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旅纵横这次大概要做一个露水炮中介?

最近有一次出差安排,故而再次打开航旅纵横选择座位。

然后我就惊讶地发现,航旅纵横提供了一个….类似露水炮般的中介功能。

这句话有点开玩笑。

但航旅纵横未经我许可,向他人展示我的隐私数据,是板上钉钉的。

这里存在一定风险,望周知。

 

本来我打算一张一张截图来告诉各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可能会涉及我个人的一些飞行信息,也就顾不得了。

后来我发现南方都市报援引公号航空物语的署名小雨的一篇文章,也讲了这个事,那我就省事了。

航旅纵横,正在把你的私密信息暴露给陌生人!

该文说到的情况:

1、你在选座的时候可以看到其他人的选座信息;

2、点击这个人的ID,可以来到这个人的个人主页;

3、主页上有可能会展示出类似“70后”、“金牛座”、“偏好东航”、“过道派”、“上海”这些标签;

4、主页上还必定展示一张热力图,能够显示你经常去什么城市。热力图可以放大,能够展示出你不那么经常但的确也去过那么几次的城市;

5、有一个私信按钮,你可以和这个人聊天;

6、以上情况属实。

不过关于文中说找不到如何关闭自己的信息这一点,我倒是找到了。

用户其实是可以关闭自己的所谓轨迹图和标签的,也可以关闭私信功能。

路径是这样的:

个人中心——第一栏自己的头像栏——然后就会看到“我的标签”和“我的热力图”,可以关闭。

航旅纵横这次大概要做一个露水炮中介?

但这不影响对航旅纵横“泄露用户信息”的指控。

 

首先,你的选座信息是向他人开放的,别人知道这个ID选择了那个位置,还可以点击这个ID来到你的个人主页。

其次,你个人主页上的标签和热力图是默认开放的,也就是说,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该用户这部分信息向他人开放了。

再次,很有可能这种开放还是不知情的。

最后,航旅纵横提供了一个会被私信的通道——私信默认也是开放的。

而我出于好奇又琢磨了一下,似乎航旅并没有建立一个所谓好友的设计机制。

于是,我才会得出这样有点开玩笑的结论:航旅是想做露水炮的皮条中介么?

 

这些向他人开放的信息敏感么?

不得不说,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也不算太敏感。热力图并不是那张你自己可以看到的飞行轨迹图,是有一点抽象的。

标签上泄露了什么星座,喜欢坐过道还是靠窗,诸如此类,算特别敏感么?

好像也谈不上。

但你舒服么?

至少我不舒服。

尤其是这个默认开放的私信通道,让我更不舒服。

我即便和认识的人一块坐飞机,都懒得和别人聊天。什么狗屁选座还要社交。。。

李彦宏在年头公开说:

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加开放,相对来说也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

引来一波群嘲。

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大实话未必等于是正确的话,何况未必是实话,文中有这样的话:

理论上讲,一个会涉及到用户私隐的公司,就应该按照这个用户群体中最敏感的人那些标准(比如我),而不是按照最不敏感的人的标准(比如门口那个保安)。

这个道理,似乎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的产品设计人员不明白。

 

航旅纵横的背后,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按照那位小雨的说法:

中航信是中国民航的唯一数据服务公司,所有中国的航空公司(春秋航空除外)都使用中航信的离港、订座系统服务,你删了APP也无法删除你的注册信息。

是不是唯一我不知道,但它的确掌握了除春秋航空外所有国内航空公司的飞行信息。我用过飞常准,感觉它的信息有时候比飞常准更准确(飞常准有时候会漏掉我的国内航班)。

可以这么说,除非我飞春秋航空,我的飞行信息全部交给了这样一家公司。

今天它搞一个什么选座社交,天晓得明天它还会搞什么泄露我更多的信息。

它的产品经理乃至管理高层团队毫无隐私的观念,缺乏对隐私的认知。

还能信任它么?

