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微信郑重提个建议:朋友圈的用户赋能

给微信郑重提个建议:朋友圈的用户赋能

数日前,微信官方发布《关于进一步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其中第二条提到对视听内容传播的管理。

这短短几十字,引发行业震动。

今日一大早,微信官方又发《关于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补充公告》,将第二条删除。

这中间有种种原因,并非本文想探讨。

但这个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颇多涉及朋友圈。大量企业试图利用朋友圈为基石的社交关系链条,为其所用,也是不争事实。

而微信一直在喊为第三方赋能,朋友圈这片热土,也得想想为用户赋能不是?

 

在朋友圈传播过程中,一直有一个叫“访问阈值”的说法。

某个链接,由于访问过多,会被自动设定为“再有用户分享则仅自己可见”。据称这是触发阈值,虽然外部并不知道多少访问,才会到达这个阈值。

微信为何会有如此设定,不得而知。

推想是照顾用户体验。

某链接访问极多,如果还有人分享,可能会对ta朋友造成一定视觉上的干扰。

类似的做法还有:如果一则小视频在朋友圈分享过多(到底多少为多也不得而知),再有人发布,呈现方式将由一个小button替代。

可能也是为了避免造成视觉上的干扰吧。

 

母亲节当天,我一个朋友C在朋友圈进行了云过节。

我和她的一位共同朋友W进行了留言。

以下是双方的沟通(我已获双方许可,做马赛克处理后引用在此):

给微信郑重提个建议:朋友圈的用户赋能

从这则对话中可以看出,云过节的楼主,有些惴惴然,生怕引起W的反感。而W的确对云过节不以为然,只是C的那个具体过节的内容,得到了W的认可。

我们从中可以看到:W不认可大而无当的云过节、盲目感恩母亲的过节(其实我并不是太知道啥叫盲目感恩,大概就是指感恩语大而无当吧),但如果有人的确写出母亲的优秀,W是可以接受的。

然而。。。

一个人在朋友圈里即便是大而无当地夸奖自己母亲,笼笼统统地感恩自己母亲,甚至是有些虚伪有些作秀地晒一下自己和母亲的情谊,从这个人的角度出发,有什么不妥么?

 

朋友圈曾经发生过另外一起类似的事。

这张图想必大家都看见过。

2018年过年时一张刷爆朋友圈的图片,后来引起了很多人的吐槽(当然也包括原作者跑出来要版权并称这不是祈福的用意)。

槽点无非就是这样的:与其发这种祈福图,不如真去关心关心你父母。

但这里依然有两个问题:

1、如何判定发图者从来没真关心过父母,只是云祈福?

2、假定在你的朋友圈中,你就看到有零星几个人云祈福一下且你也从未听过这张图片刷爆朋友圈,你还有那么多槽点么?

如果非要讲所谓科学,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家的朋友圈条条符合“科学精神”?

 

刷爆。

问题的核心在于这里:刷爆。

一个人把厕所叫听雨轩,是有些诗意的。两个人叫就有些重复了,如果两百人两千人两万人两亿人都这么叫,不禁就让人感觉:你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微信运营方既然能考虑到“访问过大触发阈值”而予以事实上的封禁,为何不能给用户这样的赋能:让我们来决定,我想封禁哪些让我看到就烦的东西?

请注意,我只是想封禁某些内容,并不是想封禁特定的人。

ta的大多数东西我还是想看的,我只是不想看到ta云过节、云祈福罢了,又或者是,有篇事我已经看到几十人转发了,我都已经被转吐了,就不要让我再看到这事了。

屏蔽ta的朋友圈这个动作,并未满足需求。

 

微博有这样的功能:屏蔽关键词。

用户可以设定一些自定义的关键词黑名单,以防被同样话语刷屏。这种设置一般用户可以有24小时内生效的时间,如果需要长期生效,则需要付费成为会员。

所以,从技术上而言,并非不能实现。

至于说到图片。

图片识别技术本就不再是多大的门槛,各位平日里使用时,大概也会碰到“防刷屏”的图片封禁吧?

