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号要取消推送?(另附一个话题)

先说第一个话题

嗯,我上次写微信收费,忘记带了个问号,这次学个乖,打个问号先。

这是江湖路边社消息,我第一次看到是从钾新闻那里,说是微信公号要把推送给咔嚓掉。然后又在钛媒体上看到类似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信源是否一处,故而目前先存疑。

把微信推送怎么咔嚓掉法呢?这事如果一究细节,还是很有些疑点的。比如现在有些图文消息出于种种原因,无法推送出去,你就可以先推送一个很简单的文本消息,告知订户输入某个字符串,然后可以反馈这条无法推送出去的图文消息。这事我干过一次,我写的“移情”几次没有推送成功,我就使用了这招。本来我一直疑惑这样做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信息还是送达了),但我根据后台的字符串反馈,大约有2-3成的订户输入了我定义的字符串,可见传播总量还是有所控制的。

但这种方法并没有解决用户端的信息焦虑问题,因为至少某公号还是推送了一条“文本消息”,你的界面上依然会多一个红色的计数。从信息焦虑角度出发,这真的属于“脱裤子放屁”。

还有一种流传的咔嚓法是,以单个订户为立场,ta一天只会接受到十条推送。如是,这位订户即使订阅了十万个公号,一天也只有十次焦虑的机会。但这种说法有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个订户的十万个订阅,谁是今天的10条?有何规则?想想就头疼,好像复杂得很。

我的确暂时想象不出“完全咔嚓”掉微信公号的推送是什么样的。退一万步讲,纯靠订户输入字符串拉取信息,ta也得知道规则不是。这个规则难道不是公号推送出来的?而且,这个规则经常要变,比如增加字符串。还是要推送告知的啊。

完全把推送咔嚓掉,就必须放开“自定义菜单”这个目前连内测都暂停的东西。不然我真心不晓得微信公号该怎么玩了

Donews就此事件做了一张很猫了个咪的图,做得很是有趣,可以点击这里一观。

我虽然写过推送与索取,认为微信这个产品的核心逻辑不应该是大量推送。但我觉得完全咔嚓之,也未免过了。可以合并同类项嘛,把所有的公号放在一起,然后提供一个类似“一键标记全部已读”的功能。老实讲一句,现在微信的通讯录也好,消息页面也好,实在太乱,搞得像个小菜场一样——这一点,我觉得是最优先级的信息焦虑问题。把这点整好了,再来折腾推送这个功能不迟。

关于第二个话题,是360和搜狗之间的并购案,这个路边社消息应该是首发于钛媒体,然后江湖开始流传。这段时日,投资并购案极多,圈里人自然非常关注这种事。

不过,360和搜狗是同业,这与阿里和微博完全不同。它们至少有两大主要业务是同业:浏览器、搜索。通常来讲,同业并购后的结果必然是一方吃了一方。比如早期的和讯并购海融,才发生不久的优酷并购土豆,都是以后者们的团队被清洗,业务被分流吞掉为结局的。360搜狗,谁会吞了谁?

周鸿祎的性格放在那里,而且有3721和雅虎中国的事为教训,他不太可能会接受360被搜狗吞了。搜狗呢?王小川愿意吗?有江湖传言说他要跑去阿里,但昨儿一位IT人士又告诉我:搜狗团队的人很是不爽。可见也不是王小川一个人跑路不跑路的问题。这种同业并购,最麻烦的事就是团队清洗,文化趋同。360和搜狗的文化,实在有点远。

所以,百度爱奇艺和PPS之间,这是这桩并购案的最核心关键——不好意思,百度躺枪了。

于是,今儿看到张朝阳出来说话了,他表示不会出售搜狗。不过,大佬的话是有个前提的:搜狐集团有近十亿美元现金,不需要为了做视频的投资收购而出售搜狗。

这是一句活话。哪天搜狗真被出售了,我还是没法写张朝阳的这句话“大佬与大话”。因为这桩并购案如果真发生了,完全可以理解为“为了拿下360而出售搜狗”。

是吧?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移情

先说说中国的舆论管制模式——我依稀记得我写过,但懒得找了,这里就再写一遍。

大致上有三种模式。其一为报喜不报忧模式。这个模式的主要特点是不报负面新闻。早期大量的宣传工作都是这个核心理念。这个模式在SARS事件中大受打击,因为盖不住。

其二为丧事当喜事报模式。这个模式又可以称为“兴邦”模式,因为这个模式在汶川地震中走到最成熟的顶峰阶段。这个模式的特点是报负面新闻,但报法是用“喜事”来冲淡“丧事”:比如大肆宣扬灾难中的英雄人物,大力播报事件中的感人故事,诸如此类。这个模式走到动车事故的时候,颇为艰难。因为微博上主要活跃且有影响力的群体,大致算是受过高等教育,不太容易被这样轻易忽悠。

