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财

有位朋友说,我这人有偏财运,并给出忠告:但凡有偏财,尽管去捞,因为那是命里该有的。关于偏财这个事,也不止这一位朋友说。包括有个算命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也算到过这一点。

偏财者,我的理解就是非正规工资收入,但倒不见得就是“横财”或者是捞偏门,非偷非抢,拿了也心安理得。另外,比如你走在路上,忽然拾到100块钱,我看也不能算是“偏财”,因为这钱虽然不大,但到底非你应该所得。

我的过去经历里,确有不少偏财。比如我83年十岁的时候,就晓得将一张大人赠与的餐券以十元钱的价格在上海大世界门口卖给票贩子。中学时代,就晓得跑证券市场里炒炒股票,91年高三毕业,我便是一个万元户。但这终究是偏财,因为学生主业不是赚钱,而是读书。于是91年毕业后,就跑安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学校里读本科去了。

95年毕业后,算是老老实实在上海邮电这种国有企(事)业里上了五年班,之后就开始不安分起来。2000年到现在十多年,细细想来,我似乎一直不是正经从事单一一份工作的人:相当多的时间里,我同时从事两个工作。2000年上班的一家财经网站,我有一度想去另外一家公司,蒙该财经网站老总器重,以“白天去那家公司上班傍晚时分过来可以继续你的晚班”条件挽留。后来一度创业,还顺带着去另外一家证券公司上班。05年跑香港去念书,依然每个月要回来去一家网络公司述职开会。到了后来,很多人以为我是离开博客大巴后去做的老师,殊不知两头并行,早已三年有余。

辞去江湖里的工作之后,我的偏财运似乎就更旺了,我现在自己也搞不清哪一个到底是我的主业——从收入角度而言。我自命以“扯淡”为生,因为上课、写专栏、做顾问、开讲座都有一个特点:说出来的话,你爱听不听,概不负责。去年今岁,倒是有些朋友问起,有没有创业的念头。罢啦,年纪都已经正式跨入四十,江湖打拼是睡不着的。有头发为证:最近几年,我的少年白减缓许多(好吧,这把年纪了,似乎也不该说是少年白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死活不认自己是个自媒体人的,因为我的博客上没有任何一条商业广告,我也一向不把这个博客当成什么自己的媒体,无非就是一个专栏文集堆放地而已。小时候写过几篇东西印成铅字,隆而重之地专门找了一本本子黏贴剪报。现在这年头,我写出来的字印成铅字后自己都不看,更不可能有剪报念头了。找个空间弄个博客,凑一起罢了。

不过,话也要说回来,我的收入模型是有一点自媒体式的:偏财。我从来不认为自媒体有商业模式,因为商业模式不能是偏财。比如人人现在靠着投资回报是一大块收入,你总不能说人人的商业模式就是投资并购吧,说陈一舟是CFO而不是CEO,那是嘲讽人的话,陈一舟也未必听着高兴。曹国伟喜欢别人叫他曹会计么?一个商业模式要有核心的稳定的主业,偏财是不能当商业模式的。

就我个人而言的偏财里,还算稳定的大概就是专栏了(上课是主业,稳定之至,不过数量金额也只能一叹),只要我愿意,写出来的字总有可以换钱的地方。讲座或参会这种事,只能视为bonus,我又不是专业搞培训的或跑会的,连个帮我和商业公司讨价还价的人都木有,算得上什么稳定收入。顾问算不算?嗯,一年之内算,一年后是不是还算,天晓得。顾问不是雇员,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两码子事。

认识几个做自媒体的人,还凑一起搞We Media,基本上都是在捞偏财。有人主营创业去了,有人主营参与创业去了,有人主营给大公司打工去了,顺道留块自留地,运气来了收点额外的钱权当打个牙祭,运气一般那就搁那边和订户卖个萌犯个贱。这是一种活法——挺好的活法——但这不是商业模式。

捞偏财,有点罗振宇嘴里的“u盘式生存”的意思。这种活法有它的潇洒之处,也有它的苦逼之处。看你要什么。像老夫我这种闲云野鹤已经烂到骨头里去的人,适合这般。不过你要建功立业,活着就要改变世界般地去活着,还是去找个主营先。

最后说一句,我虽然自诩死理性派,但我还是挺信命的——尤其信格局,这东西非个人能改变,某种程度上,是注定的——捞偏财,得有这个命。比如我看上去就挺有这个命的,故而不要问我如何才能捞偏财。

此博文作为即将出街的一个自媒体人访谈的《星尚画报》长文的配套,自行撰写。该访谈一共有三位,程苓峰许维和我。不过那篇访谈的标题帽子实在太大了:科技公知崛起。我哪敢当这个头衔。科技圈跨界公知,一推冯大辉,二推王冠雄,鄙人是万万不敢当的。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致 我的学生们