设定几个关键词/图,有效降低被刷屏后的不适感,又能让人在朋友圈里可以稍许再肆意点说话(比如C姑娘的担心会减少很多),更重要的是,或可减少那种耸人听闻的、不实谣言的,也暗合政治正确。

甚至还能给阈值以更好的客观评估:如果达到某个数字的用户自定义封禁,那你这个东西也就只好“朋友圈仅自己可见”了,那么多用户都烦死你了。

如此大好事,何不赋能我等数亿用户?—— 正如发现页上,所有入口都可以用户自定义一般。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4月27日,不少内容产业人士纷纷转发一则信息:瀚叶股份计划以38亿巨资收购量子云。瀚叶股份本身也是一家很有些槽点的上市公司,但与本文无关,不再东拉西扯。

量子云是一家以公号为主的新媒体公司,旗下近1000个公号,目前话事人之一纪卫宁,人称老纪,于是转发者纷纷云点赞云恭喜老纪。

5月1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去函问询该笔交易,随即有媒体予以全文转载,新的一轮转发立刻在朋友圈荡漾开来。

很快,多路媒体根据这个问询函,做了云质问。

舆论集中指向这样一个细节:量子云称内容部门50人,但又要运营维护近千公号,平均1人20个公号,如何生产内容?

恐怕舆论的拷问都是失焦的。

 

一个内容部门只有50人的公司,能不能做1000个公号?

当然是可能的。道理有二:其一,1000个公号并不见得每个号都要日更,且就算日更,也未见得需要一次就更足八篇;其二,更重要,可以外部采购。

我所了解的情况是,量子云在某地高校高职机构设立类似实习基地的场所,有大量学生以实习为名,帮助量子云进行公号内容生产。

这样的生产,内容未必见得优质,但上交所不会关心你是否优质。至于洗稿,只要你没被微信运营方抓到并处罚,上交所也不会关心这种事。

事实上,上交所更关心的是这样一个问题:按照200多页的收购公告,明明被第三方评估为1.3亿净资产的量子云,为何要以38亿的价格成交?

也就是说,1块钱的东西,要卖30块,这是什么道理?

 

不是说1块钱的东西不能卖30块,万一这个东西是个聚宝盆,未来能源源不断地贡献新利润呢?

收购预案中,瀚叶股份提到,量子云2016年、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8713.21万元和1.53亿元。之后利润情况会如何呢?

承诺2018年至2022年五年的预测净利润数分别为2.66亿元、4.13亿元、5.19亿元、6亿元和6.59亿元。

这才是核心问题。

如果这些承诺利润能够完成,38亿成交价当然不算高。但如果一旦完不成,上市公司就要做商誉减值,完全有可能产生巨亏,最终套牢股民。

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年监管当局对定向增发这种其实不圈股民钱的收购,依然要高度警惕的原因。有心的话,诸位可以去查,有很多定向增发的高额收购,最终导致上市公司商誉减值。

核心问题就是这样一条:这样的利润增速,能保证么?

(另外一个核心问题是今年4月量子云原创始人退出,股份套现时估值20亿元,一眨眼功夫,竟然又翻了近乎一倍,这又是什么道理)

5月20日,瀚叶股份公告称要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股票继续停牌。

上交所的问题,看来瀚叶股份收购前尽调不够啊,咋磨蹭了一周有余,依然无法回答。

 

内容行业的特点是不同阶段的增长是不一样的。

在早期,我们可以视为发育期,成本较高且呈刚性。比如说,几个人的采编部门是硬支出,但尚无广告收入。

到了成长期,已经握有一定的影响力,硬支出也会抬高但速度不快,广告收入的增长非常惊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从零增长到百万乃至千万之巨。这段时期里,利润爬升非常快。

