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今日头条

昨日,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在微信上给我看了一张图片:

1e8d266

张利东是今日头条背后那家字节跳动公司的法人,也是今日头条的高管。这张图证明了一件事:今日头条得到了网络视听许可证的牌照。

之所以是赵何娟给我看的一个原因在于,我和她在去年12月底,一起参加了一个小范围的交流会。席间我半开玩笑地问过头条的一位同事:你们什么时候结束非法运营的状态?

基本上就是指头条这张视听许可证。

头条去年就开始以做视频托管的方式进军视频领域,这和在网页上嵌入一个来自优酷或腾讯的视频性质上完全不同。后者并不需要许可,但前者,理论上,无牌就是非法运营。

无牌运营视频的后果可能会很不严重,但也有可能会比较严重。昨日关于梨视频的一起新闻,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

当时得到的回应就是:我们正在着手买一家有牌的公司。

时至今日,看来大局已定。

 

稍微八卦一下这张牌照。

如图所示,这张牌的发证日期是2015年1月18日。理论上讲,视听许可证是三年一审,头条至少还可以用一年,到了18年1月要续牌。续牌有没有可能不批?存在这个可能性。有司可以较真这家“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控股人身份并非国资,而按照视听许可证的颁发要求,2008年后必须是国资控股。

但头条的能量也不小,所以我个人有理由相信,他们是完全可以续到牌的。

来看看运城这家公司。资料显示,2016年8月做了一次变更,法人从贾聪珍转成了张利东,这意味着,头条其实是去年8月就买下了这家公司。可能许可证上的变更还需要时日去GR,故而一直到到今年这个时候,才算搞定。

至于贾聪珍,也不是这家公司的原始创始人,他在2015年1月8日从张爱红的手上买下(十天后,拿到了许可证)。资料显示,贾聪珍是爱播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法人,也是北京佩罗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人之一。佩罗公司有个网站,http://www.prprlive.com/,点击后会发现佩罗在做一个叫“见信”的应用,免费视频短信社交。而爱播公司在工商信息那里留下了一个fin@cloudacc-inc.com,后面的域名指向一个叫“云城互动”的网站,页面显示是做视频技术服务的。云成互动是一家青岛的公司,创始人之一胡森名下有一个叫“北京云健坤”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在工商处留下的信箱也是fin@cloudcc-inc.com。

5fe5e25

看来贾也是帝都网络视频圈中人士,这就解释了头条为什么会跑去山西运城这么个地方买了个牌。

按照08年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视听许可证颁发对象必须是国资控股或国有独资,贾聪珍用运城文化这家自然人投资性质的公司在15年1月还能搞定这么一张牌,也是有套路的人。

 

对于头条来说,这张牌的意义非同小可。

这两天一直有一个江湖传说,说是“快手”打算上市。

快手是一个覆盖三线以下城市为主(或者叫小镇青年)的短视频平台,属于北上广人群很少听闻或使用但其实用户量极其惊人的移动应用。

从快手官网尾部来看,我并没有发现网络视听许可证,这就意味着“无牌经营”的可能性很大。这对上市——无论是大陆、香港还是国外——都构成了重大障碍。大陆就别想了,香港国外,就意味着有着巨大的政策风险,IPO难以卖出好价钱。

头条也一样。

我一个做投资的朋友和我提到,头条完成了一轮估值为120亿美金的融资。体量已经相当十只独角兽。有理由相信,IPO可能是会放到议事日程上的一个题目。牌的取得,为IPO扫清了一个障碍。

更重要的是,业务。

 

今日头条成立于12年3月,到今天,已近五年。

14年6月的时候,头条放出消息,完成了一亿美金的融资,估值5亿美金。这在当时的媒体圈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因为在那个时间点,盛传当时还未出事的21世纪经济报道要卖给阿里,整个21集团卖价不过25亿人民币。而一家两年的依靠多方媒体才有内容的公司,估值竟然比老牌媒体二十一还要高。而后来阿里投资的是上海的第一财经,一家含报纸、杂志、网站、电视台、电台的全媒体集团,在阿里投资的交易中,给出的价格是:30亿人民币总估值。

5亿美金估值之后,引发一些媒体状告头条侵权,也在圈内展开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头条到底有没有侵权的讨论。

但讨论归讨论,头条的发展依然用一种狂飙突进的方式。今天已经形成了年营收数十亿(有种说法是40亿,也有种说法是5-60亿)人民币,估值百亿美金的巨无霸。

而这一切,基本上全部建立在图文的分发上。

同时,带来一个疑问,在微信公号平台作为一个最为强劲的事实上的竞争者,头条依靠图文的分发,规模还能不能再“狂飙突进”?

