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发布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

7月间,我会同几个同好,做了一份《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的创刊号,在网路上获得总计3000次左右的下载,或可视为该读物某种意义上的首期发行。虽然这个数字对于整个数字世界而言,沧海一粟微不足道,但也着实让我们小小惊喜了一下。

本月,由何威兄担纲责编的第二期现已刊发。我这个人,一向素无设计方面的才能,故而相较於创刊号的过于朴素,本期的设计感有极大的提升。再次特别感谢何威博士的辛苦劳动。而自创刊号发布后,我们这个小小的团队也得到了新成员的加入,他们有来自美国、英国、台湾、香港的华人,可以说,为这份读物平添了一份“全球视野”。外加又和《译者》、《互联网法律通讯》两份读物建立了内容共享合作关系,因此,较于初期,质量也更上一层。

本期有12篇书评,3篇编译文章,加上其他栏目内容,共约6.5万字,76页,PDF下载这里,EPUB下载地址这里

本期书评有:

谷歌数字图书馆的文化战争   读《当Google向欧洲挑战的时候——为奋起辩护》/文:胡凌
历史的洞见  读《电话的社会影响》/文:郭镇之
媒介形态变化——13年之后  读《媒介形态变化》/文:牟怡
数字时代的流离失所 读《Digital Diasporas: Identity and Transnational Engagement》/文:章戈浩
网络时代的爱情“买卖” 读《Romance on a Global Stage》/文:任珏
网络社会运动的文化解释 读《The Power of The Internet in China:Citizen Activism Online》/文:胡凌
脂赝斋批豆瓣:Going to Extremes 读《极端的人群:群体行为的心理学》/文:malingcat
技术世界的西西弗 读《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文:立早
大规模业余化之后? 读《未来是湿的》、《网民的狂欢》/文:魏武挥
Web2.0正在退化? 读《网民的狂欢》/文:袁楚
互联网在扼杀文化? 读《The Cult of the Amateur》/文:刘晗
谨以革命的名义忽悠 读《正在爆发的互联网革命》/文:秋叶

本期编译有:

作为道德神学的社会科学/译:立早
网络战:第五空间的战争/译:小米
公众外交2.0:当美国政府遇到“新媒体”/译:小米

以下,是本期责编何兄写的“编者的话”,全文恭录于此:

《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第二期终于和大家见面了。这几日,恰是北京秋天最美好的时光,金风送爽,碧空澄澈,令人心神宁静而愉快。

我们的创刊号发布后,其PDF文档在“新浪爱问”的下载量,三天内超过了1500次,一周超过了2000次。在浩瀚的比特海中这只是个小数目,但是一份新创书评读物,既没有娱乐八卦,也不谈成功致富,能有这么多同好关注,还是让人开心。更有人因为读到创刊号,前来加盟编辑团队,令本刊的视野更为宽广,令我们的交流网络更为多元。

于是,有了第二期的丰富内容。12篇书评,3篇编译文章,加上其他栏目内容,共约6.5万字。希望在信息爆炸和快餐式阅读盛行的数字时代,本刊能打上“耐读”的标签。

在“书评”栏目中,胡凌的《谷歌数字图书馆的文化战争》,由读书而见问题,由问题而触现实,引人深思。郭镇之教授的《历史的洞见》及牟怡的《媒介形态变化——13年之后》均属“旧书新读”,且都与“媒介形态演化”主题相关,提醒我们前人著述之可借鉴。其后来自章戈浩、任珏、胡凌三位的书评,都是未译介到国内的英文原版学术著作,原作或许艰涩,但经过消化后的精华,让我觉得趣味和价值多多。Malingcat老师自称“最爱名家小书”而写下的《脂赝斋批豆瓣》,在我看来也是“名家小文”,将法学政治学教授桑斯坦的观点融入对日常网络生活的评点,挥洒自如。立早《技术世界的西西弗》对波斯曼读得细致,更发挥她对“媒介生态”的钻研积累,纵横捭阖加以比较。接下来三篇书评,是真正的不约而同——都涉及对同一本书的阅读和评论;而且,作者分别自拟的标题中居然都有一个问号。所不同的是,魏武挥的《大规模业余化之后?》同时点评了两本书且从个人媒介素养的角度来阐发其观感;袁楚的《web2.0正在退化?》则带着IT业界观察者的视角;刘晗的《互联网在扼杀文化?》是基于该书的英文原版的阅读,评述较少但背景介绍甚为详尽,而且从其行文中似乎也隐现臧否判断。最后一篇是秋叶的《谨以革命的名义忽悠》,评的是畅销的书,写的是轻松的字,其中蕴藏的批判怀疑态度,却是一点也不少。

