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和他的高调

月头的时候,小米放出消息,雷军要做一场公开演讲。

我和一位小米的朋友说:这年头几乎所有企业家都不吭声的时候,你们雷老板还出来搞事情,胆子真大。但实在看不出来有何收益啊。

10日,雷军开讲。

我意识到,我错了。

2010年,雷军创建小米,彼时,其人四十有一,一个标准的中年大叔。当时他已是一般意义上的成功人士,而且是一个投资人的人设:到处投项目,做项目董事长。

有相当多的关于雷军忽然从“职业董事长”转身创业的说法。比如说,作为一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入行的老兵,他的很多后来者——例如二马一李——都已是业界顶流,雷军不服。而另外一个同样未经证实但更符合我口味的说法是:雷军觉得,做最顶级的投资人,不如做最顶级的创业者,后者更牛。

因为这种说法,显示出雷军非同一般的饥渴:连顶级投资人的段位都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他野心勃勃,而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天然对野心:ambition,有好感。

更何况是一个中年人。在到处都在吹捧年轻人的时下,在各种鄙视所谓直男审美的时下,在几乎所有企业家都尽可能低调的时下,这位如今已过了天命之年的中年男人,凭着无可争议的成功,走到聚光灯之下,高调鼓吹了一把创业的“成功学”,怎不是借了一杯他人之酒,浇了我心头块垒?

雷军其人,是淳朴、憨厚甚至有点木讷的外在人设,宛如一个小镇上的乡镇企业主。别说英语,就连一口普通话,都有着浓重的乡音。

这是一个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很有些忍耐力和执行力的人,但小米的成功告诉我们,他绝不会仅仅有忍耐力和执行力。雷军不可能不聪明,不可能不观世事,不可能小富即安。

于是,当雷军宣布,苏炳添成为小米代言人的时候,我倒是觉得,这是小米有史以来最契合雷军本人的一位代言人。

一位自己研究自己的副教授,一位不断试图突破自我的运动员,同样的,也有着一脸淳朴憨厚甚至有点木讷的笑容。

真是颇为相得益彰。

我其实不算标准意义上的米粉,因为我从来没买过小米的主力产品:无论是小米还是红米手机——虽然我有,但我也很少用。

说起来比较有趣的一个地方是,我有一个算低端版本的小米手机,但我主要的用处竟然是空调遥控器——因为这个版本的小米手机,能发射红外信号,去操控空调。

不过我有太多的小米其他产品的消费和使用。从电视机到空气净化器,从充电宝到电动牙刷,从家庭必备的插座到家庭最重要的WiFi路由。这些设备我用得很愉快。我并不是想说它们到底有多棒,但如果要从性价比的角度而言,足以让我满意。

我基本同意,小米产品符合雷军所谓的“厚道”哲学。并不顶尖,但也足够平民。

作为一个全球销量第二的手机——事实上,六月份单月小米的销量已经爬到全球第一,将低中高全系列铺开的三星都甩在了身后——肯定有一些消费槽点。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如同某代iPhone的天线门、某款macbook的键盘之难用,并不妨碍苹果的确是一个极为成功的企业。

成功的企业,必有其话事人的企业家精神。

关于企业家精神,各路大神都有着各自的表述。从熊彼特的“创新”,到坎迪隆和奈特的“冒险”,到赫希曼的“合作”,到韦伯的“敬业”,到圣吉的“学习”,再到格鲁夫的“偏执”、弗里曼的“诚信”,可谓八仙过海,百家争鸣。

但我想,最底层的东西是什么?

那就是任何时候,这个人都抱有不屈的野心,星辰大海般的野心、贪婪与欲望——不,这些都不是坏词。或者玩玩文字游戏,说成雄心、渴望与理想,是不是好多了?

这是当下动辄把竞争即内卷然后动辄躺平,最需要大声鼓吹的东西。

小到经营企业,中到冠绝同行,大到改变世界,每一步,都需要野心、贪婪与欲望。

堂而皇之地说出来,不丢人。

雷军回忆了股价破发的窘境,又志得意满地说,让大家赚一倍,我做到了。——看着有些凡尔赛,但如果你投资过小米,被套住,然后又赚了钱,就一点不会感到他凡尔赛,反而有一种被touch的感动:他真的完成了他的承诺。

一个让人有些尴尬但又有些欣慰的地方是,即便以当时套现获利的价格,直到大批公司股价雪崩的今天,都依然是赚的。

十多年前,我从事过证券经纪业务,一种相当需要高频打鸡血的金融零售业务。因为被拒绝的频率实在太频繁了:当年我们测算,单人一个月三千通以上的随机陌拷电话,能成交六个客户。

我专门偷偷摸摸去听过安利的课,回来琢磨怎么给团队画饼打鸡血。我对晨会口号晚会检讨这一套相当不陌生,我甚至会唱“从头再来”“不要认为自己没有用”“你行我也行”之类的励志歌曲。所以长期以来,我对成功学、灌鸡汤都是免疫无感的,甚至有一种“这都老子玩剩下的”优越心态。

但小米的这张我过去一定会波澜不惊的宣传图,依然打动了我。

这家公司,是有时运的,占到了移动时代的红利,所谓三年0到100亿就是指这个神速的发展。但这家公司,并不完全依靠红利。它也有过相当艰难的时刻。

15年,年销量增长猛然从百分之几百跌到百分之三十,这是我印象中小米第一次遭遇大范围的看衰。19年,根据赛诺当时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小米排名掉至第六,这也是我记忆中较为深刻的小米被看衰时刻。甚至有过一场对小米从线上向线下店渗透的争论——在这起争论中,我清晰地记得我站错了队,认为小米过于单薄的利润率难以刺激线下销售的卖力推销。

但小米依然撑了过来。当那些曾经的磕绊被逾越后,回头看这些还蛮干巴巴的鸡汤,忽然就丰满了起来。

我至今还会唱刘欢的从头再来,至今还别有一番滋味。

2021雷军年度演讲。

多年以后,我应该不会忘记,开场时女声足足花了两分四十秒才把107家直播平台名字念完,如此高调,依然有一种特别和澎湃。

我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坐二的我挺牛的,望一的我想更牛。

牛。

—— 首发 扯氮集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