不知道谁老大谁老二,但它们两个占据了市场前二位,是可以肯定的事实(大概打的软件也就它们两家了吧,哈哈哈)。寡头合并其实是有内部逻辑可循的。

其一,亏损。无论是和讯海融、优酷土豆、京东易迅,还是今天的滴滴快的,合并案发生时都是亏损的主。也就是说,这个市场,有两个巨大的出血点,出于市场的优化配置考虑,出血点一个就够了。谁在考虑这事?不是企业运营者,是资本方。资本方不像运营者一副恨不得生吞了对方的架势,他们私下里是有很多勾搭的。两个公司合并,对于两个公司背后的资本方,都是有利的。老大的资本方可以长吁一口气,市场掌控住了。老二的资本方也可以长吁一口气,通过换股,它就成了老大的资本方了——或者,增值变现走人也不难看。

其二,这个市场有前景。这点很重要,如果没有太好的前景,合并应该说是一种“抱团取暖”的策略,但有前景,可以视为“合兵一处共同做大”的攻击性策略。这四个案子,面对的财经、视频、电子商务、打的,都可以说是有前景的。打的本身很难赚到钱,但可以视为一种“出行用车”领域——这个市场还是有想象力的。

其三,消灭竞争对手——这对双方而言都成立,因为最后的确只有一家了,两家的资本方成一家人了。要知道,通过市场竞争的手段,耗费的银子未必比合并的少。从过去的三起案子来看,的确都是有效地消灭了竞争对手。

互联网经济的本质之一就是注意力经济,这就意味着它追求“规模效应”,规模越大越好几乎是真理。做大规模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就是同类项合并——尤其是在亏损的状态下。

寡头合并可能造成市场垄断,有关部门管不管?管。但至少滴滴和快的,不太会管。根据《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合并案要达到以下两个条件之一的,商务部才会管:

(一)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全球范围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二)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滴滴和快的,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到门槛了没?应该没有。用户都是免费在用它们来着。红包上做点广告,好像应该到不了那个数字吧。

这个案子的传闻现在还有一点让人比较疑惑的是,腾讯和阿里,最近这两年,实在是太过针尖对麦芒了,一旦合并,双方如何安排股权是一个很有趣的议题。毕竟这两家不是纯财务投资。不过,以下这个因素是可以考虑的:

作为打车软件,有两点符合移动支付的要义:有高频场景、有小额支付。它的本意可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通过这个培养用户移动支付习惯——我一直是这么看待两家狠砸银子动机的。如果有一方(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认为这个习惯已经养成,已然不再需要通过它来完成移动支付习惯培养,那么在价格合适的情况下,放弃撤退,也不是不可能的。

寡头合并给我们的重大启示是:两家闹得不亦乐乎的敌对公司的员工,不要在网上对对方太过口诛笔伐,甚至连续问候对方母亲或想做对方干爹,要知道山不转水转,保不齐大家将来就是“一殿为臣”了——嗯,臣,你个死打工的,还想做君不成?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生态之战

事实上,第一家在中国做生态的互联网公司,是阿里。

不过这个生态里,大多数玩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

淘宝是一个很庞大的生态,时至今日,已经有数百万商家。另外,这个生态里,似乎还有着一种“职业生涯发展规划”的味道。

我认识一个姐们,以前是卖家,第一批入淘卖家。卖货卖了几年后,实在觉得累(不是没赚到钱,而是赚这个钱极累),就去淘宝大学做讲师,有经验有资历有技巧,讲的都是干货。再后来,做讲师的人多了,她又改行去做面向卖家的crm了。

这是一个所谓生态的非常重要的特点:有太多的人,在依靠你活着。

生态一旦建立起来,跨起来其实也很难。因为有很多人依靠你活着,他们会本能地去阻挡或延缓你这个生态的下降态势。

微软的windows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即便到了今天,对微软的批评不绝于耳,但这个生态依然存在,依然有无数多的人在依靠微软吃饭。

诺基亚就不是生态,没什么人依靠诺基亚活着(除了一些上下游的企业),它即便曾经如日中天过,但跨起来,也飞快。

所以,苹果是生态,但中国几乎所有的依靠andorid系统起来的手机厂商,都没有生态。

这里包括一直在吹嘘打造生态的小米公司。

投资了很多公司怎么就叫生态呢?难道红杉做了一个生态?

miui是重要的分发渠道,但如果miui跨了,这个世界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腾讯,以前是没什么生态的。这是一家被人指责为“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公司。这显然不是生态的玩法,即便它利润极高。

3q大战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这场公关战可以说非常剧烈地改变了腾讯,让它得以审视自己的巨头策略:吃独食是不行的。

