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上市旁观记:第一天

[写在前面:有一天和钛女神赵何娟聊天,问她这次去不去看热闹,钛女神表示身体有恙无法前往。她的膝盖摔破且因为要赶去达沃斯而未及时治疗,这两天被迫要静养。我讨来了一个“钛媒体前方特约记者”的差使,写点观礼记。既然钛女神这么拼,我也得蛮拼一下不是?]

直到临走之前,老妈还在和我商量,该在什么价格购买阿里股票。一开始我们讨论的价格是在1500亿美元市值的时候,可以考虑介入。但随着后来越来越多的新闻出现,这个价格已经被我老妈抬高到2500亿美元市值。她一度曾经考虑让我现场帮她买一点,因为对她来说,晚上九、十点就是熬夜了,而阿里敲钟的那一刻,是她应该睡觉的时候。

8点半,按照要求,我准时到达了浦东国际机场。在往集合地走去的路上,零星见到几个提着阿里手袋的人,嗯,同行者。航空公司是东航,我充满了担忧,因为很多年前,我就和这家航空公司八字不合,晚点、摆渡车,家常便饭。在心理上留下了极深刻的阴影后,作为上海人的我,一向对这家上海的航空公司敬而远之。

果不其然,小小晚点了一下。进入机舱,我非常惊讶地发现,这个要执飞十四个小时的飞机,居然是不配个人电视娱乐系统的。我拍了一张照,在朋友圈里吐槽说经济舱也不该如此经济法。不过在本该有块电视屏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插座。印象笔记的Eric同学评论说,有插座很人性化啊。好吧,十四个小时是需要考虑一下电源补充,毕竟,我还有好几篇文债,计划是在十四个小时的飞行里完成的。

东航的服务,一如既往的……与我八字不合。我打开了电脑,写完了第一篇文章,然后准备插上电源。我再一次惊讶地发现,居然无法取到电。看来旅游社给我们准备的转化插头有问题,我取出了自己的,依然无法取到电。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机舱里大多数人都在睡觉,很难看到有什么人也在取电。没有其它方式可以得知究竟是我这个位置的问题,还是这架飞机的问题。

我正好站起来走两步活动一下筋骨,顺便去问问服务员怎么回事。我的扶手上的任何操控键都是无法工作的,幸好我是一个空中飞人,知道除了这个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打开灯。但投诉一下总是要的。然后,我就特别开心地知道了一件事,服务员告诉我,那个插头里没电。他进一步透露说,这是一架准备退役的飞机,飞完这一程,就换新飞机。

真好。我这样想到。

后来我和几个媒体圈女记者们说起这是一架准备退役的飞机,有个妹子说,嗯,坐着要退市的飞机看上市,好标题。——媒体妹子们都是坏人,我一定不这么做标题。后来下飞机的时候,我看到一些媒体朋友在拍这架涂着不知道什么图案的花里胡哨的东航飞机,大概是在给它留个念?

纽约口岸上人山人海,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不过极长的队伍中居然有一小排都拎着个黄色的阿里巴巴袋子,也算一景。十四个小时下来我都没有抽过一根烟,实在有点忍受不住。在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后,终于轮到我了。官员问我:business trip?有鉴于我很多年没有口语表达过英语了,我取出了阿里巴巴的邀请信给他(其实我懒得和他们废话),他一脸很开心的样子:Alibaba!Good luck your exchange!我其实当时压根没听明白,我exchange个毛?不过我是礼仪之邦来的中华民族的后裔,自然彬彬有礼地说了一句:Thank you!

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个打火机。这件事极其重要,因为美国酒店是禁烟的,自然要不到火柴之类的东西。我花了2.14美元在机场买了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温州产的打火机,并在门口让颜乔同学小小惊讶了一下:你居然带了个打火机过来?

时代广场W酒店,据说为了这次上市观光团,酒店专门调来了三个会说中文的服务人员。还派出了一个妹子端着葡萄酒来迎接我们这帮来看热闹的。我喝了几口,感觉实在太困了。我需要吃饭,吃完赶紧睡觉。

一点多,被家乡来的电话吵醒。迷迷糊糊接听完后我基本醒了。我在床上纠结了十分钟,回想起一路上导游谆谆教导美国人对酒店里抽烟的处罚,以及国内有位媒体人曾经在该国被罚数千刀的江湖传说,最终,决定起床、刷牙洗脸、穿衣着裤、进入电梯,到酒店外去抽烟。

再一次碰到了颜乔同学。他是跑出来吃宵夜外加抽烟的。一旁还有个阿里的帅哥,说是半年前就到了美国,专门来为这次上市事宜做一些准备工作的。阿里在美国的总部在旧金山,于是,他就像上海到乌鲁木齐那样的,在旧金山和纽约之间穿梭。小伙儿挺帅,但有点浮肿(真心不是胖),估摸着,累的。

帅哥和我说,考虑到纳斯达克当时上Facebook时的岔子,阿里最终选择了纽交所。当然,纽交所主板市场的身份也很重要,纳斯达克虽然有几个包括苹果在内的牛逼哄哄的高科技公司,但到底有些良莠不齐。然后,我们愉快地交换了一下对同在纽交所的几家中概股的看法,颜乔大概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是时差原因精神百倍,这位有点浮肿的帅哥可不是,一会儿还要打个的去自己睡觉的地方呐。颜乔掐灭了一根烟后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早**点我们门口碰头。嗯,大家都是蛮拼的啊。

回到酒店,我沮丧地意识到,我把钥匙卡和手机放一个口袋了。没辙,回柜台前重刷卡吧。柜台妹子很认真,要我出示信用卡或护照来证明我的身份。在询问完我的房间号后。她看了看电脑,说:Alibaba?Wonderful!