在“编译”栏目中,立早节译了波斯曼书中一段,《作为道德神学的社会科学》,讲的是极为根本的方法论,以及“关于理论的理论”。另两篇文章则是由小米译自《经济学人》杂志和“传统基金会”的研究报告,主题分别为“网络战”和“公共外交2.0”,引人入胜。

感谢由网络志愿翻译者们创办的《译者》电子读物,以及北京大学法学院互联网法律中心主办的《互联网法律通讯》与本刊共享内容。

简介过本期内容后,请读者诸君各取所需。开卷有益,欢迎你向本刊投稿,也欢迎加入编辑、撰稿人团队。

按上期发布时例,本日志将置顶一周。

张树新

后现代经济 碎片化生存

我们的防火墙 众声喧哗

我这个人,有一股脑儿买丛书的癖好,买到某丛书中的一本,就会老想着把丛书中的其它若干本都买来。这四本书属于同一套丛书:思想@网络中国,我最早买到的是李永刚的《我们的防火墙》,然后就开始寻觅其它几本,这四本是我视野所及的思想@网络中国丛书中的所有。

我看完了姜奇平的《后现代经济》,写过一个书评,发表在《销售与市场》杂志上,并且也收录在“数字时代阅读报告”的第一期中。我同样看完了《我们的防火墙》,何威兄写过书评,也收录在那个阅读报告的第一期。我现在正在看段永朝的《互联网:碎片化生存》,打算看完以后,马上拿起胡泳的《众声喧哗》。

这四本书都和数字世界有关,特别是后面三本,基本都是围绕互联网的,《后现代经济》可能离互联网稍许远一些。按照我个人的定义,这四本书没有一本属于实务范畴的,套用一句俗话,这四本书在很多人眼里,那就是“没用的书”。读完这个系列,你不可能直接地多赚一分钱。这套丛书,属于“专业”的范畴,我甚至可以称之为“中国的数字时代理论丛集”。

这套丛书,和张树新有什么关系呢?张树新就是这套丛书的总策划人。自从离开瀛海威后,张树新女士基本离开了公众的视线,在我没有购买《我们的防火墙》之前,我压根就不知道,原来张树新搞这个去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张树新——非常遗憾——但我过去就对张树新有一种说不出的崇敬之情。我记得在08年,我在blogbus给员工做一点内部培训,其中有一块就是“中国互联网史”。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提及“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广告牌时,我就有想哭的感动。这是当年瀛海威树立在北京机场的广告牌。谢文曾经说,他从归国的丁磊、张朝阳等人眼里看到了理想,但我却以为,真正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理想主义者,张树新算一个。

瀛海威悲壮地失败了,这份悲壮,就是中国互联网人筚路蓝缕的见证。而张树新离开瀛海威之后,在另外一条道路上又开始了她新的理想:思想传承。虽然这个事业比起瀛海威来说,缺少鲜花和掌声。连这四本书,都够不上什么畅销书的标准,更何况幕后的策划者?

在先秦之后,中国人大概就没什么思想上的创新了,基本上都在对过去的思想进行修修补补。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实用主义至上的民族,对于思想这类东西向来没多少人乐意去研究或者讨论。张树新却做了一件“没用”的事,让我感慨不已,也让我感激不已。这需要怎样的一份耐得住寂寞,以及对名利的淡泊,才会驱动一个当年是媒体焦点的知名人士?

我后来还查到,当年著名的《得乐园 失乐园》背后也是张树新。这套思想@网络中国丛书其实是张树新搞的第二套丛书。第一套丛书称为“网络文化丛书”,现在基本没有卖了,我找到了一些电子版,我知道中间缺了至少一本,可以到这里去下载来看看。

向张树新致敬,不仅因为她的瀛海威,更重要的,是她的这份寂寞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