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 小雨 温度似更低 香港宝马山

窝在家里,读了一天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直到晚饭时分,方才与老父一起下山逛了逛旧书店。淘了几本对折书,包括一本英文版的《理解媒介文化》。再一次感觉到香港的这个惟一好处,阅读是自由的。

老父请客吃晚饭,大嚼了一块牛排。看着窗外湿漉的大街,匆忙的行人,老父忽然感叹起命运的无常来:过去如何能想到我们父子俩能在香港这个牛排馆里喝咖啡!老父随着年事越高,似乎更加宿命起来。我时刻能感受到他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留恋。我笑了笑回道,人这种动物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造成的,所以人生都是由一串小概率事件组成的。录下这段文字,我发现我这个回答是如此不得体。老父对生命的留恋,到了我嘴里,变成了对生命的嘲弄:无它,不过小概率事件耳!

唉,这大约就是年龄的关系罢。或许三十年后,我会坐在一个牛排馆里对我的儿子说:如何能想到我们父子俩能在这个牛排馆里喝咖啡?他会如何回答?

上帝知道!

乌合之众这本书很不错,是法国人勒庞于1895年完成的。书很薄,但却很有些道理。说它有道理是有一个极其明显的明证:以1895年的思维,勒庞似乎“天才地”预见到了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玩意儿。我抄录一段文字如下:

专横和偏执是群体有着明确认识的感情,他们很容易产生这种感情,而且只要有人在他们中间煽动起这种情绪,他们随时都会将其付诸实践。群体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他们认为那不过是软弱可欺的另一种形式。他们的同情心从不听命于作风温和的主子,而是只向严厉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他们总是为这种人塑起最壮观的雕像。不错,他们喜欢践踏被他们剥夺了权力的专制者,但那是因为在失势之后他也变成了一介平民。他受到蔑视是因为他不再让人害怕。群体喜欢的英雄,永远像个凯撒。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力威慑着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心怀敬畏。

如果看客们对文化大革命还略有记忆的话,我可以99%肯定地说,你一定在点头!还有1%,是认为你或许将放下书,脑海中浮现起那段苍茫岁月!

再来一段:

如果道德一词指的是持久地尊重一定的社会习俗,不断抑制私心的冲动,那么显然可以说,由于群体太好冲动,太多变,因此它不可能是道德的。相反,如果我们把某些一时表现出来的品质,如舍己为人、自我牺牲、不计名利、献身精神和对平等的渴望等,也算道德的内容,则我们可以说,群体经常会表现出很高的道德境界。

如果你曾经做过红卫兵小将,或者你曾经读过那么几本关于造反派的书(我属于后者,^_^),天,有一个法国人,在19世纪就告诉你,你是不道德的,不过,也可以算是道德的!

网络世界里的喧嚣,各种奇谈怪论打着平等自由的名义四处散播着,当然,也包括我一贯的奇谈怪论。舍己为人、自我牺牲、不计名利、献身精神和对平等的渴望等,随处可见。但肆意破坏着权威和旧有的社会等级规则,也同样随处可见。我原来想过类似的命题:传统社会是宁静的和谐,现代社会是秩序的和谐,后现代社会,则是一种混乱的和谐。但忽然阅读到这样的文字,豁然大解:

群体的这种易变性使他们难以统治,当公共权力落到他们手里时尤其如此。

是,网络就是一个廉价的出版工具,是一个只要拥有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就可以掌握的传媒生产工具,换言之,也是一种公共权力。互联网的纷杂是其天然本质造就着。换句话说,也只有后现代社会才会有互联网,也只有有了互联网,后现代社会才开始形成。

而blog这样一个东西,打它从潘朵拉盒子中蹦出来之后,就为大众打开了自由的大门,但同时,惜乎,

从此关上了平等的窗户。

读书:组织传播学

读书笔记,就是本人自行制作的PPT文档。我个人习惯将书分为通读和制作PPT两个部分。因为先人曾经有言,将书从厚读到薄才算通读。

本人读书笔记以7zip压缩而成zip文档,属于本人原创作品,可以自由使用(如果您想使用的话)。但请勿修改版权信息,多谢!

附件是华夏出版社出版的“组织传播学”中译本的读书笔记,以原版和中译本为纲要制作而成,ppt页数123页,压缩包计37k,如有宝贵意见,还请不吝赐教!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