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日记--负担(6月18日)

今日早晨上班的路上,出租车里播放的是东广早新闻,其中有一则感人的事迹,人物的名字已经忘却,不过事迹本身却让我费神良久。

有一家庭,总之是母亲重病,父亲下岗,家庭经济状况非常不良,然有女一名,年方十四,大约是初中二年级的样子。这个事迹宣传的重点是一家三口如何如何乐观开朗,这个小女儿是如何如何奋发向上。当然,既然播放出来,社会公众也向这个家庭捐助了2000元人民币以解其燃眉之急,等等。

不过,广播的最后让我想起了什么。小女孩进行独白,她的学习成绩十分优良,在校内是班级第一,年级第一。母亲教育她不要和别人比物质,要比就比学习。这位小女孩的独白是:我知道校外还有很多比我学习更好的学生,山外有山,我还要和他们比。

悲乎!这就是这个家庭的悲哀了。小孩子当然不要和旁人比物质,这是对的,可结果却弄出个这么个概念,我实在有点为这个小女孩抱不平了。你父母没本事,造成小女孩如今的物质如此欠缺,还让她要淡然处之。反过来,对小女孩的要求如此之高。区区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当然是这两位不怎么争气的父母教导出来的。母亲轻轻一句话:要比就比学习,轻轻地放下了本该由他们承担的负担,又轻轻地放在了这个小女孩的孱弱的肩上。

这个负担就是:整个家庭的幸福。我想每当这个小女孩拿回漂亮的成绩单,父母脸上绽开微笑之时,这个小女孩的负担就会更增几分:你是全家快乐的源泉,未来的希望啊!

呜乎,她不过只有14岁。

令狐冲日记--那只猫 (6月17日)

今天下午的事情,让我非常不爽,整个晚上都在考虑这件事情。

下午出门,去办理社会保障卡。这个居委会也过于难找了一点,居然躲在一个小弄堂里面。没办法,驱车(当然是自行车)前往。

在弄堂口,一个小孩挡住了去路。我按了两下铃,这个小孩或许是没听见,没有动。我当然就无法保持平衡了,于是,一只脚踩到了地上以保持平衡。请注意,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十分不爽了。尽管下一段所描绘的事情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

我首先感觉是踩到了一根极细的树枝,然后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叫声。我没在意,又按了两下铃,这个小孩终于听见了,让开了路。我那只踩在地上的脚抬了起来,重新踏上脚踏板。不经意间,我向地上一瞥,一瞥之下,原来那里趴着一只猫!

那是一只怎样的猫啊!中午刚刚下了一场大雨,那只猫因此浑身都已经湿透,侧趴在路上,一条腿无力地伸在外面。我领悟到我踩到的就是这条腿,而绝非它的尾巴。我听到的就是这只猫因为痛苦而发出的猫鸣。这只猫的毛色也许本来就是灰色的,被大雨一浇,更加难看。我打赌这肯定是一只野猫。家猫是不会这么难看的。

我踩了一下脚踏板,车继续向前行去。我脑子里面转过一个念头,要不要把它带回家呢。迅速地,我否定了这个念头。这只猫实在是太肮脏了,别说带回去不知道会带回去什么传染病,就是让我现在把它抓起来,也太…..肮脏了吧!

居委会居然没有开门,于是我很快又骑了出来。老远就看到一个老头,也许拿着一块布,或者是旧报纸,包着那只猫,一只手握着那只猫的脖子。猫大声地叫着(猫是想大声的,不过也许因为受伤的缘故,其实声音并不大)。我老远就停了下来。看到这个老头走到了弄堂边的垃圾站,然后就向里面一抛…

我继续骑了过去,路过垃圾站的时候,我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阵的猫鸣。这是一种痛苦的叫声,很微弱,但似乎渗透到了我的神经,我的血脉。我周身起了鸡皮疙瘩,急忙用力踩了几下,飞速离去。

据说,猫和女巫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只猫,不会是什么妖孽吧?我脑子里不停地闪过这个念头。

到得家中,我点了根烟,坐了下来,慢慢地思考这件事情。猫有什么巫术,我是不信的。不过,这只猫也过于可怜了一点吧。同样是猫,为什么有的就过得可能比人还好,而有的就是这种下场呢?难道就因为后者难看了一点,或者是野性未脱?

我忽然间产生一种庆幸,幸好我生在这个还算不错的国家。如果我身在那些动乱的非洲国家,我的命运又会如何呢?我会好过那只猫吗?

上天,于是我感谢上天。忽然间,我觉得我是多么幸运啊。我衣食无缺,而且还能有点闲钱,炒了A股还能炒H股。亏的时候我痛心疾首,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连这种痛心疾首都可望而不可得啊!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教徒吃饭要先祷告了。是的,只要能象现在这样活着,是该感谢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