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交通意外,走了。

这是同学发来的信息。

让我很悲伤。

这位大学同学,应该和我同年(同年级),同样是上海人。然而,自95年毕业后,10年了,不曾见过。第一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居然是这样一个噩耗。

91年到95年,我们同样从上海出发,同样来到安徽蚌埠,同样在那个号称中国第一学府(按拼音排序)的地方求学四年。四年中,虽谈不上朝夕相处,也可以算得上经常碰面。我们那一届上海同乡不过二十四人,其中一个,后来成为了我的老婆。

然而,就是这样四年的频繁communication,在毕业的那一天之后,一切,全部似高速刹车般的嘎然而止(甚至比高速刹车还过,毕竟,连惯性都没有)。

从此,天各一方。

现代社会,尽管通讯工具越来越发达,从BP机到手机,从email到IM,地球似乎真得越来越象一个村落,但是,人与人之间,却如夜空中的星星那般,越来越遥远。

浸会的一年,同窗的一年,又有多少人在明年的六月之后,一样“嘎然而止”?至少,我知道,和我同屋的那位,置信区间可达99.99%,将从此阳关木桥。我去的,将是昴星团,他去的,却是毕星团。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在我们这些自诩“IT精英”的人的不断耕耘下,这一份浪漫和凄美,被摧枯拉朽般地烟消云散。

人类文明之幸,似乎却是我们个人之大不幸?

网络异化

我自己很明白自己对网络的依赖,但我绝对没有想到,我是如此得依赖。

我的BENQ在一次意外事件后不得不送去修理,终于在10月的某一天修好了。我极其兴奋地从上海把这台2.8G/768M内存的BENQ提回了香港的宿舍,把原来一直用的那台IBM搁到了老爸家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BENQ居然上不了网!

连续几天,电脑一直处在断断续续的上网状态,MSN不断告诉我你的“默认网关处于脱机状态”。我浸淫电脑那么多年,碰到的却是这么一个从未听说的问题。默认网关?脱机状态?

天,我几乎快晕过去。

周日,重装,调试,摆弄到凌晨5点,依然不果。于是周一上午我旷课睡觉。

下午,继续不断搜寻原因,最后无奈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的网卡或许有问题?

晚上我依然有课,但我根本无法遏制心中的冲动。我发疯了一样地冲出宿舍,想都没想就窜上一辆出租(要知道,香港的出租可是200米1.5元,过海还要缴纳隧道费,我来香港几乎没怎么坐过),直奔湾仔电脑城,疯狂地买下两块网卡,外加一块40G移动硬盘,我需要使用通常的发泄程序:花钱!

插上了网卡,居然,依然不能上网!再插上一块,还是不行!!

我恨不得把BENQ砸掉,然后当夜打的去我老爸那里(天,估计要200块)把IBM取回。不过,实在晚了点。总算在极度癫狂的状态下,保持了一份理智。

NTT的网络环境实在非常奇怪。就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现在,居然一切正常了?

我终于知道,当我无法上网的时候,我,几乎,就是一个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