而到了成熟期,影响力如果要评估的话,增长已经有限,广告收入的增速也会放缓。如果要加快收入增长,只能大幅提高硬支出部分,也就是投入成倍成倍的人力来制作新内容。但这样的做法,通常利润率不会提高,甚至会下降。

这就是报业想要提供利润,就只能再办一张报纸,搞到最后都是报业集团的原因。稍微人浮于事一点,大面积亏损马上到来。这是这十余年传统媒体的历程告诉我们的。

很多以广告为核心收入的微信公号,其内容生产和变现,在我看来,和传统媒体,并无本质区别。

内容生产端的广告容量,是跟着内容走的。内容越多,广告位置才有可能多。这和那些做信息流广告聚合内容的传播平台,完全不同。

而从14年公号规模变现,15年公开喊出内容创业以来,很多内容创业项目,早已步入成熟期。

无论是移动互联网网民的增长速度,还是微信用户的增长速度,都开始放缓,公号抢夺注意力,已无大势仰仗,变得辛苦万分。

过去使用不断开新号,让老号大号导流的矩阵式玩法,在今天微信用户已经厌倦的情况下,转化率恐怕也不乐观。报业一张一张的新开报纸,搞到今天,哪个不是一地鸡毛关停并转?

 

公司的营收压力,会以KPI的方式传导到内部。

KPI是萝卜大棒俱全的考核体系。创造十万加,自然有奖,但如果没有到一定的访问量数目,那当然要罚。

曾有某公号小编创造惊人访问量获公司十万嘉奖的公开故事,那当然就有完不成KPI被罚钱甚至卷铺盖走人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种KPI的诱惑与压力之下,小编们剑走偏锋,自然可以是可以想见的。

比如说,二更食堂那桩让圈内哗然的事。

我不是很清楚二更内部的kpi体系,但要说假设那篇文章没有什么大碍最终小编能获巨奖,怕也是正常。

只是这回,二更食堂的小编偏锋走得也未免太偏。

 

更有内容创业者本人剑走偏锋的。

比如ayawawa。本来就被有些人视为三观不正,这回言论是真心出格了。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她抛出抗战期间慰安妇好歹还能活命而男人则连命都不会有的观点,来证明男人挺苦的,女人要多多让着男人。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这不仅被很多人视为三观更加不正,且政治上也颇为不正确。——虽然这妹子还颇有心计地在后面加上了一段看似政治正确但与上文实在感觉match不上的尾巴。依然惹来官媒紫光阁的一通训斥。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上海观察对此事做了报道,并称ayawawa后来在微博致歉,该致歉微博被置顶,她还声称要停更一个月。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我好奇去翻,不仅没翻到那条致歉微博(想必删了,上海观察这种事上没必要造假),还翻到一条新微博,说是要去报案云云。我也懒得去翻为啥要报案,我只是看到,所谓停更一个月,宛若放屁一般。

极端言论的背后是什么,颇可玩味。

明明昭告要停更,墨迹未干转身变脸的背后,又是什么,依然颇可玩味。

 

一方面,增长的压力高悬头顶,另外一方面,这个行业的政策也明显在收紧。

16年年底,我和我合伙人说,这个行业,大佬或可搅和一番,我们这种主打智能硬件、人工智能、新零售的基金,还是谨慎为上。监管阴晴不定,不是我们能把握的。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创始人深耕多年,交游广阔,且自身懂得把握尺度如何游刃有余,我们又较为熟悉,项目处于早期估值不高,增长压力不大,或可下上一注。

行业监管有些新做法,我估摸着,我可能还是在“刷屏”里写个锤子算求。

本人目前刷屏已经免费,欢迎关注。

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 首发 扯氮集 ——

并非多余的话:其实内容创业不拿投资,就不会有太大的增长压力,我有多位朋友自营公号,日子活得潇洒滋润,也没啥不好。增长压力都来自于要搞大。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