答案,有可能是否定的。

 

内容创业兴起后,多家平台都突入到“图文分发”这个市场上。以至于传出“自媒体平台太多,自媒体人都不够用了”这样的玩笑话。

对于头条来说,最强劲的,是微信平台。虽然张小龙有可能根本无意做头条的竞争者,但大量内容生产者主要趴在微信后台上琢磨粉丝增长,完成用户互动,将图文作为首发地是确凿无疑的。

keso在去年10月的时候写过一篇“陈彤的时代,张一鸣的时代”,大意就是张一鸣接过了陈彤的位置。第一段他是这么说的:

现在陈彤再次回到了他熟悉的网络媒体行业(注:指的是陈彤离开小米去了凤凰一点资讯),只不过今天的网路媒体已经不再是新浪所引领的那个网络媒体了,今天的网媒代表,也不再是“传统的”陈彤,而是新贵张一鸣及其今日头条。

我后来碰到keso,和他交流提到,其实,网媒这个东西,陈彤大概在07年就谢幕了。

06年全年业绩,新浪的广告收入是1.2亿美元,而百度则为1.062亿。

07年,新浪广告收入1.689亿,百度上升到2.387亿,从此将新浪远远甩在身后。

真正站在内容生态食物链上端的人,07年开始,就从陈彤换成了李彦宏。只不过李彦宏不混媒体圈,很少和媒体人士打交道,给人一种“非同行”的感觉。

而间或喜欢和媒体人混混,甚至面对数十位媒体老总、高校新传教授大讲媒体未来的张一鸣,其实继承的是,李彦宏的衣钵:算法分发。

虽然搜索引擎是用户拉取,今日头条是平台推送。但核心都是:算法分发。

而张小龙,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姑且称之为:社交分发。

张小龙的微信很难去做以算法为核心的分发,张一鸣为代表的其它各种内容平台(微博除外),也很难切换到以社交为核心的分发道路上来。

社交分发与算法分发的核心区别点就在于:去中心与中心化——此话并无褒贬。

 

这两日圈内在流传一份李彦宏的6000字讲话稿,大意就是百度要全力进军移动领域的内容行业。

就我来看,委实有点难。

道理其实是吴军在《浪潮之巅》一书中提到的:比对手好10%是没用的。

比如说搜索引擎。搜狗、360等即便搜索返回结果,比百度更精准10%乃至20%,都难以撼动百度在搜索市场中说一不二的地位。

移动端的分发领域,如果走算法路数,以平台根据计算出来的用户兴趣进行推送,这个路径今日头条大势已成,任何一个竞争对手,比它更精准10%,是没有用的。

图文推送这件事,我前年就和一个朋友说,大致上格局已成,不太会出现颠覆性的变化。于是我力劝我这位朋友离开了一家内容客户端,劝了一年,最终去年人入职了新榜。

今日头条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对手,过去它的装机量不如腾讯系(用户时长早就超过了腾讯系),但到了去年年底,这个数字,它都是业内头号选手了。

还是吴军博士在《浪潮之巅》里抛出来的一个问题:当一个细分市场,你已经执牛耳后,你的增长,会在哪里?

 

这就是头条为什么要全力进军短视频的原因。它甚至跑到海外全资收购了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

一是防止对手在这个领域上把它超越最终翻盘,二是要完成自己的继续高增长。

视频对头条的急迫性已经大到,即便是无牌经营,也要先干了再说。先上车,后补票,反正这种事在中国互联网,不是什么新鲜事。

如果只是允许头条号作者将腾讯也好优酷也好上的视频,嵌入到头条号页面上,对于头条的意义非常小(可以增加用户时长,但仅此而已),因为这种做法,头条并不能投放视频贴片。

只有大胆一步,把视频托管做了,才有可能卖出更大规模的广告。

对于已经坐拥用户装机第一时长第一的头条来说,注意力不成问题,成问题的是在相对更小的手机屏幕上,如何创造更多的广告位置。

视频托管,才能给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

 

2016年,一家互联网公司也要做内容分发。

下注不小,动辄上万的真金白银补贴内容生产者。

我和这家公司的一个同事说:你们补贴作者,如果补贴我头上,我当然笑逐颜开。但我不得不说的是,你们的方向是错的。

视频才是有可能的机会,亦步亦趋跟在头条号之后,是没出路的。

只不过,到了今天,头条把头上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取走,在既有的势能推动下,诸多平台们,机会还剩下多少呢?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

平台 用户 第三方 蝗虫

公号“国资小新”周四(15日)推出了一个吐槽视频,“新媒体公号小编集体吐槽视频,已经传火了!”。

火其实也不算太火,三万多点击量,但也不能说不火,这个点击量并不算低。

主要是这个公号本身来头很大,认证资料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新闻中心。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国资委”的官微了。

这个视频,想必戳中了不少微信公号运营者的心声。

尤其是机构媒体(不论你是老的传统媒体,还是新的所谓新媒体)运营者的心声。

微信公号,实在是tmd有太多槽可吐了!

偏偏我非常不以为然。

小结一下这个短视频(点击文后链接可以去观赏),槽点大概有如下几条:

1、内容发出去的东西只能删不能改,而且删完了图片和标题还留在那里。

我的确不太理解为什么只能删不能改,但它的结果总体上来看,是正面的,那就是你事后很难进行改动说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打脸的证据都在那里。所以,即便把东西删了,那个头图和标题还留在那里,也是打脸的间接证据。挺好的。

让你漫不经心随便在那里说话。

2、公号一天只能发一次,有的却能一天三次

作为一个用户,我对公号一次只能发一次表示非常拥护,我甚至和朋友们聊到这个议题的时候,期望是一周发一次。

如果一天让你发八次,运营者就会拼命发,尤其是团队作战的机构号。而一天八次,你摸着自己良心说说,你发出来的东西,是不是要多水有多水?

