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为先:读《金融e时代》

金融e时代 近日[i],阿里支付宝忽然非常低调地推出了一个名为“余额宝”的服务,微博上盛传将支付宝中的款项转入余额宝后可获得“利息”。我去查看了一下,发现所谓“利息”,其实是指当用户将金额从支付宝转入余额宝时,就等于购买了天弘基金公司的基金,根据该基金的收益情况,可以获取一定的利益。支付宝提示说:“根据基金行业的长期经验,存入300元以上有较高概率可获得每日收益。”实际收益计算方式为:(余额宝资金/10000 )X基金公司公布的每万份收益。

早在马云辞去CEO职位之时,我就以为,未来阿里最大的看点不在陆兆禧,而在彭蕾,后者是阿里金融的掌门人。银行业务三大模块:存贷汇,支付宝在“汇”上玩得风生水起,是中国头号第三方支付工具,贷上则有阿里小贷不断向前推进。来自互联网的新兴力量,正在试图“摇一摇”传统金融行业(语出马云)。

本书作者万建华,是一名资深的金融专业人士,早年就在初创的招商银行中推进银行业创新服务,后又受命筹建中国银联,这本《金融e时代》是作为一个“传统的”金融家的视角,来回顾和看待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数字化进程。

包括银行、证券业在内的金融,其本质就是“一堆的数字”。故而金融业数字化的工作起步其实很早,也很快速。万建华写道,1993年国内ATM机还非常稀罕,10年后,美国已经出现独立法人的互联网银行,visa和mastercard在全球四处铺设POS刷卡机,而国内招商银行则用“一卡通”这一新金融工具,迅速奠定了自己在金融业中的地位。而在今天,自助式的金融服务随处可见。金融电子化已经不再是什么新事物,另外一头,电子正在金融化,互联网公司(比如阿里),正在迅速渗透到信贷和支付,国外的Facebook则在踌躇满志地试图接入存贷中介功能。

在金融业行当搏杀的公司们,可能最核心的部位就是“大数据”——这个基于数字的有别于传统的数据仓库的新理念。作者在第七章专门提到了大数据在证券业中的利用:2012年,国泰君安的研究人员就根据20万户的样本研发了一个“个人投资者投资景气指数”(3I指数),借由这些投资者的各种交易行为,建立一个逐项加权汇总的量化模型,来反映整体投资景气度。万氏认为,3I指数表现出了一定的领先性,它的走势和实际资本市场走势有较好的拟合效果。与传统数据仓库向后望的分析理念不同,大数据的向前看分析理念,的确在金融这个投机也好投资也好的行业中,有着领航灯般的作用。

银行业也可以利用大数据(持卡用户的消费数据)来更有针对性地进行广告推送,加大消费者的消费量以从中获利。作者以mastercard为例,这家公司收集和分析来自210国家的15亿信用卡用户的650亿条交易记录,比如它发现一个人在下午4点左右给汽车加油,接下来一个小时前往购物或去餐馆吃饭的概率会较大,消费金额大致在35-50美元之间。这样的分析结果是有意义的:比如某餐馆可以在加油小票后附上一个本饭店的优惠券来吸引客流。

现在的问题在于,类似阿里金融这样的电子金融化公司,正在截留金融业的数据,比如支付宝的快捷支付,让银行只能获得一个用户转出多少多少金额的记录,而对消费了什么全然无知。阿里小贷更是由于掌握了商家的具体经营情况,且借助互联网数字化操作,能做到随借随还,让贷款客户由年化利率的18%降到实际的融资成本6%左右。这家不足300人的公司——根据作者披露——到了2012年年中,已经投放贷款总额280亿元,7月就实现了单日利息100万元。这样的规模和发展速度,确实值得让银行家们重视起来。