3q大战也催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的改变。大家都开始谈论起一个名词:开放平台。很多坐拥上亿用户的互联网公司都宣布要做开放平台,这里甚至包括今天被指为没落的人人网——毕竟宣布要做和真的有没有去做,是两回事。

腾讯真得去做了。

如果说在qq这个工具上,腾讯还有太大的既得利益以至于放不开手脚的话,那么,微信,那就是一张白纸,尽可以在上面将“开放平台”推到它能承受的极致,形成它想要的生态。

到了今天,仅公众账号就有850万之众,完全可以说这句话了:有太多人,在依靠腾讯活着。

但商业生态,只是一个词的借用,它不是大自然那个生态。

大自然本身,是没有利益诉求的——即便有,也是自然女神,她的利益诉求,不是我们凡人能理解的。

商业生态,那是彻头彻脑的一种商业策略,商业工具。没有一个企业是为了生态而建生态,其根本目的,都是维护企业自身发展——这无可厚非,本来如此。

正因为如此,生态必须有一个中心,而且,只能有一个中心。

所以,与其说是生态,不如说是:星系。

生态的玩法,有两个地方,是生态建造者所天然警惕的。

其一,这是一颗恒星带着理论上数量可以无限的行星和卫星的游戏,但绝不是两颗恒星在一起的游戏。巨头并不介意中小玩家的入局——甚至是鼓励与欢迎,但对于同样当量级的另外一个巨头,保有警惕心,是极其自然的事。

其二,更为关键,不能有损于它的商业模式,或者,战略布局。

前文提到,阿里是第一个建构生态的互联网公司,但很早就屏蔽了百度爬虫。因为它的商业模式建立在为商家做广告上。如果能够通过百度来搜到想要的商品,那么,淘宝的商业模式就此崩塌。

腾讯亦然。在微信上的举措,与在qq上的举措,非常不同。比如说,qq那个面板上寸土寸金,全部是腾讯自己的东西。但微信上,当然可以有别家的东西(比如公号推送那一栏)。qq上的弹窗你没点技术本事根本关闭不了,但微信上那个预装的腾讯新闻模块,是可以自定义删除的。这就是qq有它的包袱(利润所倚),微信嘛,没有那么多的包袱。

终于说到今天的红包大战了。这是at再一次的正面对抗,而且,非常剧烈。

红包后面是什么?移动支付。春节期间发红包,场景对。红包数额一般不会大,小额支付。符合场景的小额支付,是做移动支付的,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移动支付后面是什么?就是互联网金融。金融业的“存贷汇”,都离不开支付。金融这块蛋糕太大太重要,尤其对于阿里和腾讯而言。

阿里做金融,有原生动力。所有搞零售的,天然就和金融近。搞零售的,总会拼命想点办法出来让自己更方便交易,金融就是这么诞生的。

腾讯做金融,没有原生动力,它不是搞零售出身的。但它有一个很强的动力是:收入构成里游戏能不能少点?

游戏很发财,真的,有电子海洛因的批评声。几乎就是卖白粉,怎么不发财?

但游戏似乎,对社会价值贡献不大。陈天桥靠游戏做了中国首富,心心念念想转型。他没转成,腾讯未必转不成。

阿里和腾讯在打的软件上也曾经大打出手过,道理一样:符合场景的小额支付需求。

当生态的建立者发现冲进来一个巨头,而且剑指的是自己重要战略地盘的时候,它的反应,摸着脚趾头都能想出来。at是互封的,在这个议题上,谁开放谁就是脑子进水。

这就是商业。

有律师跑出来说,这事涉嫌不正当竞争。

真的吗?

其实蛮难讲的。一个依据是工信部有关条例规定过,网络服务商不能强迫用户用或者不用某种网络服务。但这个规定有个前提:无正当理由。

阿里和腾讯有没有正当理由封杀对方呢?要找的话,分分钟能找出来:比如说我怀疑对方的程序代码有漏洞,会导致用户数据泄露。你把代码给我看看,我才能确信你是安全的。如果不给我看,对不起,先封杀着吧。

无正当理由这五个字就是个大杀器,双方公关战归公关战打着,但埋头建立自己的生态才是最要紧的。

生态的另外一种表述就是“基础设施服务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没有任何一家网络巨头敢说这样的话:我已经完备。

也正因如此,才会对对方那么警惕和防范。

在这个当口,个别人的价值观和个性,其实已经不再重要。组织的大局利益比天还大,而组织的大局利益,就是商业利益。

生态,是一种商业的高级玩法。

但它的本质,还是商业,不是什么“洁癖”。

至少在中国商业只是发展了三四十年的当下。

—— 钛媒体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