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大巴的改版计划:BlogBus V5.0:捉虫

12199064680经过将近一个半月的工作, 换肤工程内部测试于本周五(即明日)将宣告结束。BlogBus团队全体成员将开赴诸暨五泄做为期两日的拓展训练。下周一(9月1日)将开通测试通道,邀请不超过200位用户做封闭式公测。公测的目的就是请用户帮助我们捉虫(bug)。但凡能够发现“虫”的测试用户,均将获得一份小小的惊喜礼物。

以下文字来源于BlogBus的官方公告

为了进一步完善V5新后台,我们需要您的帮助——博客大巴诚邀200名用户参与公测,9月1日起,抢先体验新版后台,并且我们希望得到您的真实反馈。我们欢迎所有用户踊跃报名,报名方式可发送邮件至support@blogbus.com邮箱,注明您的BlogBus用户名和博客地址,我们会及时回邮与您确认。

友情提示所有参加公测的用户,在公测期间,新后台数据均为真实数据,所有操作也是真实操作,操作结果将直接体现在博客前台页面以及RSS输出。后台测试时如有任何Bug或意见,您都可以发送邮件至support@blogbus.com邮箱,您的反馈对我们将非常重要!

理论上,除发现重大bug,本次封闭式公测为期不超过十天。也就是说,BlogBus后台将于9月10日换装。

我们不介意参加测试的用户在自己的blog上发表看法以及进行截图。欲图参加公测的用户,请直接发邮件,而不是在这里留下评论。非常感谢!

如果报名者超过200位,我们基本上按照在Bus站点上的活跃程度(写日志数啦,评论回复数啦)来挑选200名用户。我们会用邮件和您单独联络。

博客大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boshi logo看到两位blogger在他们的blog上发布了关于blogbus的文章。哪咤的stan的题目是BlogBus的四不像与商业之路,而阅世书生则以Web2.0盈利模式考察-BlogBus是什么公司为题。后者是站在前者日志的基础上,而前者,我估计是看了《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BlogBus商业逻辑:发动五百万博客社会运动有感而发吧。

第一个问题,blogbus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blogbus当然是一个网站,但blogbus只是一个网站,一个以做BSP起家的网站,它不是一个公司。估计到现在天底下还没有一家名为“BlogBus”或者“博客大巴”的公司。在融资之前,blogbus是信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设的网站,A轮融资之后,改用博识文化传播。左侧是我们即将启用的公司LOGO,不日很多同事的名片也将换装。

从信维到博识,我们从来没有将自己定位成一个网络公司,因此从来没有使用类似“网络公司”、“信息技术公司”之类的称谓,而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博识目前拥有博客大巴(BlogBus.com)和吆喝城(YohoCity.com)两个网站,前者是一个脱胎于BSP的WEB2.0式的UGC平台,后者则是一个口碑营销网站。我们接下来还会做一本线下杂志,应该在今年底明年初面世。这已经充分证明一点:我们要做的,是一家媒体公司,或者时髦一点,新媒体公司。

接下来,就是第二个问题:一家新媒体公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我曾经坚信一点:新媒体不是媒体。这句口号式的话语,并不是否认新媒体的媒体属性,而是否认新媒体应该采用和传统媒体一样的商业流程:做大流量(传统媒体是发行量、收视/听率)+加载广告。这种传统的商业流程其实是“宣传”模式,与受众互动极少。故而,我坚持把新浪、搜狐这类的1.0门户排除在新媒体之外(当然,最近它们也在调整),就是因为它的商业流程和传统媒体殊无二致。

然而,宣传式的广告模型,只是传统媒体的一种表象上的工具。媒体从来就是兜售生活方式的(传播学功能学派中的四大功能之娱乐以及之文化传承)。传播学四大奠基理论之首就是“议程设置”理论:传媒的新闻报道和信息传达活动以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的显著性的方式,影响着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大事”及其重要性的判断。新媒体再怎么个新法,本质依然如是。只不过,它不仅在采用一种“宣传”式的方法,也更巧妙地,采用一种“互动”式的方法:让受众卷入(involvement)而不再是受众,变身为参与者。

所以,我会特别心有戚戚焉于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那篇文章的最后一段话,既然特别心有戚戚焉,我就这里再引用一下:

他(指网络学者霍华-莱葛)认为“这群会用网络、手机等科技互相沟通、串联并参与特定族群活动、做出实际行动的人”即将引发全球新一波消费文化革命,而对于正陷入疲软的IT产业来说,下一次高科技的突破靠的是“社会运动”,而非“产品”。

所谓“社会运动”,就是“互动”式的卷入,而卷入的结果,就是“议程设置”你的生活方式(Life Style)。

答案已经出来了:这家新媒体公司就是一个试图去渗透到大众生活方式的媒体平台,而采用的方式则是,与大众合谋(这也是我新书的名字)。故而,对于博识文化而言,用户是不折不扣的核心(但你不可以叫核心资产)。

第三个问题:兜售生活方式,能兜售到什么程度?或者说,从商业讲,规模有多大?

如果把博识传播仅仅看成是一个专业独立的BSP(博客托管服务商)的话,这个规模,说实话,蛮小的。

但,博识传播,不是。

博识传播现在有2个网站,不排除未来会有更多的网站,只要我们衡量下来觉得确有必要且必要到必须自己干的地步。这是一。

博识传播自始自终保持一种开放式的心态,也就是和更多的媒体(包括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媒体)合作,博识传播做的是一个和影响力有关的工程,在这一点,颇有点公关公司的味道(但毫无广告公司的味道)。但那个只是表面上的“用”,实质上的“体”依然是:与大众合谋。

博识传播会渗透到很多和文化有关的领域,比如说搞个话剧,搞本书,搞场摄影展,甚至,还有很多现在还不太方便透露的文化活动。看上去眼花缭乱,但却不是烧钱之举。

我们发源之本依然是我们的500万blogger,将来会更多。但在这个本之上,开枝散叶,去体现互联网用户的价值。

这第三个问题,没有答案。一切,在于用心去做。

赫然就想起庄雅婷在阿尔法女郎连载小说序言里写下的那句话:

愿我们长久以来所积蓄所忍耐所付出的一切,终将得到最好的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