阿里金融未必会去替代银行,我一直认为它去开设一家银行的想法过去可能有过,但今天应该已经兴趣不大。阿里的平台化运营,将从淘宝(平台接入各种电商)蔓延到物流(菜鸟网络接入各种快递公司)再到金融(阿里金融接入各种银行)。阿里所图,远超过一家银行。未来金融电子化和电子金融化的博弈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整个行业的游戏法则,将由谁来制定,还尚未可知。


[i] 本文作于6月14日

—— 刊发于《人物》杂志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数字时代阅读札记》自序 我的一点读书心得

IMG_0243

关于本书

这本书非常主观,完全没有客观标准说什么书我会写个书评,什么书我不会写。而且,写书评未必代表我一定推荐这本书,或者我完全赞同这本书作者的意见。写了就是写了,没什么太多道理可见。

当然,和我个人的专业兴趣有关。所以比较多的种类是“数字经济”、“新媒体”类的书籍,间或有些其它书。比如人文类,比如历史类的。

这本书的文章不是一个时间段里写就的,最早的一篇作于2006年9月,最新的一篇作于上个月,是几年来我写作中关于书评部分抽出来的合集。这本书大致分成以下几个部分:

其一,独立成文的——唔,也许可以称之为“书评”吧,大部分都在媒体刊发过,一小部分属于本人博客上随便写写的。长则4-5000字,短则几百个字;

其二,笔记类。其实只有两本书,《媒介环境学》与《镶嵌》。这两本书,我就写了好几篇东西,其中有一些文字是书中内容的摘抄。在整个新闻传播学领域,距离互联网新媒体最近的学派就是媒介环境学;而研究社交网络,不懂一点格兰诺维特的理论是不行的。

其三,书单。书单属于有推荐性质了。书单中的有些书,本书中有独立成文的书评,有些没有。给大家做个参考。

此书为电子书,可以免费获得,凡17万字。不过需要先下载一个名为“拇指阅读”的应用(支持iPhone及iPad)。拇指阅读是我朋友左志坚同学做的,是一个社交+阅读的免费应用,里面还有一些不错的免费书籍。目前尚无安卓版本,但按左同学的说法,即将出炉。

以下为本书自序<我的一点读书心得>

我大概从33岁才开始起喜欢上读书——以前真得不算是个爱看书的人——读得不算太杂,专业上基本围绕在传播学(新媒体算在这个里头)、社会学,杂书则比较喜欢看与历史有关的书,几乎不太看小说或者什么文学类作品,倒不是看不起这个,实在是个人口味而已。兴致来了,两天可以看完一本书,但碰到那些晦涩难懂的书,可以看上很久。记忆里耗时最长的一本书是韦伯的《社会学基本概念》,一百页不到的小册子,看了我一个多月。

在读书上,我有四个心得和诸位分享:

其一、一本书,是作者的观念表达。作者并不是为某一个人写的,故而作为单个的读者——你,要时刻明白这一点。一本书,如果有50%以上对你来说看得津津有味或有共鸣启发,那就是很好的书了。如果只有30%,那就是凑合,只有10%,虽然不值得买,但也可以考虑借来翻翻了。反过来,如果有70%,那就是经典——特指对你而言。如果有90%,呵呵,不好意思,阁下缺少独立思考的能力。

其二、大部分文科类的书,结论都不可能是百分之一百正确的。人文社科,讲究的是一个切入角度和观察视角。这个道理就像盲人摸象,不可能有本人文社科的书的结论是100%的真理。故而,看到某些地方,你认为纯属胡扯,那是极其正常的事。读书其实读的不是结论,而是作者做出这个结论的推导过程。如果要读结论的话,读书评就可以了——别笑,据说上海滩某媒体集团的老大就是这么看书的。

其三、总体说来,通常“著”比“编”强,“译”比“著”强。前者是指编的书很多是东拼西凑抄来的(如果是一个人编的话,论文集例外),后者是指翻译的书比土产的书强。翻译的书,涉及到一个版权金的问题,出版社会考虑再三再出书,故而有个市场过滤机制在里头。特别是人文社科类的。我国社会学一大门学科,是改革开放后重启的,人才青黄不接,有水平的,不是我崇洋媚外,的确是海外书居多。