当年,大家总体上认为,杂志可以比报纸有厚度,原因之一就是:杂志是月发的,报纸是日发的。

一天发n次!

天,我会退订所有的公号的,烦死你们了。

至于一次三次那些号,有个把大概真是零星走后门的,但也有属于早期就加入微信公号体系的。这你没辙,谁让你12年年末13年年头没看到这货以后有多火?

顺便说一句,一天三发的,都是正经媒体号,当初那个政策是给那些能拿出所谓媒体资质的号,机构的自媒体、个人的号,都不在此列。你要看到机构的、个人的,十之八九,的确是开了个后门。

3、视频通不过,音频只能一个

上传视频无法通过,你怨谁啊?呵呵。就不要怨腾讯啦,谁都心知肚明的事。

音频只能一个?

请问到底有什么必要性你要插若干个音频呢?你写出来不就完了。

这个需求,老实讲,小了点。

4、号召大家点赞,会被视为诱导分享

诱导分享这件事,最可怕的结果就是朋友圈刷屏。正经文章刷我屏我都嫌烦,何况有些图文是真垃圾,完全就是营销意图。为啥不可以禁止?

5、cms编辑弱,那个对齐按钮其实很难让你对齐。

也是,这个bug有待改善。

不过,图文核心是你的意思表达,你的内容好坏。形式这个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6、gif图不能大于2m

大于2M你是爽了,想想那些还在到处蹭wifi才敢看视频的低收入人群吧。

微信现在一篇图文里,可以插若干个动图,但开头几个都是自动动的,后面就是静止的,需要你点击才会“动”起来。这种小细节的设计,你能感受到微信官方对很多用户的善意:尽可能让你不要乱跑流量。

我很拥护这个做法,动图,呵呵,你们会做什么动图,不就是马景涛、小s、金星这些人的动态表情包么?

7、阿猫阿狗也开原创?

如何定义“阿猫阿狗”?

8、几千万公众号几千万微信编辑,算不算用户需求?

这一条,专门起一段说说。

我先插一张图:

平台 用户 第三方 蝗虫

这是腾讯科技企鹅智酷2016年3月发布的《微信影响力报告》中的一页。

这张图告诉我们什么?

微信月活用户:6.5亿。

微信公号数量:1000万。

公号日提交群发消息数:70万。

用户6.5亿 vs 公号1000万,谁是更大的群体?

答案显而易见。

曾经有一位创业做过团购后来失败的创业者在总结教训时是这样提到的:

我以为满足商家的需求,就会有大量的商品供给,消费者就会纷至沓来。最后,我发现错了。应该是有大量的消费者在,商家才会纷至沓来。

这就是作为一个左手牵供给右手牵需求的平台运营的真谛之一。

正像这个视频所吐槽的,微信公号有很多地方不尽如人意,但它今天依然是大量内容创业者的首选。

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月活6.5亿用户。

有了月活6.5亿,才有1000万公号。而不是有了1000万公号,才会有6.5月活。前者因果,后者只不过相关。

2012年微信刚刚推出公号平台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烂的CMS(内容管理系统)。

但这份烂,一点也阻碍不了这个平台成为国内最大的内容创业出发地,甚至是有些并非内容但也是创业的出发地。

照顾真正的用户需求。

只要他们在,再烂的后台,再让你有“削足适履”的憋屈感,

你们一样纷至沓来。

一个平台,有需求端,有供给端。

需求端是真正的用户,供给端其实不是。

说的难听点,供给端是捞利益的蝗虫。

早年的BBS营销业者,发现一个BBS火,呼啸而来,对流量竭泽而渔,至于用户是不是反感纷纷离去导致平台崩塌,他们是不在意的,因为他们会找第二个BBS。

近年来的SNS,后来的微博,都曾演绎过这样的故事。太多的微博营销业者,现在不一样成为微信营销业者。平台是死是活,他们并不在意。

总会出现流量巨大的平台,供你们这批蝗虫铺天盖地地来捞食。

真正的用户,不堪信息骚扰和轰炸,只有转身离去。

留下一地狼藉的平台。

你收拾吗?

微信真的有很多槽点可吐。

但它对第三方运营者(比如公号) 的约束,出发点就是控制信息对用户所产生的压力。

这没什么不好的。

很必要,很应该,很正确。

我倒是想吐一个槽。

能不能在微信朋友圈里设计一种用户自定义“黑名单关键字”的功能,在罗某笑刷我屏的时候,我去设置一下“罗某笑”作为关键字,既可以做到不屏蔽朋友,又能暂时获得一份清静?

不过这个需求,据三表和我讲,张小龙认为是过于小众的需求。

行吧,小众就小众吧。

反正我现在沉迷阴阳师,朋友圈的浏览,我也越来越少了。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