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峰这个人

我认识一个大长腿美女。

这个美女原来混某家巨头的,后来离职,有两个去向,其一ofo,其二摩拜。

美女来问过我意见,那个时候ofo的势头很猛,因为车价相对便宜,铺货非常快,我建议美女选择ofo。

美女其实已经答应了,但不知怎的,后来还是去了摩拜。

这位美女过去的特点是,朋友圈旅游狂人,成天看她在外面玩。

去了摩拜之后,依然是朋友圈旅游狂人——确切地说,是朋友圈出行狂人。经常看见她不是这个城市就是那个城市,不是这个国家就是那个国家。

非常拼。

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可能会导致一个人有这样的变化:背后老板给足压力,或者以及,公司让人觉得拼很值得。

 

我第一次见王晓峰,他还在Uber中国。

电台里做节目,主题是专车这种共享经济。

他穿着件西装背着一个双肩包,看着就像个程序员——但其实他压根不是搞这个的。节目做完后打算前往另外一个城市。不过,当我向他抱怨我密码忘记但又找不回时,他拿过我的手机摆弄了一下。

未果。

露出有点歉意的笑容说,我回去一定帮魏老师密码给找回来。

那个时候,在上海浦东沿江叫个uber,系统是会派浦西沿江的车的。电脑还比较蠢,只会算直线距离。

王晓峰说,这个问题Uber中国一定会解决。

我第一次见他的感觉,就觉着这哥们肯定在外企混过。

他不太像互联网江湖里很常见的那种草根创业者,说话很斯文,但该坚持的绝不会附和你。笑容可掬但其实有几分距离感。

 

Uber中国的营销非常让人惊艳。

我认识一些阿里腾讯中人,都在想办法找Uber中国的人去和他们交流交流怎么搞推广。

甚至包括微信的人。

王晓峰曾经在腾讯待过,本来腾讯这边觉得还是可以勾兑的,但最终王晓峰应该没有成行。

后来微信还把uber中国的公号都停了。

这事让王晓峰非常不爽,在朋友圈抱怨,但也不是那种江湖气很重的破口大骂。

 

第二次见王晓峰,他已经换了东家。

这次不做广播节目,改做电视节目。

袁鸣主持的《波士堂》

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王晓峰果然是外企出身。

而且他的履历非常光鲜,先后在宝洁、谷歌、腾讯干过。

但我猜中了部分,并没有猜中全部。厦门大学毕业后他第一份工作在外企宝洁,干的却是地推:给小店兜售宝洁的货以及送货。

王晓峰甚至有骑车送一大捆姨妈巾给夫妻店的黑历史,而且,还在路上因为捆扎不够散落一地引来吃瓜路人的围观。

一个名校毕业,履历光鲜的人,还钻过这样的狗洞,我觉得这哥们相当不简单。

联想到Uber中国每个城市都人手非常少,王晓峰的执行力可想而知。

 

王晓峰是一个工作狂。

在工作以外,他甚至有些木讷。

他对金钱也相当没有概念。

而且他解决问题的路径相当短,比如当年女友第一个生日,他懒得琢磨人家要什么,反而直接问对方你要什么,好像很没有浪漫也不打算给惊喜的感觉。

好在女友也是混外企的,完全不介意如此直来直往。当得知女友心仪的东西时,他完全不知道这货是干啥用的,也完全不知道这货是如何一个昂贵的设备。

后来,他还是成功地把女友变成了自己的老婆。

大概我们七零后会觉得这样很正常吧。

反正今天的年轻人,估计会觉得这不是直男癌么?