特别是教材一类的书,老外的书的引注,相当严谨,你可以顺着这些引注,去找更多的书来看。

不过译著有一个问题,颇有些译著的翻译水平不敢恭维(不过你也不得不承认,翻译的报酬实在太低了,而在学术圈,翻译一本学术书是不能计算成学术成果的,很多人对翻译这件事没有兴趣)。如果你能读原版,那自然最好不过。

其四、不要轻易去看所谓原典。很多大学生拿着教材问老师问题的时候,老师会说:要看原著啊!我这里得告诉诸位,老师这个回答是有个前提的:ta以为你真得对这个领域很感兴趣。只有你的确很有兴趣并立志做一番深刨的情况下,可以去翻点原典来看。如果你只是想粗粗了解,教材就够了。

为什么呢?因为原典是有作者倾向的,而教材则是寻求“述而不作”,公平介绍各种理论观点的。前面说过,人文社科,没有百分百真理,在没有比较通盘地掌握一个领域里的各种观点之前,贸贸然进入某个倾向性极强的作者的书中,的确存在这种可能:被引入某个牛角尖。

我举一个例子。在传播学学派当中,有一个被称为“媒介环境学”的学派,这个学派不是很有名,不过在这个学派中诞生过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麦克卢汉。当然,这个学派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学者。互联网圈子里很多人把凯文凯利放到很高的地位,但事实上,在互联网还没有的年代里,就有一位媒介环境学的学者路易斯芒福德做了很多关于技术的论述,在我看来,凯文凯利的好多思想并没有超过芒福德的脑袋去。

但问题是,芒福德的《技术与文明》不是一本名著,你要了解凯文凯利的想法很多未超越芒福德,不见得非要看芒福德的原著。你只需要找一本《媒介环境学》的教材就够了。如果你真得想要钻研钻研芒福德的思想,嗯,那你就去找一本《技术与文明》来看吧。但也要注意的是,芒福德太悲观了,你依然需要其它书籍来中和一下。

我个人后来和一群也喜欢读书的人一起搞了一本同人刊物《数字时代阅读报告》,有点像杂志,两月一期,不过只有电子版(PDF文档)。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实验:没有总编辑,每一期的责编只对意识形态负责(过于反动的话不能刊登),而且也不是商业运作的,所有版权归属作者自己所有。这个乌托邦式的实验到了第十三期后无疾而终,无组织的组织生产看来还是有点问题。但我觉得《数字时代阅读报告》这个名字不错,由于当时这个名字也是我想出来的,故而我就大胆一把,把这本电子书的名字稍加改动,叫做《数字时代阅读札记》。这本书里汇集了我个人原创撰写的书评,基本和数字时代有关。

我撰写书评的方式有几个特点:其一,早期我还推荐书,现在这种事我越来越少干了。正如我前面所说,一本书值得不值得和个人有关系,我认为极好的书未必对于你有多少用处,反之亦然;其二,我很少完整地介绍一本书,我更多的只是根据一本书的某个观点,阐发我的个人想法。故而读我的所谓书评是完全不能当成就是看过这本书的。

那什么书我会写书评呢?没有标准,我想写就写了,这需要标准吗?不过我对书是有我个人的分类标准的:理论、专业和实务书。理论书就是指非常学术派非常严谨的书,一般比较枯燥,而且距离实际生活有点远(但我不认为这不重要),专业书是给有点行业背景的人的看的,外行理解起来有点困难。而实务书,就是大众书籍,走的是畅销书路子,几乎不需要你有任何背景知识。这算是一种阶梯。一个简单的区分方法是:腰封上推荐人越多,越是畅销书的路子,越是不那么花里胡哨的,越是理论书的路子。但这只是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我没有这个意思说:畅销书都是不值得看的。还是那句话,值得不值得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让我们开始。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