在今天的大学里,要说上一句“我的学生”,是需要有超过仅仅给你们上过课的。四年前,我三十六岁,还可以蒙混一个青年教师的身份,在学院大楼一个破破烂烂堆杂物的地方迎来了你们——不好意思,当时你们真得很挫,一个个看上去都很乖,却看不出灵动之感。我想,唔,也许考进我们交大的,基本都是高中的尖子生,成天和书本为伍,大致就这样吧。

四年后,在我必须承认自己已经是个中年教师的时候,你们毕业了,光彩照人,偷偷翻看几个人的人人相册,变化斐然。今天,青春聚集在一起,完成四年间最后一个集体程序:拍个毕业照。

惭愧,我和你们交往打得很少。一来我家距离交大来回70公里路程,二来我半个身子混在江湖中,三来我觉得开会是一件好生无聊的事,故而和你们开班会的次数大概不会超过一只手吧。我本来想趁你们拍完照,再开最后一次班会的。但却转念一想,彼各有事,何苦去占用时间。我昨儿借了台车跑进来学校来开会,今儿到点要还,还是点起油门,走罢!

但我的确有话要告诉你们。这些话,有些人不需要听,有些人也不需要去相信,无所谓。我说我的,看到的,传一下(也可以不传),算是我这个不称职的班主任,给我的学生们,一次小小的…唔,班会发言。

在成人社会中,做人比做事重要。因为当今社会分工极细,太多的事单打独斗是完成不了的。找到愿意帮助你的人,就需要你有不错的人脉和人缘。不过,这并不等于一定要讨人喜欢,长袖善舞。有些同学天生就属于人际交往中的慢热性质,不会做一些场面功夫,这也不打紧。人与人合作,都是趋利的,故而喜欢和:1、靠谱的人合作。做一个讨人喜欢的人,远不如做一个靠谱的人。因为靠谱的人让合作者心里稳妥。什么叫靠谱?记着,话不要说太满。说6分7分的话做成8分的事,叫靠谱,说9分10分的话,做成8分,叫不靠谱。2、让利的人合作,不要想独吞,即使这件事主要的基本的都是你干的。吃亏就是占便宜,这话没错的。3、越是成功的人,越不愿意仅仅和“我喜欢的人”合作,而是和“我信任的人”合作。

结果和努力在商业江湖中,相关性已经不那么高了。这句话尤其要说给毕业后工作的同学。在读书时代,个人努力和成绩之间正相关且非常强,但在做工的时候,未必。一个做销售的,即使跑断腿也未必能有多好的业绩。我曾经在微博上写过,尽人事,不枉一腔热血;知天命,不负一缕阳光。凡事不要太较真,看开点。那些高山仰止的商业大佬们,不是纯靠努力努力出来的。

人生要解决的矛盾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事与事之间的矛盾,杂乱无章,疲于奔命,但其实,只要解决一个主要矛盾,其它的次要矛盾会迎刃而解。这个道理在毛式哲学中是有反映的——不要100%否定毛泽东言论,他有些话是可以听听的。在每个阶段,都会存在一个主要矛盾,把它找出来,解决掉,人生,会有效率很多。

做事要带着脑袋做事,尽可能凡事做两遍。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先贤智慧,极有道理。大事件的过程,自己反省一下,哪些做到位了,哪些没做到位。不要把自己的缺点当成优点——这是人最大的缺点。有些东西,可以改,有些东西,要收敛。年轻气盛,很正常,但脱颖而出的人,都是不正常的。正常就是平平,不是吗?

明白教练法则。教练指导运动员训练,但ta不会代替运动员训练以及上场比赛。托人办事,只是托人link一下需要的资源,而不是托人让人帮你办事。最让人讨厌的事情是:你托我,结果指望我去帮你办了。这种人,会越来越托不到人——这不是躲在峨眉山上等着来采果子的主嘛!等到你混成江湖大佬或有资源的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你只愿意做教练,而不是愿意去做运动员的。

最后一点,尤其要说给读研的同学听:独立思考不是逆反心理。逆反心理其实是怀疑一切,根子里是高看自己,自以为别人都没自己看得明白。独立思考当然不是人云亦云,但也不是人云都不亦云。尽信书不如无书,这个“尽”字很精妙,没让你啥都不信。独立思考很重要,但很多东西已经不需要你独立思考了。除非,你找到了足够的间接证据足以怀疑前人的说法——但其实我想,未免活得太累。天上的雨怎么形成的?你也要独立思考一下?嗯,我不否认可能真被你找到了与前人所得完全不同的发现,但你说你一文科生,琢磨这事干嘛?

祝各位,一切顺利!

update:经学生提醒,那个破破烂烂堆杂物的地方,其实是个画室,不是垃圾堆。好吧,我这个没文化的人,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