 

我一直认为,钻得了狗洞,但也跃得了龙门的人,会做出很大的事来。

事实上,拿下摩拜的美团创始人王兴,差不多也是这样的人。

王兴的运气一直不是很好,直到创办美团。

王晓峰的运气似乎也不是很好。Uber中国卖了,摩拜也卖了——当然,我相信他个人财富已经累积到一定的数字了。

虽然王晓峰依然还是CEO,但我觉得他恐怕已经开始思考下一段征程在哪里。

长腿美女在喝了六瓶啤酒后,打出了痛哭的表情包。

我在微信上说:如果可能的话,继续跟着他混吧。

跟狼吃肉。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2018,祝你年轻

 

这两日微信朋友圈流行晒18岁照片。

这个梗来源于这样一个事实:最年轻的一批90后,将在2017年过完他们的生日,从此跨入成年人行列。

00后“粉墨登场”。在2018年,将有大规模的00后进入大学。

说实话,大部分人的18岁其实都蛮惨不忍睹的——我看了一下我的,就不拿出来晒了。

我是这么评价的:

学霸型的,书呆脸,学渣型的,杀马特,不霸不渣的,一脸中二。

要气质没气质,要内涵没内涵,要眼界没眼界,要脑子没脑子。

这就是一个18岁的年轻人的真实状态。

但我们依然艳羡年轻。

 

 

年轻人最可贵的品质是:好奇。

人类文明前行的两大原动力:好奇和懒惰。

好奇导致发现,懒惰导致发明。

年龄变大,最可恨的地方并不是生理上的变老,而是心理上的变老:好奇心越来越少。

如果时刻保持着好奇心,那大抵依然保持着年轻。

我父母有着这样的心态,尤其是我老妈。

跟着一帮老友去美国玩,非要中间离开大部队独自去墨西哥晃一圈,还是在他们两个英文极烂的情况下。

七老八十的人了,对世界依然充满好奇。

这大概和他们都是媒体人出身有关。

媒体人对世界有着与众不同的敏感度。

最近去捐款100万被银行疑心是不是遭遇诈骗的新传界泰斗方汉奇老先生,84岁玩微博,玩成一个百万粉的大V,后来又玩微信,至今以一个“90后”天天给自家学校的教师同仁们发新闻。

“要对一切新鲜事物感兴趣”,先生如是说。

 

 

算法推荐为核心的客户端,我并不认为会制造信息茧房,也就是所谓的观点极化。

但我的确担心一个事:被锁死几个兴趣领域,继而导致人的好奇心降低。

人被锁死兴趣,素质上倒未必有什么,一辈子不看体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但锁死兴趣后的好奇心降低,会导致生活变得很无味很老龄化。

搜索这个东西极其讲究匹配,搜“平板电脑”得到智能手机的结果,显然是不负责任的搜索。

但以这个高度精准的匹配出发的内容客户端,就会被年轻人抛弃。某客户端在大学生高中生的覆盖,不到万分之八。

因为年轻人不想被锁死兴趣,他们对世界充满好奇。

不像九九六苦苦挣扎在职场下了班只想看看自己感兴趣的事的大批“成年人”,他们也有大把时间和精力,追逐他们从来不知道的事。

 

 

微博中兴,据说是努力下沉所致。

什么叫努力下沉:就是年龄下沉,地域下沉。

微博出于商业化的考虑,对所谓大v,进行了降权升权的操作。

所谓降权,就是你明明有五百万粉丝,但你一条微博未必真的送达到五百万人面前。但如果你只有五万粉丝,通过投放之类的操作,依然有可能触达五百万人。

这种操作,被诟病不少。

这也是今天北上广很多职场人士所不满的地方:为啥我上个微博看不到我想看的。

不得不说的事是,恐怕这种暗搓搓搞钱的方式,其结果却符合了年轻人的欲求。

微博是定制化社交媒体,选择关注谁不关注谁,事实上容易锁死自己的兴趣。

北上广职场人士,空闲时间并不多,他们需要精准匹配兴趣。如果你对这个事很赞同,很遗憾,你老了。

 

 

2008年,第一批90后进入大学,我哭着喊着要做一个班主任的情境,历历在目。

转眼间,00后即将踏入校门。

白驹过隙,光阴易逝,客观规律,无可阻挡。

但保持好奇,却是可以为之努力的。

2018,祝你年轻!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