 

滴滴顺风车,司机乘客互评且为他人能看见,背后的逻辑,我是想得明白的。

顺风嘛,我是帮忙性质的顺带赚点小钱,司机当然可以挑客。所以要了解别的司机眼中这个乘客啥样的,也不能说毫无必要。

只是如何了解,这个可以改进。顺风车现在选用标签式而不是填空式,可能解决方式更好。

但我真得死活想不出,这个选座社交的出发点在哪里。如果谁坐个飞机都那么寂寞非要社交,就应该设计成默认关闭,谁爱用谁用去。

有可能,就是设计人员脑子进水了。

也有可能,它真想做一个露水炮皮条客?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并非扯淡180611

今日份并非扯淡

“头腾大战”的核心是公共利益

公号:新闻实验室;作者:方可成

标题我并不同意,因为这不是核心。头疼大战的核心当然是今日头条与腾讯的商业利益争夺。

但正如我在头疼大战,一场短视频刺刀见红的白刃战中所写的,这场大战倒是带出两个真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方可成这篇文章提及的。

关于我的地盘我做主这件事,方可成这篇探讨得更理性。网络中立原则主要针对美国运营商,后者也是企业,也没到任一运营商已经垄断全美市场。网络中立原则其中提到不得进行价格歧视,运营商要求价格歧视有木有道理呢?其实也得有他们道理的。多用多付费(单价更高)在很多场合都看得到,凭啥我运营商不可以。网络中立原则还提到了服务接入问题。

像微信这种,当然现在还不能叫运营商(英文叫ISP,在中国腾讯只能叫ICP,但在欧洲,这种平台也叫ISP,所以全球不统一有争议)但要不要它也网络中立一下呢?毕竟“基础设施服务商”这几个字你当年也是标榜过的。你占了基础这个底层买卖,要不要尽中立这个义务呢?这是很复杂的辩题,不是几句煽情话和我的地盘我做主那么简单的。说起来,网络中立原则美国人好像也是吵了有年头的,并不是几篇文章的事儿,当下在川普执掌美国大权的情况下,的确在去年被废弃。

方可成这篇文章过于理性,毫无情感色彩,所以访问量目前8000都不到。

头疼大战另外引发的一个真问题是这样的,我在刷屏里这么说:

公号航通社的作者书航在他的文章电头,没作者,低级错误:“新华网批腾讯”为何如此奇怪?里提及了如何识别正宗官媒的一些原则。

但即便出处很正宗,的确是官媒,商业公司又何尝不会利用标题来干点路人皆知的事呢?

同一个出处,同一篇文章,标题修改,真可谓煞费苦心。

裂变!裂变!这里有一份完整的微信流量“薅羊毛”指南

公号:阿辩论  作者:辩手李慕阳

算是一份如何搞一个营销活动然后刷屏的指南。

小结得还是蛮好的,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可以点击过去看。

访问目前刚刚过一万,一周前的文章,所以我觉得还是覆盖不够。好东西应该给更多人看到不是。

2018新媒体运营观察报告:运营使不上力?那是你姿势不对丨【芒种·报告】

公号:腾讯媒体研究院  作者:腾讯媒体研究院&新榜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PPT做得蛮好看的。

游戏策划:为什么我的儿子不沉迷游戏?

公号:岛上十点   作者:乔治王

作者声称自己是专业的其资深的搞游戏策划,如果属实,那么,游戏的确就是想勾引你上瘾的——这一点游戏从业者确认了。

不过,作者还是声称,如果家庭能够起到好的引导作用,那么,孩子上瘾的可能性就不是那么大了。

但这件事的纠结之处在于,今天的白领阶层,早就不再是朝九晚五。实际情况是,他们可能压根没空。

做父母真不容易。

读完我就这么一个感慨。

两万字长文深度揭秘 Amazon 千亿营收的增长黑客策略

公号:增长官研究院    作者:Sumo

其实这样的文章,应该是老外写的,所谓的原创“1k”应该是“译者”。本文原标题是How Amazon Generates $136 Billion In Sales

我这里先说一个八卦。

百度魏则西事件之后,曾经非常小范围地邀请过几个KOL去和李彦宏当面交流。李彦宏在承认对关键词广告的审核需要加强力度之余,还叹了一个审核难度实在太大的苦经:你们知道光京东一家就在百度上买了多少关键词么?***个!(***表示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我就不透露了)

在这篇文章里,你们也会看到,亚马逊是如何投放谷歌的。

这篇文章讲的道理是值得借鉴的,但一定要结合实际情况借鉴。因为亚马逊在中国,实在是做得太糟糕了。

亚马逊中国之惑

公号:财经天下周刊  作者:谭文琦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在“刷屏”app(或者服务号刷屏pro)中,我还间或会对一些文章有些絮絮叨叨的看法,欢迎扫描二维码免费使用刷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