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内容行业新闻的读后感

公开新闻显示,2021版的负面清单(征求意见稿)里有如下表示:

——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等。
——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
——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
——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
——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这一块属于清单里的第一大类禁止准入类的第六项。比照2020年的负面清单,是纯新增。去年清单里的禁止准入类只有五大项。

这引起了业内的一些议论,甚至有出圈迹象。

一条条来看。

第一条,非公有资本不能干的三件事:投资、设立和经营。对象是新闻机构。

请注意,不是媒体机构,而是新闻机构。在中国语境里,这并非一回事。比如说,我记得公号名字是不能带有“新闻”的,除非你能提交出有关证明材料。但要带“媒体”二字,是可以的——现在是不是还是这样的,我不敢确定,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求证一下。

比如说,当年发行量惊人的读者知音之类,严格说来不是新闻机构,是媒体机构。

新闻两个字,在中国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在解读媒体行业相关政策时,一定要留意有没有带新闻两个字。

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这个词很需要解读一下。

中国关于互联网新闻信息,有两种资质,分别称一类二类。一类资质基本授予的都是官媒,二类资质会授予非官媒,比如浪狐易百度腾讯都有。

简单来说,一类资质意味着你可以做采访,也就是搞原创新闻。二类资质意味着你可以转载一类资质的原创新闻,也就是搞新闻转载。

从“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这个词的字面意义上看,就是指一类资质,没有包括二类资质。因为二类资质叫“互联网新闻信息传播平台服务”。

2017版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八条有明确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的采编业务和经营业务应当分开,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

采编采编,本来就是不许非公资本介入的——这个介入的范畴比“投资、设立、经营”还要广。

第二条,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

这条看上去很惊人,非公资本不得搞公众账号。但纯属误读。因为它的意思字面上就是:非公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下属内容,包括公号。

早些年,官媒行业,也有些小打小闹或者说偷偷摸摸的版面承包制,也就是官媒负责内容安全性审查——比如报业都有一个签大样的过程。但除此之外,基本不管。版面外包是地方上一些官媒会做的,但从来不敢声张。

后来有些官媒的网站,搞地方站,也会弄一些外包的事。但也属于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讲到这里,就得再提请各位注意,经营两个字了。

在媒体行业,经营是有特定意义的,通俗讲,就是赚钱。这个和采编是一组配套的关系。所谓经营,就是不碰内容,但可以利用媒体的影响力赚钱。也就是我们常听说的“采编和经营分离”。

这一条让我个人觉得费解的事是,不能经营这些东西,是不是在这些东西上赚钱就不能外包了呢?要知道,媒体拿出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号去招标广告公司搞经营,那可是太常见,也太有年头了。

所以,关于这一条,我破除一个误解,但却留下了一个疑问。这个疑问其实牵扯面还真不小。

第三条,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

很长。主要是针对直播这个东西。分为三个小部分。

首先是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默认统统是重大的
其次是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这些领域中重大的。比如某中学搞个班级篮球赛,你直播去好了。没问题。但如果是全运会,就要掂量掂量了。
最后是关系到政治方向的、舆论导向的、价值取向的。如何理解,自己理解吧——不是我卖关子,真的就是自己理解吧。

我这里顺便插一句,其实我个人一直对直播这个东西不大感冒,有啥事非得看个新鲜呢,真有兴趣我看录播也行啊。

要学会延迟满足嘛

第四条 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

其实中国新闻媒体行业,这种管理已经很久了。本世纪初,还有些非公资本,比如新浪,就在某些重大事件(比如911,比如海湾战争)玩命发布境外媒体的新闻。但这事持续时间不长的。

而且这里是“境外主体”,不是“境外媒体”。

全文把某国政府的公告复制黏贴过来,非公资本是不能干的。

第五条 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有一定针对性的。我知道以前有个非常著名的跨国化妆品公司搞过媒体评奖的事,还搞了很多年。互联网公司也有搞的。包括且不限于BAT。

但其实好几年前都偃旗息鼓了。

论坛峰会就更多了。

但也要注意,有限定语的,新闻舆论领域里的。

这算是堵资本渗透舆论的一条小路。平心而论,这种论坛啦峰会啦评奖啦,的确有公关成分。

但是吧,算了,不说了。

总结两点。

第一点,对于所谓内容创业生态,有没有什么影响呢?

坦率地讲,面上看,影响有限。因为好多东西其实真的就是媒体发这条新闻的用语“重申”。

但就里子看,重申也总是有重申的道理的。这两年业态是怎么个情况,大家都晓得。

我总觉得小弄弄还是没啥问题的,但你要是搞成个大号了,还是颇有些定性但不定量的词能落你头上的。

我其实注意到有些号早就开始做一件事,发一篇东西,看着访问量刷刷刷上来了,就自个儿删了。反正坚持小弄弄也是一法。

要大搞,尤其还想着什么上市之类的,我建议一句,别介了。此路不通。

投资机构该撤的应该都撤了吧?投公号好几年前就没啥意义了。

第二点,这个东西有没有特定射程对象?

我看是有的。但其实对象也早就行动了。

公开新闻显示,阿里已经打折退出了芒果。当年有两个很引起关注的媒体投资,一个彻底黄了,一个就因为那个黄了所以就没再继续。不过,一财的投资怎么样还不晓得。另外,它的确还有些和浙报合作的事。我估计都在退出过程中。

腾讯当年和地方官媒合作搞了一批大字头网站,早已经停了,不信你可以输入sh.qq.com(大字网中的翘楚大申网)看看是什么结果。

也有朋友问我头条在不在射程内?我看不像。道理就在于它的定位是传播服务平台,不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

但的确字节有没有二类资质,是一个需要打问号的事。

奇怪,为啥没人问我百度在不在射程?

虽然是最后一点,但并非不重要的一点

这个清单照例是发改委发布的,不是中宣部也不是网信办。

—— 首发 扯氮集 ——

1 thought on “一则内容行业新闻的读后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