其三为移情模式。这个模式是第二种模式的进化。因为丧事当喜事报,用多了会让人恶心:都这样了,你还吹吹打打?移情模式依然会报负面,但会挑选负面中的某一个不是那么关键核心但又的确吸引眼球的点,将公众情绪引向那里,大做文章,以转移视听。

这三个模式有一定的时间推演,但也不是说过了某个时间段就不用了。比如早期的时候,主要是报喜不报忧,但偶尔也会出现诸如“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这样的丧事当喜事报的手法。今天,在不同的层级里会有不同使用。一般说来,越往基层走,就越会发现“报喜不报忧”,越往高层全国性事件走,就越会使用兴邦或移情模式。

移情模式是一种很细致的手法。这种手法轻易不太让人察觉。移情有可能是主动为之,也有可能是看到舆论中有某个点时推波助澜之。郭美美事件本来矛盾焦点是红会,结果后来大家开始谈论郭家母女的生活作风问题,那就是典型的移情模式。雷政富十二秒亦然,不过是被动移情模式,因为这十二秒是大众主动去“移情”关注的。

近日,罗昌平举报国家能源局高官刘铁男一事,有了一个阶段性成果:后者被双规。我注意到了这件事的移情模式。

人民日报微博如是说:

【人民微评:刘铁男带来的启示与警示】从被实名举报,到新闻办负责人否认严斥,再到今天证实接受调查,刘铁男的“剧情”跌宕起伏。实名举报在先,组织调查在后,这再次说明,创造条件让公众监督,是反腐制度化不可或缺的正能量。同时也要警醒: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它还这么说过:

【你好,明天】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当“谣言”、“污蔑”变成事实,倒下的不仅是贪官,政府信誉也再次受损。不禁追问:调动公权为官员个人背书,是否应反思道歉?没有制度约束,权力只会自我膨胀;脱离民主监督,公权难免为私家驱使。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套上法制缰绳,才有清正清廉。安。

在这场反腐斗争中,有两个点:其一、刘铁男腐败;其二、新闻发言人撒谎。重点是什么?难道重点是新闻发言人撒谎吗?显然不是。重点是刘铁男腐败,他怎么腐败的?他又是如何腐败之后还窃据高位的?被人实名举报后为何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双规且在这段时期里还频频露面的?把矛头指向新闻发言人,那就是典型的移情手法,转移焦点问题。

新闻发言人算不算家奴呢?这个词很难听。不过,拿人饭碗听人招呼,按照要求说话,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你不能用一句“那你可以不干”那么轻巧。站在道德高点上一旁站着说话不腰疼谁都会。

新闻发言人是在什么场合下说这个话的?我查了查,新京报曾有如此表述:

“针对今日微博上《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实名举报现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与商人结成官商同盟等问题,今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上述消息纯属污蔑造谣。”

很清楚,是专门针对这个问题做的回答,不是什么冷不丁被抽到回答。专门针对是什么意思?就是关起门来开过会的,统一过口径的,然后组织要求的。你要是新闻发言人,你怎么办?组织要求,你不得不从。你当然可以撂挑子不干,不过老实讲一句,你就知道刘局长大人一定腐败了?

新闻发言人是有讲话技巧的。新闻发言人代表组织说话,不是代表他个人说话。所以,关键时刻要懂得忽悠。比如一位著名前新闻发言人提到,如果上级不允许他公布具体死亡数字但又被记者缠上时,应如是说:我没有得到授权可以公布这个数字——这是实情啊!这位新闻发言人道行不深,他完全可以说,我局经过一番调查,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刘铁男同志有问题。这话就滴水不漏了。

这位新闻发言人还要学习如何“创造性地说真话”,技巧不够熟练,但你要大骂他局长家奴,拿“谣言”、“污蔑”做文章,我是想拷问一下你的用心的。

人民日报的两条微博,看似冠冕堂皇铿锵有力,而且说得让人十分点头赞同,但实则暗藏移情手法,转移焦点。

是为主动式移情经典一例。

后记:据说罗昌平先生在他的微信公号里打算写这个举报的来龙去脉,提及了局长情人一事。我有一种预感,这个点,可能会成为刘铁男腐败案中的被动式移情。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