妹子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真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现在是4点,我决定再去抽根烟,顺便再看看这双大眼睛。

—— 钛媒体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手机端可保存下面这张图片,然后打开扫一扫,然后选取“相册”功能后扫保存的图片)

244694803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关于21世纪网的题外扯淡

随便扯两句,别当真。

第一件要扯的是公信力。

公信力,展开来说,就是让公众相信的能力。这是个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不要一听有公信力,就觉得正义得不得了,没那么回事。按字面解释,公信力是指相信,没说让你认同。

我一向认为,中国的官媒,尤其是央媒,公信力很强。公信力不是它们的短板,恰恰相反,是长板。我老和人开玩笑说,让个大v说明儿上海有7级地震,恐怕大家传得沸沸扬扬,但该干嘛干嘛。如果解放日报来一句“明儿上海7级地震”,估计这个城至少要空一半。

时下各路网媒(包括各种自媒体),分散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也把控了传播渠道,但要说“让公众相信”,官媒央媒还是很牛逼的。诚然,不是100%。也不是所有的事件都有这份公信力,但大部分情况下对大多数人而言,成立。

新华社发布就21世纪网搞了条消息,说是要吊销资质、遣散人员、注销公司。这三条处罚措施大得不得了,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我混迹的圈子里颇有人对这种处罚很不以为然,有群里大骂的,有发朋友圈批评的,有发微博联想到周永康和政法委的,我还看到过有人立刻写了一篇公号,题目叫“处理21世纪网应在依法调查的结尾而非前头”。

的确,21世纪网出事后,目前看到的,都是个人涉嫌犯罪,就21世纪网这个法人主体来说,还没有看到关于“非法经营罪”的涉嫌报道。所以,在这个非法经营罪罪名都没定下来之前,就“吊销、遣散、注销”,是违背程序的。骂得有理。

然而,所有的批评和叫骂,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吊销、遣散、注销已经发生,或者我直白点说:大家都认为新华社发布的信息确凿无疑。嗯,你可以不认同,但你相信了。

我也相信了。这里还包括我认识并尊崇的一位大学新传教授,和一位我蛮佩服的比较成功的商人。他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你不能用一句什么“素养有待提高”来应对。这种人素养还有待提高,恐怕对社会大众素养提高到什么份上,太乌托邦了。

我在朋友圈简单滴说了一下我这个观点,有人认为,这是媒体对话语权垄断造成的。这个说法不确。媒体早就不垄断话语权了,如果真垄断,还要一门心思转型干球。

这件很乌龙的事证明了一点:央媒公信力极强,几乎有魔弹论的效果。

不过,再转折一句,有魔弹论效果的媒体,对一个社会来说,我不觉得是正常的。这份极强,强得过了头。

第二件要扯的事是链条。

我这人一向不喜欢空对空地大谈什么“媒介伦理”、“专业主义”,我认为在商业社会这个前提下,不谈钱只谈专业主义媒介伦理,就想在那里谈什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嗯,我真的认为,别看专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貌似是对立的,其实是一理:都是空的。空的东西,你让人怎么相信。

只谈伦理不谈钱,就是耍流氓。

媒介伦理,其实质在于,拉长价值链条。只有把这个链条拉长,才有可能有保障。

自媒体最容易跨越媒介伦理,因为写的人和经营的人,是同一个人。而这种跨越,有可能后果很严重。我一再声明我不写软文,不是因为我道德感强,媒体伦理学得好,其实是我认为这种搞钱的方式,一点技术含量都木有,有辱本人智商。

机构媒体,号称“采编经营分离”,其实就是拉长链条,在这个链条上,至少安排两个人,一个弄文章,一个弄钱,然后弄钱的去养弄文章的,弄文章的帮助弄钱的更容易弄钱。链条拉长一点,这两人都不必100%去担道德伦理责任。众,总归比个,来得容易责任含糊,不知道该谁担。

再高明一点。采编的痛骂A,骂得A有理有据,另外一个B(千万别和A太同行,比如说骂某拟IPO的A,收某拟IPO的B,但A和B不是一个行当)看着心惊肉跳,大发池鱼之悲,于是给钱给媒体,而且最好是硬广,别写文章吹捧B。这样的经营手法,你找任何一个国家法庭,都挑不出刺来。链条又被拉长了点,采编批A,经营收B。

再再高明一点,养着一个媒体,痛骂A、B、C,骂得有理有据且有节(有节很重要),但绝不收ABC乃至DEF的钱。谁收钱呢?另外一个关联组织,怎么收呢?不见得是撤稿费软文费啊,那个关联组织要做一些什么事儿,找ABC抬抬轿子总可以吧。这已经是跨越不同组织的拉长链条了。

这叫什么:震慑力。这是很高明的玩法,手里有个原子弹,但从来没想要用过。

21世纪网的事儿,链条短,就极易跨过伦理、道德乃至法律的红线。

王姓记者链条更短,自己写文章自己收钱(当然借助了一下某个公关公司),唉,居然还是我交我院我系的学生,不过声明在先,我没教过他,不认识。

所以,不要以为链条越短越有效率,没那回事。有时候这叫“欲速则不达”。链条短看似能很快收到钱,但不能持续经营。

必要的时候,拉长链条,必须的。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